• Jul 31 Thu 2014 08:16
  • 命書

甲子天官藏,是子旺母衰之金,溺于水下而韜光須假火革,有旺盛之氣,方可以揚名顯用。(命入貴格,明暗取官。)
    乙丑祿官承,乃庫墓守財之金,不嫌鬼旺之方,喜見祿財之地,水土砥礪,忽然有氣,亦可以為器成材。(平和貴格,不須祿到。)
    丙寅祿地元,是子母相承之火,先煙後焰,抽其明而三進,喜木為助,嫌水陵遲,五行相養,雖在死方,亦可光耿。(命入貴格,不用子【或“幹”】祿。)
    丁卯貴祿奇,乃本旺祿休之火,惟欲陰旺惡處盛陽,若火木相資,連於艮震之方,必能變鼎味而成享禮也。(欲逢官鬼,始得貴奇。)
    戊辰神頭祿,乃華實兼榮之木,愛乎水土,忌見火金,有所養于金,乃英實之命也。相乘可貴,不畏鬼臨。
    己巳地奇備,乃氣勝體剛之木,生逢對旺幹鬼相加,或木來比助金伐以成為棟樑之材,皆得終美。貴無官鬼,須見角音。
    庚午天祿承,是含輝始育之土,氣數未備,惟喜旺方,得數己完尚嫌水重,若獨祿會命旺身絕,豈是貴地。祿鬼自處,不假官鬼。
    辛未祿自藏,乃自本立形之土,有火相助,得木相乘,水輕木重亦可以小康,若敗而乘祿多方為厚載之福。喜見干連,不畏木重。
    壬申地天祿,乃自仕權制之金,剛而有斷,愛土木而嫌火重,雖居財旺身衰,亦主清華之貴。真假財官,貴之為貴。
    癸酉貴符印,乃剛銳利用之金,不嫌絕敗,惟畏鬼多,若平易而不相刑,當有自然之材器。庚辛無鬼,不假官貴。
    甲戌祿臨官,乃墓成息用之火,不求壯旺,欲物平資,福祿可以高厚。入格可貴,幹不必官。
    乙亥地祿承,為氣散遊魂之火,生於木火,榮方上下,不逢相制僅而成達,多助尤崇。真官相制,得貴亦崇。
    丙子天祿承,乃深沉停會之水,若會源得生用制于東南,為出常之器。自有真官,佳期祿會。
    丁醜祿自守,乃漸下欲流之水,得水土相承,經於敗地,源脈不斷,可升而濟物,功德昭著也。醜有癸藏,不明見官。
    戊寅地官承,乃生體安和之土,若資之以火土俱盛金旺之榮,雖多反制,尚可高崇,為不常之用。得官不旺,貴出自然。
    己卯地官承,為鬼旺體堅之土,生於金重木多,而見財重乃富貴長遠。得官不旺,貴出自然。
    庚辰祿暗會,乃顯光之金,而未成材金剛土重,得期相會,無炎火之官,乃大臣之制。不假祿合祿幹克期。
    辛巳地官承,為資始之金,身堅而體柔,欲平火之制,若金助土成,則為光大之器。丙官在下,務貴於祿。
    壬午天官合,乃化薪之木,畏在火強,得水資之,或處生旺而逢土,亦可富貴。若獨見金制在死敗之鄉,非長久之命。丁壬德合,寄任旺官。
    癸未祿自備,為伐根之木,氣敗而體柔,不嫌金制,喜水之榮,及會元而借生主,乃重器成德之材。癸在巳中,喜逢甲乙。
    甲申地祿生,乃源泉之水,務有資助流長而無鬼,則為運廣之淵,可享高厚之福。祿始生要幹生旺而無官。
    乙酉貴還命,乃母旺進趨之水,若資以金濟用以火,自乾東而震北,亦超卓輔弼之用。幹之無官,會合而貴。
    丙戌祿德合,乃祿資支附堅固,火鐘之土,若資之以木,光耀不群,蓋本重不須旺也。自有卒符,不畏偏貴。
    丁亥地貴符,乃福壯臨官之土,若潤之以水,麗澤以金,處魁罡坤艮之方,可以顯功遂名。貴守官藏,真鬼德旺。
    戊子天祿合,乃神龍之火,利於震巽,不畏水刑,支幹得官皆可顯用,水木盛則尤佳。自有癸財,不必會祿。
    己醜神頭祿,乃余光不凡之火,惟期體重不假奇財,若祿有資而命有成,方人康榮之貴局。貴財相會,無祿亦榮。
    庚寅地奇備,不避刑沖,寧辭衰敗,乃五行堅實之木,若得和柔之氣,德貴相符,必作顯揚大用。祿位生旺,得官鬼成。
    辛卯貴沖命,自旺經制之木,不畏霜雪,氣節淩雲,可制之以金,損之以火,而逢旺相即成巨室之材。若平易而無金,火生於曲直之會,亦為貴重矣。祿命相擊,不畏官耗。
    壬辰祿清潔,乃會貴守成之水,五行不雜,在兌坎之間無物來制,文明清異之資,可享高厚之福。喜於寅亥,見戌亦清。
    癸巳地帶合,乃流遠澄清之水,若溢之以水在火木榮方音中無土,則有濟物惠施之德也。真氣得用,官氣尤清。
    甲午天符祿,乃沙汰之金,志大而有節操,或零火蓋之而嚴,或旺金集之而剛,不遇丁壬,始可陶熔之寶。祿神敗而食子欲妻剛而子旺。
    乙未祿印綬,乃強悍剛礦之金,欲金相用在火盛處,父子相乘,皆為珍寶。德神當位,喜見印官。
    丙申地官承,乃無資之火,金木壯旺而有制,得幹生即為厚實,若祿盛而無依,即灰飛而不焰矣。官在生方,不須癸壬。
    丁酉貴自承,乃平易無為之火,得木旺則大炎見,木多則成用,得火助則不清,在火位則常存,人生得此,無不貴豪。丁連丙貴,見合不清。
    戊戌神頭祿,乃不材之木,喜逢水旺乃可資榮,豈厭生成伐宜金敗真運自然,不嫌祿鬼,方可高崇。明合暗官,成于旺方。
    己亥地官承,乃糞水育苗之水,水多土而臨旺,皆有成就,然逢敗絕為殃,亦主富貴榮盛。干支財祿,瞿彼官鬼。
    庚子天雲日承,乃氣過浮虛之土,得重土相資,水木不剛即享福壽。官鬼不刑,衰絕自保。
    辛醜祿承庫,乃氣衰就本之土,欲承之以火,制之以木,或重遇木土有刑沖,須假祿元生旺,造化應斯功名可立。官鬼不加,祿剛則貴。
    壬寅地會義,乃藏用體柔之金,喜土資之以旺,財官不可太剛,若能應此,富貴始得久遠。艮土包命,祿須貴旺。
    癸卯貴會源,乃財旺體弱之金,財命相乘,喜身在生旺之方,或得真官真氣,無不配合,貴源莫不易而厚祿也。貴源多會,不在多逢。
    甲辰祿馬承,乃始壯之火,欲多生我,或會本源卻無炎光之極,自然超卓,水輕而無土,亦可騰達矣。甲丙生寅,明我生氣。
    乙巳地官承,乃進功之火,欲輔助之不息不必旺極,得木火相乘,雖死敗而可貴。或同音煞丙亦生貴。
    丙午神頭祿,乃至陰之水,發于陽明蒸氣氤氳,何所不及,處金木旺而沖刑祿得炎而財盛始可貴矣。身同官鬼,不避掩沖。
    丁未祿文承,乃祿旺育生之水,宜於水火之中,得五行死敗之氣,祿幹自旺財貴會于乾方,乃富貴顯揚之用,惟嫌土在旺鄉,即非長久。喜遇丙丁,畏官當用。
    戊申地符會,乃柔順發生之土,喜臨四季,得木為榮,獨居水火榮方未得尊高之著。真官符用,不畏鬼臨。
    己酉貴承,乃子旺母衰之土,喜火土之榮,慶從革之地,或水輕木柔,亦是滋生之德,倘能應此,軒冤非難。不必正應,要臨辛丙。
    庚戌祿符源,乃鈍弱成用之金,火輕金重,魁罡相乘,可以休逸,福祿自然,忌木火之極,則命迪蹇。旺逢妻鬼,遇鬼反榮。
    辛亥地祿印,乃木旺祿休之金,得平火之革,然後制於克伐,或衝擊于金水之中,得以平安守職,富貴優遊。喜于金助,不畏丁鬼。
    壬子神頭祿,乃體柔用剛之木,居旺相而得金,遇貴地而無火,則可以揚名當世。祿旺須官,音盛畏鬼。
    癸醜祿得源,乃剛柔相濟之木,水土承于旺方,則生育利物金制于生成,皆可以立功立事,惟恐生旺逢火。祿居北地,畏鬼掩沖。
    甲寅神頭祿,乃淵深處靜之水,若資之木旺土衰,則為奇特貴異。庚辛不畏,清在丁壬。
    乙卯神頭祿,乃死中受氣之水,雖敗無妨,或會源於音地,木有不達之者,此一水皆喜土而清,若水多而無土,則為伏寒之氣。癸馬為官,勝於戊己。
    丙辰祿自裕,乃發施養生之土,喜於火助,不畏掩沖,夫如是者,自然榮貴。水在庫中,無官自裕。
    丁巳神頭祿,是絕中受氣之土,喜逢土助,不畏死敗,惟能朝命建元,可以文章妙選。上下火乘,鬼無害也。
    戊午天祿備,乃神發離明之火,旺中受絕,喜木助于衰方,忌火乘於己旺,生之應此,必作魁英。真假居壯,水盛不傷。
    己未神頭祿,乃成功之火,得季夏之炎陽,守小吉之貴地,生自東北之南,有所資附則能享福厚矣。甲巳扶持,不須更旺。
    庚申神頭祿,乃未堅柔末之木,春相夏旺,金重而得火,土重而得水,則為出常之器。不畏陽官,要官鬼旺。
    辛酉神頭祿,乃未堅柔末之木,春相夏旺,金重而得火,土重而得水,則為出常之器。不畏陽官,要官鬼旺。
    辛酉神頭祿,乃包秀結英之木,喜於生旺,忌見金多,得土水相乘為物之貴,二者各旺而不得水,亦為奇特之材。不嫌官鬼,厭甲為財。
    壬戌祿官順,乃杳冥之水,喜於死敗,要土之擊發,則能博施之功及物也。正氣自守,持祿亦榮。
    癸亥神頭祿,乃始進成終之水,喜逢貴地,忌在祿鄉,三元相反,福慶自然,蓋其為用也大而廣,故不可以守常為尚,須升而為雨霧,散而為江河,乃為大用也。
    此六十位五行支幹相乘,要分輕重,若金溺水下,火出水上,木不得金之所制,木無成也,如甲子乙亥是也。金溺水下,火出水上,金不得火之所制,金無成也,如辛亥之金是也。夫如是而推伏現之情,則造化之機自理。鬼穀子以此十二音五行,分輕重之用以推通變之妙者,尚恐人執守方隅,故言稱顯隱可測,造化之說也。

本家貴人命者,如甲人有戊有庚有醜有未是也大貴,如甲人得丁醜辛未,又其次也。蓋甲年醜上遁得丁,未上遁得辛也。更有一種貴人,亦為福甚重得者必貴,甲戊庚得乙丑癸未,乙得庚子戊申,己得丙子甲申,丙丁得丁酉乙亥,壬癸得乙卯癸巳,六辛得丙寅戊午是也。甲陽木,戊陽土,庚陽金,皆喜土位,而未者土之正位,醜者土之安靜之地,故以牛羊為貴,然細分之則甲尤喜未,庚尤喜醜,各歸其庫也。戊子戊寅戊午喜醜,醜者火人胎養之鄉。戊辰戊申戊戌喜未,未者木人之庫,土人生旺之地也。乙者陰木,己者陰土也,陰土喜生旺,陰木喜陽水,所以鼠猴為貴。然乙尤喜申,申者木之絕鄉也。己尤喜子,子者坤之正位也。丙丁屬火,火墓在戌,壬癸屬水,墓在辰,辰戌為魁罡之地,貴人所不臨,故尋寄火貴於酉亥,寄水貴於卯巳,皆歸靜複之鄉,六辛陰金喜陽火生旺之地,故以馬虎為貴,雖然宜以納音互換推尋,須皆和則其貴為福,若丙寅火得酉則火至此焉足為貴哉。廣錄。
    天乙貴人者,三命中最吉之神也。若人遇之,主榮名早達,官錄易進。若更三命皆乘旺氣,終登將相公卿之位。大小運行年至此,亦主遷官進財,一切加臨至此,皆為吉兆。三命指掌。
    論貴神優劣,乙丑文星貴神,乙未華蓋貴神。截路空亡。丁未退神,羊刃貴神,一雲半吉。己未羊刃貴神,一雲半吉。辛未華蓋貴神,一雲空亡大敗。癸未伏神,華蓋貴神,己上甲戊庚人月日時貴神。甲子進神貴神,丙子交神貴神,戊子伏神貴神,庚子德合貴神,壬子羊刃貴神,甲申截路空亡貴神。一雲半吉。丙申大敗貴神,戊申伏馬貴神,庚申建祿馬貴神,壬申大敗貴神。一雲半吉,己上乙巳人月日時貴神。乙酉破祿貴神,丁酉喜神貴神。一雲大敗。己酉進神貴神,辛酉建祿交貴神,癸酉伏神貴神一雲吉。乙亥天德貴神,丁亥丈星貴神,己上丙丁人月日時貴神。甲午進神貴神,丙午交羊刃貴神,一雲半吉。戊午伏羊刃貴神,庚午文星截路貴神一雲半吉。壬午祿旺氣貴神,甲寅文星建祿貴神,丙寅文星貴神,戊寅伏馬貴神,庚寅破祿馬貴神,壬寅截路貴神己上六辛人月日時貴神。乙卯天喜貴神,丁卯截路貴神一雲半吉。己卯進神貴神,辛卯交破祿貴神,癸卯旺祿貴神,乙巳正祿馬貴神,丁巳九天祿庫貴神,己巳九天祿馬庫貴神,辛巳截路貴神一雲半吉。癸巳伏馬貴神己上壬癸人月日時貴神。
    凡如此己上貴神,若與祿馬同窠不犯交退伏神,支幹相合者,定須官高職清。若無德更值空亡交退伏神五行無氣,至死不貴,緊要在月日時支幹相合,則為吉,不然乃庸常流也。並同金書命訣。
    此格有三幹合為上,支合次之,無合又次之。如甲子己未此為上格,蓋甲己合也。無死絕衝破空亡,更有福神助之,當極一品之貴宰。有死絕為鄙吝殺也,如有死絕衝破空亡之類,只作正郎員郎,然多難無福耳。如戊子己醜此為次格,若無死絕衝破空亡,須作兩制兩省,少年登科,當居清要華近之選,更有福神相助為兩府矣。有死絕即減作正郎員郎,亦須有職名。若有衝破空亡,只作一多難州縣官,晚年得至朝官極矣。如辛未庚寅,此為第三等,若無死絕衝破空亡,即作正郎卿監少達曆清要差遣,更有福神為之助,往往為兩制矣。若有死絕即作員郎京朝官,更有衝破空亡,平生多難,只作州縣卑冗之官,縱得改官易位,壽不永矣。五命林開。
    紫虛局,貴人交互人多貴,旺氣相乘館殿資,切莫五行傷著主,令人閑地冷清虛。寸珠尺璧,凡月日時互換見貴,太歲不帶者,不貴。
    貴合貴食,有貴合則官位穹崇所作契合。有貴食則祿豐足所成造望,如甲戊庚貴在醜未,甲得己醜己未,戊得癸醜癸未,庚得乙丑乙未,乙巳貴在申子,乙得庚子庚申,己得甲子甲申,丙丁貴在亥酉,丙得辛酉辛亥,丁得壬寅壬辰,如此之類謂之貴合,甲食丙乙食丁,丙丁貴在酉亥,甲得丙寅丙辰,乙得丁酉丁亥,庚食壬辛食癸,壬癸貴在卯巳,庚得壬申壬戌,辛得癸卯癸巳,如此之類,謂之貴食。有貴合則官多稱意,有貴食則祿多稱意。二者兼之,官高祿重,無往不利,閻東叟書。
    天乙貴神合者,謂天乙在貴神,亦合上是也。甲戊庚在子,午乙己在醜,巳丙丁在寅,辰壬癸在申,戌辛在亥未,皆主大福。遇兩合以上者主貴三命提舉。


李虛中命書卷中

    通理物化

清氣陽為天,杳杳而上沖乎陽;濁氣陰為地,冥冥而下從其物。太虛之先升寂何有至精感微而真一生焉,真一運靈而元氣自化,自化元氣者,乃無中之有,有中之無,廣不可量,微不可察,氤氳漸著,混漠無倪,萬象之端,朕兆於此。於是有清通澄朗之氣,化而為天;濁滯煩昧之氣,積而為地。故清者自濁而澄,高者自下而上。天高而浮,地厚而沉。浮者有彰動之象,故為陽;沉者有寂沒之理,故為陰。清者上騰高而純陽,故充滿;濁者下沉密而純陰,故冥寂。而萬物從化之,故沖於上者為陽,而生萬物;沉于下者為陰,而成萬物,然而實始於一者也。
    清濁交分人物混成造化始於無相因而三生太樸之散乾坤之形,分體一定乎尊卑,有陰陽之相摩,有剛柔之相推,變動以行其道,經緯以成其事。凡垂象於天者,莫非文也,有高下之相傾,廣輪之相推,動靜之所生,形勢之所持。凡其質於地者,莫非禮也,故萬物生於其間者,亦且出機入機,出冥人冥,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域於輪轉之地,而機之動不能自己,故草木黃落而菊始華,倉庚嗚而鷹以化。一根發之細不知誰與之扶持,一昆蟲之微,不知誰與之生死。戢戢而動植,非物與之雕刻也;芸芸而歸根,非物與之揪斂也。自消自息,自智自力,自形自色,曾不知有造化之者,是人物混然而立也。則其光為日月,其文為星辰,其澤為雨露,其威為雷霆,辰集于房,月湛而明,日遄而化,此天之道也。其高為山嶽,其大為江湖,其文為草木,其富為百穀,載萬物而不懾,生萬物而無窮,此地之德也。高而為君父,貴而為王侯,大而為郡牧,下而為庶民,文于仁義忠信,富於財谷布帛,成而祀天地,靈而驅萬物,此人之事也。莫大乎天,莫厚乎地,莫靈於人,是以因于天體,成於地儀,範圍天地之化三才,由一而生也。
    天一地二,蓋乾坤之體,坤為土也,乾為金,金亦土也,為水母天一地二,奇偶之策也。三奇為乾,三偶為坤,是一而兩之之義也。故陰陽自始者,謂之太始。陰陽自明者謂之太極。則萬物之始於乾也,亦由天地之所資以始,是以知乾為之太始。萬物之所資生於坤也,亦由天地之所資以生,是以知坤為之太極。故乾之卦所以在西北,坤之卦所以在西南。以乾為太始,以坤為大極,可知矣。是乙太始之極,一而兩之,作乾坤之象,金土同體而異名,有此見一數之終始也矣。
    四正四隅,何遐邇之為正,艮為土也,應乎坤巽為風也,風出木乾坤艮巽,四隅也,而為天地之大紀;坎離震兌,四正也,而為乾坤之大綱。曾不知廣輪之艮,而有會通之情也。然則萬物之始終,莫盛乎艮,故應乾坤之節制,莫始於巽,故為風,然風非出於木,而鼓舞於萬物為事由動之生息也,故巽繼於震。
    坎離未判以清濁明水火,震兌之前以左右用金木。天一地六相合生水,地二天七相合生火。言水則含知而內明,言火則崇禮而外照。內明足以應物,外照足以知人。知人者無所不知,應物者無所不應。故清之為水得天一,辰中是奇內而天一,偶外而地六,其為卦也曰坎;故濁之為火得地二,辰中是偶合而地二,奇外而天七,其為卦也曰離。夫二者本水火南北之分,為乾坤男女之體,亦由清濁判于自然也。天三地八相合,而生木於東方,木生風以動之故為卦曰震。地四天九相合,而生金于西方,金生水以澤物而物脫之,故為卦曰兌。然東木受西金之制,而左言木右言金者,是震男兌女,尊卑之義也。
    易八卦者以剛柔相半,連四象者分逆順而生成。易以八卦兼三才而兩立為天地廣輪之體用故始三一而為乾二為坤,生六六九九之變,為四象五行之數,然後聖人分陰分陽迭用柔剛以相易之,故天地位而成章也。列萬匯而象之,以別盛衰矣。四象者大而為日月星辰,廣而為金木水火,八卦由四象而兩制之,則有陰中之陽,陽中之陰,寒暑運行而萬物化育也。
    二儀分列各包四象之形,乾坤音土遂作五行之用。天地為二儀,則上有日月星辰運于無為,下有金木水火濟于有用。金生於土而聚於土者,然乾坤本一而立二,為清濁之別,包括四象為五行,以盡天地之數,備萬物之成終也。
    一而兩之道,法乎自然,八卦九宮,乘陰陽以數。道生一,一雖立而道未離也。一生二,二名成,而道斯遠矣。是故道非數,而數之所生一非二,而一之所出。陰陽之在天地,其妙有機,而物之所始其顯有數,而物之所生始終如一。一有二而不可以相無,然陰雖有佐于陽,陽實始之而無恃焉。陽雖有賴於陰,陰實由之而不與焉。是陽常始而陰常成,陽常唱而陰渾和,有自然之理,故陽奇陰偶迭用生成,而天五地六,二五而成十,五十有五之策,所以行變化而明鬼神也。故乾坤之策,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期之日,當萬物之數。四營成易,十有八變成卦,發剛柔而生爻,以八八於四維,則居中者盡乎九也。
    五行分陰陽為十幹,清而不下,五支易剛柔為十支,濁而不上。天地之數各成於五,然始立甲者,本乎上之氣申乾坤皆土之義,始於甲乙丙丁,次生戊己庚辛壬癸,如一之有二,而為十幹之氣主曰清則騰而生故不同下之五行也。五支,言道生一而支散為五,以成五行之數,乃濁者下沉,而生二五如十,剛分支列於乾坤之廣輪,如甲之生乙,丙之生丁之義,故寅則運於卯,巳則運於午,然而同類為陰陽而不同支幹之生。

土逐四時之氣,故有十二支。十二支以夫婦為體,十幹以父子相乘。四時乃四季也,順四象之用,然四象為兩立成八支,惟土者本天地,各五而兩之。則分四支列乎四維,以終四象之變。蓋辰戌同體,醜未同形,子陽亥陰,寅陽卯陰之類。如夫婦之同體,甲生乙,乙生丙類,如父子相生,本乎一而為五。

    三才有陰陽之天地,五行運物化之人倫。分明陽則為天地,立父子則為人倫,故幹陽也亦有乙丁巳辛癸之為陰,支陰也亦有子寅辰午申戌之為陽,是知陰陽之相覆,奇偶相匹。故萬物化成,生者為父為母為子為孫,配之為夫為婦,以別人倫之要也。
    故曰甲己真宮,乙庚真商,丙辛真羽,丁壬真角,戊癸真徵。甲木二五之始,名而為土,六位相成於己,故曰真宮。土生始成終,故金次於土,羽水之音,角木之音,徵火之音,此十幹皆天之清氣生數成於五至六而為偶,為陰陽之始,作天地之真運。然而真運在天,必自地而得之矣。何則天罡本乎辰也,陽動而陰靜,得十二常轉位,自甲子為始,至於辰則見戌是地之功也。故甲之為土明矣,是知直運在天,自地而得之也。

寅午戌火體,亥卯未木體,申子辰水體。巳酉醜金體,斯非真體,乃五行生旺庫之地,土則從四事成之。四象之體而終皆土,故戊至辛而金之土也。
    六十納音者,配由十幹十二支,周而終之數也。干支相乘,歸天地始終之數,為六十也。
    自生成而言之,則水得一,火得二,木得三,金得四,土得五,感物化而言之,則火得一,土得二,木得三,金得四,水得五。生成者天地生成之數,物化則五行支幹相成納音之數也。
    法乎天地,支幹數乘。此十幹配天,十二支配地,而合成萬物動靜之機,充合端委之數也。
    支幹配則甲己子午九,乙庚醜未八,丙辛寅申七,丁壬卯酉六,戊癸辰戌五,巳亥支數四。自九之數損之又損也,然於巳亥者不由巳而存,乾之一二,坤之二三,是道始一至三,錯綜而生諸數,以合乾坤覆載之功。若夫前所謂支幹之配,則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之又三,則九為陽生。言數以甲己為造化之首,子午為陰陽之至,取極之數而先稱九,而後損之八七五***也。
    子寅同途,歲上辰下,未可俱言,其支先甲後子納音金者數也,始父母之氣而成音離天地則見名數。子得同壬,寅得同甲,歲木辰水如寅為木二合,若見子而得寅者,亦是甲子之金,不可獨言木也。甲臨于子而金者,是支幹化納音之數也。干支五行始因天五地五之數變,而納音九八七六五四之數相成,上下而得,卻須坎離五六之數也。
    天五地五則為造化之先,除其數則納音之用。天地變通,二五為十,終成萬物,始一終五皆陽,合之為六則陰,為六五數外,即天地數所納五行之數也。假令水得五者,是本音以土權礙也。然後有音,故丙子丁醜共得三十之數,而六五皆土而得納音為水也。火得一者是火無音,因水沃之,然後有音,故戊子己醜共得三十一數,而除六五而有一數而納音得火也。木得三者蓋木有本音,故壬子癸醜共得二十八數,而有五之數是三數而納音得木也。金得四者亦金是木音,而甲子乙丑共得三十四數,而除六五之數外是四數乃金也。土得二者蓋土本無音,火陶之然後有音,故庚子辛醜共得三十二數,而除五六之數而納音為土也。故經雲:先甲後子納音金者數也,得此則彼可知也。
    自乾而生順,從坤而產逆,陰陽機括於五行,五行之體依八卦。父生順,母生逆,假如甲己幹正月建丙寅丙丁火,故木生順母己之幹在木死為逆,故甲為父己為母,在寅之家,天一生水,則由乾為屬金,金水也,故自乾生而順及納音即甲子乙丑金為首,蓋乾納甲子即是天五地五於坤數中生逆,其終數而生,亦由先九而從至四數也。陰陽者乾坤,故金土一而兩之以備五行,五行分體用而為八卦。
    火愛乾為會,水利巽而享,歲守坤鄉,金藏艮位。乾純陽也,處西北,故至亥而顯明。水性本下,巽出東南順下也,故水己為利也。坤則成物,歲以終之,故至申萬物介然守禮用艮終始萬物而仕於坤,故金至寅終藏於土下。
    木落糞本,水流趨末,火顯諸用,金蔽於光。各任性鄉故守坤鄉,水趨末則利巽方,火顯用則愛于乾,金蔽於光則又藏於艮也。
    水土金性本下,木火性本巍。水流就濕土積而載金,重而沉,故日本下。巍者上也。木漸上,而火性炎上。
    沉者得形而上騰,升者期卑而高會。水得土而木生,是土克水而生木,木之克土而上騰,則水土之氣自木而上也。火得水而上為既濟,蓋推五行之性沉者、升者,皆必以形為用也。
    以坎為離精玄者能知,易兌作震通鬼神而作旨。庚申辛酉木在巳申酉之中,亦當作金,或卯人遇三酉之類而可言金,餘准此推之,則妙窮造化,但以本納音為用。所謂易兌作震通鬼神而作旨,此也假令丙午水得癸巳月丙寅日戊戌時,己午木為火之本方寅戌午之正體,又上下俱火,雖納音為水多變,作炎上之火看,或水多人金在巳午未生而不犯本命支更幹頭有氣,亦宜作火看,不可謂之休囚,此所謂以坎為離精玄妙者為能知。
    故以庚申乙卯為夫婦之本宗,子癸亥壬丁為丙蛇之寄位。此論幹祿也,季主所謂先南北之陽,以辨東西之陰。陰祿陽而陽祿陰,金自金而木自木,故金木自然而得專位,水火土從造化,故陽寄于陰而陰寄陽也。
    勞而不息,驛居病方。五行支病處而為驛,驛所以休息也。
    馬得縱橫更觀乎幹,生而不運,以氣建推之。以申子辰水位處驛為病也,以寅為驛,所謂馬必以氣建者而驛之為馬也,且甲子人正月丙為馬,然不在正月亦自得地位建丙亦是馬,故曰馬得縱橫矣。珞碌子雲:見不見之形,無時不有,正謂此也。
    出五行之外者,生死在乎我,居清濁之內者,存亡從數焉。凡修德養性煉假守真,靈台內靜反復還元,神遊六合之外必造五行之先,則欲生欲死欲隱欲顯,皆由乎我,是謂神仙真人矣。豈由天地鬼神時數所拘哉。此欲人之自修不可專滯乎命,彼生死猶可任況修德致祥轉禍為福。夫人居清濁之內,皆由情性善惡死生而未能逃五行之數者,何也?蓋未嘗能煉陽純陰,煉陰純陽,雖存念至道;亦不能出於清濁之間,徒自苦形而不逃存亡之數也。
    元命勝負三元者幹祿支命,納音身各分衰旺之地。三元各分生旺庫之地而為九命,是主祿主三會也。
    幹主名祿貴權,為衣食受用之基;支主金珠積富,為得失榮枯之本;納音主材能器識,為人倫親屬之宗。幹為天元祿,故主貴爵衣食之正本也。支為地元財命至此比形立象始終之元,故主貧富運動榮枯。納音為人元身命,故主賢愚好醜形貌材能度量,凡有生則披我生克愛憎,故為人倫親眷也。
    支幹納音之氣,順四柱以定休囚;祿馬神煞之方,分二儀以求勝負。劫災天歲遇用處,不能為,凶;祿馬奇舉逢破處,未始為福。三元五行亦各分四季定休旺之氣。於中所用神煞乃天之清氣,支中所用神煞乃地之濁氣,凡言神煞各分天地二氣,勝負吉凶支煞自有諸例言。劫災天歲四煞雖凶,若支幹配合有用則為福祿之神。祿馬奇舉雖幹之清氣,富貴之神,主福祿尊貴,若支神配合為破敗者,則反為貧賤凶害之煞。
    四柱者胎月日時三元為萬物之本,四柱乃五行之輔佐,亦猶乾坤之有四時,上有四象,人有四肢,故珞碌子雲:根在苗先實、從花後者,四柱有偏枯,則隨所主而論之。
    胎主父母祖宗者十分,主事者二分。萬物之根本固在我名之先有也。故主祖宗者十分,然而根在物之先而花實苗之後,雖主事二分,亦當以胎為本氣。
    月主時氣者十分,主事者六分。月為建元分四時之休旺,故主三元氣用所出十分是月與時為賓主以輔三元,故主立氣立事十分,是將來臨月分,亦定災福之六分。
    日主未得氣者十分,主事者八分,時主用度進退向背力氣勝負皆十分,吉與凶同。日主月內四時向背之氣十分,三元貴賤之氣及胎本共時八分,時主元吉凶及胎月日之氣皆十分,故言吉凶變異勝負之力同等也。
    九命論互相奔刑反順生煞以別源流三元四柱祿馬為九命,須遞相往來,取刑沖德合逆順盛衰,以定清濁之理。
    先看重輕盛衰尊卑逆順,次分彼我緊慢情意,相續幹音親義四柱,然不合沖類幹頭配合之理先看三元支幹本意,以辨四柱之力,有形視形氣之厚薄,凡化象之有性操用度之淺深,勿論得地不得地,辨尊卑之勝負也。凹柱相沖然無配合納音,取賓主保義情親,以定勝負。
    大抵年為本則日為主,月為使則時為輔。年為日之本日為命主,如君之有臣,父之有子,夫之有婦,國之有王,是胎月生時為主本之扶援,欲得以序相承順也。
    主本保合未有貧賤之人,時日乖違豈有久榮之理。主本保和相育為貴,年克日減力也,日克年雖主貴氣,亦多迪剝,況日時俱克於年,乖離尤甚也。
    三元入墓日時自旺,雖運並絕逢鬼,鬼亦不能取。本人墓中卻主相輔,行在旺鄉雖逢並絕更來加身,命雖災而未至死厄。
    四柱集旺運逢于祿馬,祿馬無用。三元四柱俱到旺處,或生時又使過,若曾發祿於閑地,雖逢祿馬而必災。
    過與不及遊移顛倒,氣數中庸應期而發五行喜剛柔得中,三命忌盛衰太過。
    方信陽唱陰和,須分幹正支邪。陰靜陽從,更忌祿衰鬼旺。如乙酉得甲辰,雖天地合卻甲喂辛見乙畏酉金火畏死地逢子也。又如戊逢癸亥,是幹正支邪,戊午丙子支正幹邪,然水火陰陽相和,則不如幹合為正也。又如丙辰見中為祿衰,土逢壬為鬼丁,人見乙卯癸卯之類。
    必死有生,凶中反吉。如庚子見丁卯,死而得生。甲子見戊寅,凶中反吉。
    旺衰之理審量生克,輕重之名須識向背。三元旺地畏忌衰處好生須臨時審其輕重,如壬申癸酉本重,壬寅癸卯本輕,卻取輕重扶持為用,始分向背之力氣。
    輕得地而可敵重衰,重無地而制之輕敗。如土制水,則丙辰丁巳之土,能制丙子癸亥之水也。壬申癸酉之金雖重,卻遇戊子己醜丙寅丁卯之火,雖金重亦受制于火,蓋火向旺金絕方也。
    各衰各旺,輕重自然。如辛卯見癸酉,戊午見丙子,乃旺處相敵,支氣不比卻有相敵為變化發揚也。甲寅水見庚午,辛未土力氣各衰,水土和柔則有化育之道矣,餘准此。
    守凶煞者在其尊者制其卑,生克交加應得先者令其後。吉神凶煞四柱先後幹神可制支煞,更分生克之理。
    五行相敵,二凶一吉。五行相敵,輕重相等,遇鬼二則為凶,一重為鬼,猶凶中反吉。
    複以輕重之理,方得貴賤之原。須以六十納音支幹輕重取衰旺制度,方定貴賤也。
    至如體輕用重不免漂沉,本重末輕廣謀自勝,主客從容優遊享福。如庚午辛未土本輕也,見壬戌癸亥丙子之水,是本輕用重反散流也。辛未年,壬辰月,甲申日,甲戌時,此正應體輕用重之格,如庚子辛醜土見癸巳乙卯,是本重廣謀自負之人也,五行主客輕重等,以制用有法,水土和柔,金火平適則康寧。
    水得水多,則沉潛伏溺,小巧多權,苗而不秀,聲譽汪洋。然而富貴則無變通,而勢不崢嶸矣。
    水得火多,則崇禮貪饕,自恃深慮多憂猛斷後悔。水遇火多,其性如此,不妨名利也。
    水得木多,則流而不止,執志反柔,臨事汗漫,奢儉失中。水生木,木克土,土散而無止故此情性也。
    水得金多,則本末常安多得資援,好義不實智大多淫,智勝義負則性靈強。水得土多,則沉靜執塞,內利外鈍,忍妒多恨,信義無決此論五行之性不取神煞論也。
    火得火多,則崇禮義泊,明外昏內,自華而儉,既旺既己,不可速達。火星暴而無制,福至則禍來連。
    火得火多,則崇禮義泊,明外昏內,自華而儉,既旺即己,不可速達。火星暴而無制,福至則禍來連。
    火得木多,則自恃威福,聰明志懦,動思依輔,靜則志明,好辯是非。仁與禮不足雖和而多忘。
    火得金多,則志不自勝,好辯而剛,禮義失中,直而招謗。火金兩強,故多克辯。   
    火得土多,則立用沉密,利害敢為,言清行濁,執不通變。火絕得土,土蔽火光,故所適不變利。
    火得水多,則為德不均,巧而忘禮,多易多難,摭取艱險,計深反害。水火未濟,多智多傷。
    火得木多,則柔懦泛交,曲直自循,多學不實,聰明華沽。木主仁柔,色以表形。
    木得金多,則克制憔悴,剛而無斷,靜思悔動,譽義不常。義勝於仁,反吝於心。
    木得土多,則取捨自信,華而不奢,體柔伏剛,言必鑒人,智不自勝。仁輕信過,無禮節也。
    木得水多,則漂流不定,言行相違,處吉不甯,趨時委曲。木華水智,故多順取。
    木得火多,則馳騁聰明,好學不切,禮繁義亂,明他害己,善惡決發。火得木而熾,木無以自容。
    金得金多,則剛直尚勇,見義必為,過不自知,忘仁好義,思禮好勝。金重欲火故思禮。
    金得木多,則辯分曲直,利害兼資,置德懷忿,朋友失義。仁義相伐必有所失。
    金得火多,則口才辯利,好禮忘義,動止寬和,中心鄙吝。火勝於金,有義禮也。
    金得水多,則計慮不深,為人無恩,臨事齷齪,或是或非。水重金藏,多計無剛。
    金得土多,則失中有成,口儉心慈,作為暗昧,多處嫌疑。金蔽土中,則求之者成。
    土得土多,則重厚藏密,守信容物,或招譭謗,恩害敢為。土雖守信,深厚難知。
    土得金多,則信而好義,剛而多躁,不能持重,庶事無容。金上爭麗,兩不自持。
    土得木多,則形勞志大,雜好狂徒,用柔爽信,曲直黨情。木克土則信虧。
    土得火多,則施義忘親,外明少斷,奢儉失中,好禮口惠。土得火助,信有所毀。
    土得水多,則貪功好進,泛順伏機,志善若昏,愛惡無義。土雖克水,水多則土失信。
    誠能以此更分輕重明作為之,性情消息盈虛依於禍福,然後為能言以前五行多寡論性情,而複推禍福正氣無刑。如庚祿在申氣當用甲,如諸位中不見庚之刑甲,或他位見甲,即為無庚是也。
    名背之半不見正錄,如得己而無乙,亦是所謂得一分三之說,雖背正祿必為福。
    馬無害,祿無鬼,食無亡,支合無元幹,祿無厄。如甲子得丙寅為馬見壬午及水在丙寅六合破利之上如不見正氣,卻見他幹在祿位,其祿幹亦要無鬼也。倒食順食皆要無空亡亡神也,支神名合要無元辰,十幹合處要無六厄。
    旺無喪,衰無吊,妻無刃,財無飛,孟無孤,季無寡,生無劫,死無敗。如癸醜木命不要卯,此則旺無喪。如壬午木命不要辰,此則衰無吊。用制陰為妻不可在羊刃上,故妻欲無刃。命後四辰曰飛廉,我克者為財不可犯之。四孟之人不得見孤辰在命,四季之人不得見孤宿在地。長生處要不值劫煞,如乙巳丁酉乙丑見寅是也。死處忌見八敗沐浴金神。
    火無水,水無土,土無木。木須金,金須火。火無水降亦能自潤,水無土壅莫不成流,土無木制曠野安然。木須金克可以成材,金無火鍛,不能成器。
    體重須鬼,祿輕須官,刑雖全,敗雖孤,夫須鮮,妻須倍,吉須顯煞,凶須沉昧,天盤須會,地帶須連。五行本重須鬼損裁。祿輕須官,如甲人祿位雖辛亦貴。四柱之刑各須全見,八敗之地不畏本氣在孤病。夫須鮮者已不可見甲眾也。妻須倍者甲見已在旺地也。五行在吉神方須顯然見其清氣。凶位見五行須得凶煞沉昧,斯能無害。甲丙庚壬須左右朝揖是天盤須會也。亥子丑寅卯須交連左右,是地帶須連也。
    幹全順則為清,氣完和者為貴。如甲乙丙丁戊為十于全,須歲胎月日時順,則為清,如水在申子辰中,或在女子醜中制用,氣完乃為貴。
    陰附陽帶歲則富貴,陽合陰背本則虛浮。陽支互合,陰乾不來朝命,及本向衰則無有用也。
    應凶觀空而無空,旺相得空而尤利。應煞害刑在空亡無合動不為凶也,旺相處明暗合,或逢天月德見空亡亦吉。
    至若空亡有用,賴虛中而有應。夫響之有聲,莫非中虛也。至若鐘鼓之聲,虛中則擊而嗚遠,若實之則不應。是以大人之命,要虛中德必居空,空自旺有用,乃有大聲之應器也。
    庫中鬼勿取生旺繼衰殃。當生旺者,更引旺處福與禍並庫中之鬼,如甲見辛未,金見己醜。
    木本離而化薪,金趨坎而育水。木見火多或木重運至離宮,則化柴薪也。雖金生於水,然子勝而母負也。
    水有火,火有金,金有木,木有土,土有水。如壬中有丁,丙中有辛,庚中有乙,甲中有己,戊中有癸。
    幹備而祿備,命成而財成,身有地而官行貴賤,自此而見矣。幹為天祿要正氣而有地備足貴扶之類支為命,納音為身,身命順旺財在中也。又能先論納音輕重,而分幹祿命財,更身有命則貴可知也。
    祿為君子之性,命為定性,身為用性,時納音為居性。言性則可至於命祿主貴,故為君子之性,支為定局,取其屬以見人之定性。納音主財能器,為用性也。有時則三元之氣備,所以見人居止動靜,情性也。
    貴氣無地賤生貴中,本賤有時貴生賤內。本于日時土旺相保和卻得貴氣來,時上衰敗始貴終賤。四柱落在貧賤氣中,而時運在旺方逢時之貴氣,賤中反貴
    貴絕處觀殃因貴賤中亡,賤臨貴鬼旺賤向貴中死。貴備之氣至絕處,更帶鬼,雖貴人死于終賤,主本賤臨鬼旺而有鬼氣來承,雖賤而後亦貴。
    支幹太和而塞,夫婦失時而凶。五行支幹納音專位,相和則蹇剝如甲子逢己,巳在秋生,又見甲午沖命兩金克己巳木也。
    三元有地而貴,四柱遞合而崇。三元俱有用得地,必富貴清顯,胎月日時交互相合而朝命,即是崇貴相輔清顯之命也。


   
真假邪正

    變通拙而蔽於神,執一明而瞽於眾,辨明真假消息盈虛。陰陽無形為道至妙,須在智識變通為比,察觀真假消息盈虛,則靈於神明。
    守位則正,失方則邪。如甲寅乙卯在亥卯未乃得正體,若居巳酉醜之方,謂之失位,他皆仿此。
    陰生陽死,逆順相因。甲氣申方,乙絕酉位。四時一陽生六陰死,然陽道行左,陰道行右,如甲乙皆木也,甲陽生亥而順行,至午則死。乙陰在午而逆行,至酉為絕。
    子為天正,歲時始于一陽。寅為地首,陽備人興於甲。建子之月一陽生焉,是為歲首,則一日建子,子時當為一日之首。建寅之月草木甲拆則陽氣備歲時興,建寅之時則人興,寢日事始非天道之始為地首矣。
    天左中而左吉,地右半而坤鄉。太陽法天,正月自子左行,至六月在未,未小吉也,以是子為天正也。月建法地,自正月建寅,至六月在未,未坤之境也,而天地異見而至同焉。
    先天後地,宮土其中,人中貴神,醜上己土,正體大吉,形體小吉。言天自子行,太陽至未如月建至寅,然往而中會於未,終於醜,故宮土其中也。天地自寅子左右行至中而終於醜常中於地之道者,未有人中之貴神,醜為大吉,未為小吉,巳同醜未之體,左右天地中會其方小吉,所以立貴神用巳醜為家也。夫貴神者在天為紫微星,在地為天乙貴神,領諸幹神助地旋德,奉天行道以及乎人。
    戌亥為天之成,辰巳為地之往,故貴神逢天則左,遇地則右。言亥為地之陰極,戌為天之神極,守萬物成功卑用之位,是謂天之成也。巳乃地之陽極,辰為天陰之始,是萬物榮枯往來進功,又戌為魁成,辰為罔斡,故貴神逢天地真運進退之所,領諸神避之,故逢天則左行,遇地則右行也。
    天乙不守魁罡,庚辛陰陽合異。天罡、天魁,是天地造化立事,營始成終之位。二辰主生殺之權行刑政之統,天乙紫微以吉德善輔行道而不亂,典彝行令而不殺戮。惟以正道尊嚴天德故分旦募之位,以別相儀,陰陽之蔔以當進退,人能審是則見五行盈虛之異用矣。
    魁為大煞,正月厭元。亥為地將,正期神合。魁主肅殺揪斂之辰,寅為和氣生育之首,故正月生體以九月為厭元。亥為登明,正月將與合德期合也。
    德將無厭清華總領之人,德合月承金殿凰台之貴。亥人正月生,得亥而無戌,又此月生人,天德在丁月,德在丙,更與四柱德合。若人生有天月二德朝命承之,必曆顯位。
    金墜於土,乾坤妙用無方。金土一也,主色麗而堅剛于土,陽自陰生而尊于陽。
    土重而金生,金強而育水,水流而歲成,木交而火熾。清者自濁而澄靜者,乃動之機,是土重則金生矣。濕生土,土生金,故雲金生水,水實地中行非假金,故雲金土一也。水既生旺,則木榮長矣。木相摩而火熾。
    火無我也夫薪歸土,火遇土不能生鬼在旺方看五行之輕重火無相托物現形,故謂之神青赤而為父子,故火天木則化灰塵也。盈虛相代,逆順相成,未始有生,未始有死,綿綿無窮,妙應無方,用之不匱,乃五行之陰陽。
    測於無形,不執手相乃得真際。五行支幹相因而生,納音五行周運無窮。陰陽之道不見聲形,無以比擬,執相之論直須盡神據披變通乃不亂用。
    或有陽守陰多而利,陰逢陽盛而殃。一者眾之歸,故陽多得陰而利。陰卑而陽盛,故一陰眾陽,必多殃競。
    日遇隔角孤有用陽就妻而成家,婦若奔夫二位雖貴合六馬。以年為夫,以日為婦,如日在孤絕隔角,卻於年上有吉神之氣,宜陽就陰為吉。如甲辰得己酉,是陽不往合其陰也,為婦奔夫禮所屈也。若己醜合甲子,是夫位有貴神,財命進旺,故從夫也。
    先上清而得之下濁,後下濁而升越上清。先取上之輕清為用神之福,次看濁氣居下。上雖清而不秀,則取下濁有用之氣,為福所升越為上矣。
    甲子己醜,是天地合輕重自分,丁亥壬辰,清潔會支幹尤亨。彼我往來,皆在囚死,故雖有貴者不能拔萃,猶不若己醜見甲子是也。丁亥地貴符,壬辰祿清潔,丁壬合氣為木生於亥,而更辰與亥為秀德合貴氣互換乃清潔也,若壬辰生而得丁亥未為盡善。
    寅中有甲得陰土以為妻,方知甲與己合醜寅未會甲乙寅未相合,甲寅同體醜未同己,故寅見醜未為合。
    子巳體壬丁之會,卯申同乙庚之交,丙午辛酉無干不為破刑癸始亥中辰戌得同乎戊,此乃有無之相承,異乎六合之配偶。此言皆天地同道而分,一二三生而陰陽數異而為支幹,故同體者支配幹合矣。
    同形則貴在岩廊,六合或清居邦教。辰亥子巳之數,皆同形之合,故貴而遇者必高大,六合專位貴為清選。
    連屬不言孤寡清絕。一作純粹可勝乖違如亥得寅戌寅見醜未,或支幹朝會包裏貴人連屬,本命雖犯孤寡亦吉。如壬辰丁亥午巳未,雖主木乖違,卻有清純秀氣,可以為福。
    大凡多取真形,慎勿專持假體,寅午戌氣禧于申,更觀幹頭之輕重,合守安馬于戌全要無形,土馬守于離陽晶應於子。五行支幹配用先推真者為用,則五行之妙見也。火體氣病散禧于申,須看幹頭所配生殺三支輕重以論乎吉凶,三合季地,乃華蓋下之暗馬,會之者亦當富貴,大忌衝破之處土無正氣,寄於離火為精神,而祿應於子也,則土水為夫婦,由水之於火正守子午之位。
    三元失地,雖貴而弗貴;上下得真,雖賤而未賤。三元失地,雖貴者必遭貶而不康寧,如甲子得壬子己醜,甲寅乙卯癸亥戊辰,乃天地之吉氣,雖賤而不知卑矣。
    蓋陽盛則禧陽,陰極則殺陰是也。陰陽各得專位而不為遇極,雖身受死絕亦有富貴之理。凡論陰陽勝負,必分真假邪正,斯可矣。
   

        升降清濁

    父子之行年同體,子享父利;夫婦之祿馬並傷,妻殃夫病。年父時子,生我為父,克我為子,二者氣用在行年上分吉凶,各隨其用以分休咎,年祿日馬,日祿年馬,各有時害,則夫婦並傷也。
    五墓為歲藏之地,時貴亦妨;四孟是孤絕之方,帶煞必克。四季為五行之墓,萬物之所終也。生時逢之雖會吉而貴,亦主妨害尊親也。四孟上有孤辰氣絕,若更見亡神動煞歲利,亦主妨害父母也。
    子午乃陰陽之至,卯酉為日月之門,死敗全逢刑猶壽考。四仲時生,主無妨敗,若年死敗有生,主有壽及父母。
    有祿者干支生成,動則周觀;闕祿者財命身祿,行遊一理。幹祿破傷,五行不秀,須推財命,不可一揆推其官鬼,至於行運,亦不論幹頭祿馬矣。
    祿位有無,認於官鬼。官鬼兌馳,災殃並亂。身有地祿氣無刑,更要幹中無官鬼,有官鬼雖貴而多殃。
    身土遇火生而漸利,命水得金降而優長。金多須火或從革以成名,木重得金揉曲直而任使。水流不止,息土以攘之。火盛無依,惟水以濟之。生命喜於生旺,祿幹不嫌克制。金重無火而集旺於酉中,亦可以成名。木重須金,如無金而亥卯未,亦為曲直理斷之任使。水流不止,惟土以防之,水流不進欲以土克發,仍有水土之輕重如火之盛旺,左右無木,須得水制方成既濟使不極也,火輕則不然。
    丙寅丁卯,秋冬宜以保持。戊午庚申,彼我得之超異。木不南奔,火無西旺,故火木至秋冬勢恐不久。庚申石榴木夏旺故喜戊午,蓋天官旺而有榴之木性得時戊午,乃旺極之火氣喜于甲見天馬相資也。
    時居日祿,當得路于青雲。五馬交加,可致身于黃閣。生月生日兩祿幹在時,如敏少宰己巳年己巳月己巳日庚午時是也。注雲:甲日得寅時;須有氣而能朝命主本三無氣,亦可清貴,但壽福不永耳。年月日時胎五馬不閑,定為文儒之貴,若年馬時馬華蓋馬及二位天馬不閑亦是,如王安中左丞乙卯年丁亥月乙巳日丁亥時是也。
    丁壬喜乎丙辛,乙庚愛乎甲己。言彼有此辨一分氣是得一分三之義,乃氣相生也。
    甲午愛官旺,辛酉忌生旺。強悍砂袱之金,欲得官鬼有生旺之氣亦可為貴旺不必為官也。辛酉氣絕之木,欲生旺以為榮,然金中之木,金木未成器為貴美亦可矣。
    物之未哄,盛衰有漸。物生有漸則堅實,蓋其進銳者其退速,是以五行之命貴在中庸之氣。
    以慶為吉慶弗吉,知凶遠凶凶敗無。作福作威,返福為禍。知命畏天,轉禍為福。
    有根而無苗,實貧而尚可甘食;本氣絕而花繁,縱子成而味拙。根基主本有氣,雖食運不扶合亦可作六親,優備平生自足之命。三元四柱本無旺氣,得到福祿之運,亦乍舉乍勝,不可以大榮達也。
    君子小人之用,否泰各端;支煞納音之情,體何揆。支幹配祿馬貴神,君子之事也。納音財帛支煞,小人之用也。乃分君子小人兩端推之。
    寅申巳亥生成,而有子有孫;祿命身源衰旺,而存終辨始。四孟上見四柱之生旺,更不必推,乃有子有孫也。又說須是六合相合方論此,如見六害卻無息也。如癸亥年庚申月壬寅日乙巳時,卻無嗣,先看三元輕重,次看四柱盛衰,既見主本高低,乃論運中得失。
    順往而亨逆者則否,逆順之情從大小運而言之。言三元分於四柱,要互換生旺,然後以九命看二運上,要休旺相順為吉,勝負相逆為否。
    智仁禮信義,水木火土金,論十二數者,支幹極也。水即言智,木則近仁,火則主禮,土則主信,金則主義,以支幹相配五行,各有
十二位也。
    智仁則清,禮義則濁,信從四時之氣。水木和柔主文章清秀。金火剛暴,主威武濁勇。土隨四時而有濁有清,當隨所犯而言之。
    清無地而後濁,濁有時而返清。清得地而轉清,濁會濁而愈濁。水木失地,雖貴必俗濁而為武人。金火得四時之十旺氣反清貴,而主文章繼世,為天下英賢秀士。如木生亥卯未,而有水生之性也,金水有用,可武耀於疆場,為天下元帥。
    旺相之義,官鬼豈分。清濁之源,輕重可別。戊午火旺盛,見木水相乘,則官在其間也。如無水木即須見祿,水木金火各先分所得納音之氣輕重,然後論所得之地,以辨輕重清濁。
    應得墓者,守成而無害。臨生旺者,自損抑則崇性。凡得五行在墓,其中見財富官貴者發旺,即已當功成身退,守之乃榮。本末皆旺,而運氣更臨生旺,是人富貴得時者,宜自謙退。
    祿馬氣聚,刑備貴全,清則清貴,濁則濁榮。祿馬在身命之刑位者,若見貴人全聚德合生氣聚旺,不論清濁,皆主富貴。
    偶者則升,孤者則降。支幹祿會福祿集聚則升清為上格。如不得天元一氣,若又支幹孤絕正氣刑破,卻逢身會旺相有貴者,當降為下品之格。
    德將相扶,金印垂腰之貴。遞相揖讓,調鼎位極人臣。天月德臨月將事合神,乃主紫綬金章之貴。支幹六合清氣合四柱,支幹左右朝命柱者,乃極品之貴人也。

 

    衰旺取時

論一方之氣,不可過角。進角為孤,退角為寡。一方之氣,則四象各主于一時之偶也,如寅卯辰則巳孤醜寡。
    既旺不過一方之氣,卻言衰者成功也。木水亥衰於辰,是木出東方春位而衰,此本末衰旺,功成身退,子結花落也。
    華過衰而實成,是窮則變通之象。始生於沐浴,為風水陶化之因。冠帶則材器可任,臨官則鬼害之難。物主臨官,則氣血堅壯,可受制敵不畏其鬼。
    旺則剛介自處,衰則去華立實,病者孤也。病者形勢孤弱,如木病巳則寅辰之孤也。
    死兮無物墓藏為造化之終,絕煞有鼎新之氣,氣盡後成胞胎凝結始分形狀。此長生之氣,言五行至絕受氣而成形,十二支位之經乃代謝自然。
    夫物出自然,端倪莫測,直須仔細探賾,消息龜數。五行之造化,萬物之盈虧,以盡蓍龜之數。
    衰病之所,有鬼則止,無鬼則停。止則窮己,停則流滯,如丙至壬戌壬申則絕,至庚申乙亥則流滯而不通。
    水性本寒,火體本熱,極寒則醜寅以為期,大暑則未申而自定。極也反也,五行之常體;生也殞也,萬物之自然。五行各有正性,在人所稟有吉凶,發覺未萌,須在期程之所極可定。賦雲:三冬暑少九陽多,亦以正氣為憑也。五行之運,陰陽相推,亦有不應和者,亦極相反,是謂死兮生之本,生兮死之源。
    歲隱其神,神成而歲死。歲木也神火也,火盛則木死,勢不兩立,因恩而生害。
    智從義出,智盛則主藏。智,水也。義,金也。金生水,水盛金藏,未嘗不失於義也。
    信從四事物物皆歸。鐘於土是也,辰為木之土,戌為金之土,未為火之土,醜為水之土。
    鬼財相會,則凶中得吉。如庚申得癸卯,是庚申月乙卯有合會德之財,癸卯為木之鬼。
    觀刑逢妻生旺不取,生月為父,胎月為母,身克為妻,妻生為子,時生是妻子之數,成敗自然。以火克金為父則以生月定之。然後看日時承受,胎月有無刑害,身克為妻,以日論之,妻生為子,以時推之,乃看生旺刑制五行之定數也。
    胎氣同往,當有異母;月幹相逢,須依二父。受胎正在受氣之地,而與日時支幹同者,當食二母之乳。月于與年幹相連,而同在父母生地,當相交或立身於二事而成也。
    子息則先明生氣,或用克以推之。如丁巳土以木為子孫,建至亥上得辛,若四柱見丁在無氣,更有刑害者,必少子孫也。
    自生自旺,更看運元胎月。如生納音在月旺處,更不論刑害子孫之地。如胎月在有氣處於生時之上,亦不絕子也。
    祿馬不閑子孫未必絕滅。若人生時見祿馬往來朝命,不犯孤寡,亦有子孫。
    陰陽和會,交友結心,同氣連枝,同名定數。五行須和順者,四海之人亦心于交友相結,況同胞兄弟,豈不得力,但五行中,以此為兄弟而無災位也。
    或有偶然同產一母,以生須分深淺之時,複看五音向背。凡一時有八刻二十分,故有淺深前後吉凶不同,其有以生須分深淺,異姓則論五音向背。
    本音生旺,須至福勝於休囚。時日初終,更看先後之凶吉。異姓同時音得旺相者,福祿深厚,言同時則看先後吉凶。
    歲月各計於氣交,胎月定推於幹數。有年未交而氣先交者,氣己交而月未建者,須以交氣為定人之生也。稟五行四時之氣為性命,且年歲乃辰煞而己,其餘建月不足月,俱以十月為胎,以同天干之數。
    是以天奇地偶,有萬不同,陰煞陽生,無形自運。察衰旺於氣數之中,則萬物變論之必應。天地生物不同,如人質未嘗相肖,蓋使有造化之別爾。陽主生,陰主煞,乃運於無形之中,而萬物先後自然應備。五行衰旺以四時輪轉,則萬物從而化育,至如鷹入水化為鳩,蚯蚓結之類是也。
    貴賤所成,刑聚敗極。甲申得丁巳己卯己巳之類
    四柱不收,甲子得丙寅丁巳辛亥壬申之類。
    五行未備,甲子得庚子己卯癸巳之類。
    數無取用,如不合幹不沖支,而上下相異其氣。
    一方前後,如木命人己醜之類。
    數無取用,如不合幹不沖支,而上下相異其氣。
    一方前後,如木命人己醜之類。
    柱多隔角,辛醜得辛卯,甲子得甲戌。
    真者失時,如丙辛合在二月六月,丁壬合在秋月
    假者殃克,五行納音本輕,卻多逢克制。
    主本倒亂,火年水日,列先逢生旺,繼逢死絕。
    父子乖違。日克年,時克月,貧賤之人皆從此出,人生元命犯以上之格,皆主貧賤害身,如此而元命有氣,卻得富貴者,必不久而多凶也。
    祿期本地身命旺相,祿承馬在貴合兩同。如甲人生女卯未地,或寅卯辰中即生旺氣也。如壬辰得辛亥丙寅己亥甲寅得乙未丙子己亥也。
    真冀體守位,如丁人得壬而在寅卯辰亥之中,或見丙辛各在旺地,而別旺無丁壬也。
    假音得時,如上人生夏季,或居申子辰中連四季皆是。
    寶義制伐四事顯明,尊生早曰寶,早生尊曰義,上克下曰制,下賤上曰伐。以此四者,胎月日時上下相生相剋是也。
    五行不雜,九命相養。謂三元各處一方,帶本近祿而和,及三元各居生旺庫,而納音支幹相生育也。
    木官不重,木須要金,而木通用甲重而無金者,須得支有。
    金鬼無偏。金須要火而金相當,或須重而合會於丙。
    用刑者有時,如寅刑巳而生在春制克有用。
    守刑者不亂。如癸巳刑戊申而無丁幹者是。
    明官德合,如丁亥得壬辰壬戊壬寅,又己卯得甲戌甲寅。
    暗逢支祿。甲人得醜未亥之類。
    支純幹一,有貴來朝。本命四柱支幹純一,或四柱幹目純帶貴神來朝本命,或四柱並在一支上見貴神。
    主旺本成會于一方。庚子土得庚辰日癸未時丙戌月丁醜胎之類,雖衝破卻會在本氣之方,更有祿馬尤吉。
    金逢五事順得三奇。金木水火土金而三元有旺氣,得生克相順,尤嘉也。辛酉生人,得甲午月戊寅日庚申時者,是三奇之順得也。
    富貴之人,皆能應此。人生元命支幹四柱,應以上諸格者主富貴。縱無氣,亦主聞名挺特出群。

    五行各有奇儀,須分逆順。若三奇各帶合,須前後五辰合為上,更分順逆之用。
    甲戊庚金奇喜辰戌醜未或金方,乙丙丁火奇喜寅午戌或酉方,丙辛癸水奇喜亥子醜申辰方,丁壬甲木奇喜寅卯辰亥方,甲己丙土奇喜四季,及寅亥午申方。歲胎月日時者順,時日月胎歲者逆。三奇亦要合而貴,五位得逆順三奇皆吉,惟嫌不連順。
    胎本立於歲前,因歲得之胎月,故立胎在歲後月前。空刑敗害日時倒亂,卻得順奇,不為倒也。三刑八敗六害,空亡相生相絕倒亂者,卻得三奇順在本方,亦主富貴。
    日時無方東裏多迪,根鮮枝榮西門寡祿,根固時雄花實無忒。日時之力不輔三元,或耗或克,主災多,行年根苗花實,乃胎月日時相順為貴,若五行更到旺方,即為長遠。
    應得位者,支幹各有所刑官或無氣也,上下須依乎父母。入前格而貴者,支幹中須有沖刑之官,如無官須以德運為清也。當死絕處須要逢父母,故子晉雲:賴五行之救助。
    四柱主本,祿馬往來,須分建破。天乙扶持,將得侍衛,更辨尊卑。謂當用處有建不可破,已破卻不可建,吉神在四柱中,各在四時用幹為貴。
    真合為緊,子巳卯中之合為真。
    德合不清。甲子己醜丙戌辛卯連順而貴,尚不如壬予癸醜。
    連珠未顯,連珠支幹前後顛倒,皆不為顯。
    空合何榮。四柱相合,不扶六馬本命即為不貴。
    支連幹會,連珠真同鳳凰藪。刑全貴全,天赦祿食麒麟窟。甲子乙丑丙寅連順而貴,尚不如壬子癸醜甲寅乙卯為鳳凰藪,其貴清異。人生二刑更晝夜貴神全,皆主文章清秀之貴。
    卯酉自分承不承,魁罡言之會不會。乙酉得辛卯,辛酉得癸卯,而有辰戌言支幹相承用。魁罡辰戌也,辰戌相沖須有寅亥申支,乃為相會,不相會為凶。
    罡中旺乙,魁裏伏辛,貴神得癸小吉隱丁。辰中是乙,戌中是辛,乙丑為貴神,醜中有癸,未中是丁。
    有陰而無陽乃四方之貢土言癸乙丁辛皆陰乾,四位中貫成其物之土。
    陽守正於魁罡,陰有用於醜未。金在火鄉貴而遷,逐財則孤勞戊同辰戌,  己同醜未,金命在火鄉,貴人多黜貴財人則孤勞。
    體重為從革日新本輕則災殃短折。金以火為官,若體重者為火位中生,亦可成器。若金本輕而生於火鄉,更遇之多,必短夭刑折。
    須詳生克之愛憎,舉一隅而辨眾。如金在火鄉,各以其義辨生克愛憎,而言吉凶。如水木火土各以金之義而推之,故一隅足以辨眾。
    支幹論配合之情,力氣取四時之義。五行生在三合中,各以生克物化人倫之義,以辨吉凶。更看四時中所得力氣,及支幹配合真假,以定吉凶。
    仍分尊卑上下,筋脈交連,神煞吉凶,以分高下。此重言者,欲人不忽於消息,言更看上下先後尊卑,見不見抽不抽之筋脈情理,乃神煞吉凶而定榮謝也。
    至若貴神當位,諸煞伏藏,三元旺相,豈專神煞。言天乙貴人論于幹,看五行四時之氣,及晝夜之幹而定,若有氣天乙當位,則煞自藏矣。五行三元為本,若在旺相之地,不背克生氣,不論神煞也。
    或遇七元,刑劫敗害元亡衝破,在上無可救者,為頭目之疾;七元幹鬼者,對命是也。三刑劫煞八敗六害元亡衝破者,犯真祿之位,見幹鬼及三兩位並犯胎命之建,更地位無救,主頭目疾。
    在下無可救者,為手足之厄。只犯納音支者,乃手足股肱之病。
    父母之孫奚能免害,生時既用行運亦然。如此之人亦須妨害六親,以三元尊卑而言也。又言己土七煞之凶,不惟生時用於上下之災,行運太歲亦當與日時通論。
    木火則奔速,土金水乃容之。所遇上件破害,當向坐時運中,更分五行遲速之性,火木漸上主速,土金水沉下主遲緩也。噫造化廖廓,禍福杳微,或積善而有災殃,或積惡而多喜慶,蓋禍福定于生時善惡由人,然而天道福善禍淫,故君子修身以俟命。

    三元九限

    三元者,大小氣運也。九限者,三運之榮謝也。自生得節日為初,陽男陰女順而理,陰男陽女逆而推。向者數之未來,背者用之已往。十幹分之為月,三日成之一年。向背之數,須得其實,未來無日,謂當日得節也。當虛作歲,背之同推。行游四柱,吉凶自然,小運同途,盛衰理異。運至四柱中伏反生克,吉凶自然,同年小運,四柱所生有別也。
    伏反之狀災福,仍分本主之基,以辨吉凶之變。伏,守也,逢合則動。反,動也,逢合則靜。先分君子小人之主本,次看運中吉凶變通。
    小運天左地右,陽備于寅,陰備于申,故男一歲起於寅,女一歲起于申。寅為三陽化主,  申為三陰肅煞,故男小運起於寅,女小運起于申。假如甲子年,男起丙寅,女起壬申之類是也。
    以建元而論勝負,助歲運而依吉凶。小運各以年遁月建五行而分生克勝負,小運助大運,太歲相依輔而為吉凶也。
    反破刑孤,凶中有吉。寅申二命,小運不專。返吟沖伏吟害,及孤病之類,雖是凶運,其中亦有吉者,二運生而小運伏吟反吟,故不以小運專仕太歲乏上也。
    一歲一移,周而復始。若一年各有一建而迴圈也,不可以氣運取。男三幹而女二幹,陽自戊子,陰自庚子,男得丁巳,女得辛巳,男順十月至丙寅,女逆十月至壬寅也。
    氣者時也,未有時而氣未定,既有時而氣以完。用之納音者,緣有身而得之氣也。言氣運取生時五行納音之休旺。   
    身者三元之本也。氣者身之本也。運既順而氣逆,運若逆而氣順,  自生時為始轉行不已,推遷逐歲一宮以大小運分吉凶休祥,非命之也。甲己土運,乙庚金運,乃天道起魁罡之運,主國家運祚之休祥,非雲命之氣運也。
    氣運並絕則厄,太歲為君王,大運為元帥,氣運如曹使,小運若使臣。帥凶,則曹使不能吉。氣運二真運祿馬之氣並絕則死,太歲為百神之主人運氣運欲轉輪不絕則主本優遊,大運主生煞之柄,故曹使不能違理。
    會吉會凶,作用定矣。在三元生旺庫及祿馬旺處為會吉,居三元沐浴衰病死絕處,逢祿馬為鬼,無和順者,為會凶。
    其象大者至於死絕,小者期於災撓。身須逐運,運須逐身。柱助運而凶反吉,柱敗運而吉複凶。時運逢馬,吉凶馬上。一吉呼而百吉會,一凶馳而眾凶符。太歲起大運及主本尊者,則大危或死亡矣。小者有用雖自有福,若傷慢處亦主災撓。身運二者,須左右有符合資助為吉,柱為主,運為客,客為主害無不凶也。三二運到馬上,即看馬上之吉凶。馬主動,必須細取三月元四柱論,不可以馬吉,而不言馬上有凶也。 
    吉若勝凶,凶藏吉內;凶若勝吉,吉隱凶中。其言吉凶有相反,如季主雲:使盡吉合則殃也。
    運限之道,有天官限者。三元到中庸之地,見貴逢合或只有貴卻無合,或有合而無貴,四柱相生,運歲相輔,凡得此限,君子將榮,庶人獲安,事事皆吉。有得勢限,三元俱到旺相地,四柱相貴承。有龜藏限,如祿金入土幹下者是也。命金入土支下,身金入上,納音下者,則暮春之優遊,不利君子利平小人,蓋子弱母勝也。有波浪限,金人運到亥子歲,乃小運上是也。木人大危,餘人意思不調,飄泛如舟也。有風雨限,運到三元衰絕處氣運小運又為祿鬼,如此則吉凶相繼,來去迅速,勢若風雨暴遇而無所系也。有布素限,行運到身旺相支幹死絕是也,若太歲小運扶助,本命雖入災運,於十載之間亦有五年之吉,不至於凶甚,以此消息,故名布素。限分前後,五年不吉,後運則助五年無凶,後運若凶則凶咎。有失所限,三元俱值鬼,二運見三刑並沖,柱主本與行年不相承,作黃泉失所之命也。有破碎限,此非死限,只是金破碎,去如流水而不返,諸運氣沐浴更逢真鬼,謂甲衰而有庚之類。有災位限,運至伏吟,上逢喪吊,見白衣飛廉孤寡歲刑克身者,是主災位之事。凡得此限,則親戚不利,主有喪服。
    夫二元九限者,乃人之利也。四柱三才者,乃人之本也。本輕則大者小利,小則主本貧,而更無運路,亦惶惶無所依矣。本大者得之小,猶勝小者得之大;本小者得之大,未及大看得之小。本重則利重,本輕則利輕。本重得小者遐邇無凶,得大者官清祿崇。本輕則小者且福且利,得大者吉極防凶。有小者如物待時,得時則萬物滋長。本無者如折木懸空氣,過則花實並敗,是故木生於震臨離兌以多殃,火產東南赴天門而寡祿,金降自乾東而震北遇坤鄉而敗祿,衰官水長逢火木崇,方複乾宮而潛身退跡,五土忌於真敗,隨氣運以詳之。又土無正位,隨真運而敗,甲己土敗在酉,乙庚金敗在午,丙辛水敗在酉,丁壬木敗在子,戊癸火敗在卯,各以十幹所配消息而取用也。
   

    天承地祿

    日之火也陽之晶,月之水也陰之極。日自左而奔右,歲行一周。月自陰而還陽,三旬一往。子為天正,寅為地常。四正為上,以左右為門,陰陽旋轉之機,應天地虧盈之數。六十載支幹同日神頭,後有顯說。
    六合之德甲子己醜換貴德
    甲寅己亥三元承天德
    甲辰己酉敗幹失地德
    甲午己未敗夫承妻神貴德
    甲申己巳陰往陽承陽幹敗絕德
    甲戌己卯自官從旺夫妻德
    丙于辛醜陰盛歸陽藏敗德
    丙寅辛亥天地貴神重換德
    丙辰辛酉丙祿相合承地複敗德
    丙午辛未祿氣相資生合德
    丙申辛巳祿承本祿生成德
    丙戌辛卯陽承本官幹合德
    戊子癸醜陽附貴而陰懷德
    戊寅癸亥陽附陰神相濟德
    戊辰癸酉祿命吉神德
    戊午癸未祿命太過不承德
    戊申癸巳各守舉而不敢刑德
    戊戌癸卯陰貴暗符重貴德
    庚子乙丑支幹合換貴自盛德
    庚寅乙亥陽附陰大貴德
    庚辰乙酉金水未成用德
    庚午乙未幹祿不備自敗德
    庚申乙巳帶刑帶鬼帶食德
    庚戌乙卯祿承陰會小享德
    壬子丁醜祿會官承換官德
    壬寅丁亥祿貴本元生氣德
    壬辰丁酉貴會氣承清潔德
    壬午丁未支幹不合陽祿陰符德
    壬申丁巳本合無刑陰貴德
    壬戌丁卯往來換官德
    若夫顯說之外,非至聖則難言。二儀同德,歸一而可測。搜造化伏現之機,格有無奇儀之會,發揚妙旨,神鬼何誅。疑誅為殊,乃鬼穀自謂臨於神鬼之妙,豈鬼神之所見誅也。   
    甲寅己未己醜上文秀人臣調鼎格,下秀而不清中貴格。
    甲辰甲戌己亥上下祿命秀合重者,守德侍從,一本添己酉。
    甲午己酉重敗祿夫奔妻,有秀無祿格。
    甲申己卯正夫絕妻貴奔夫正貴格,可作侍臣並非長遠之用。
    甲子己巳祿厚重合奔妻,夫地清貴上品格。
    丙寅辛未辛醜上承妻貴奔夫大順格,下夫奔妻德通變秀和格。
    丙辰丙戌辛亥上自合承官妻貴格,下德貴相承自清格。
    丙午辛酉秀合神頭祿,先利後敗,夫婦文貴格。
    丙申辛卯支幹無地秀而不英格。
    丙子辛巳陽祿扶義,陰德相承,生旺格。
    戊寅癸未癸醜上有貴暗官不清格,下有地相通貴蝕格。
    戊辰戊戌癸亥上妻奔夫神頭祿清貴格,下官輕承秀兵印大權格。
    戊午癸酉支幹失地,無官有祿,空秀格。
    戊申癸卯妻貴扶祿承合不秀格。
    戊子癸巳癸祿往還秀氣人臣格。
    庚寅乙未乙丑妻重貴秀合兵印重權,上清下濁格。
    庚辰庚戌乙亥二者乃魁罡相承,兵印重承,上清下濁。
    庚午乙酉夫旺妻旺格,中而必敗。
    庚申乙酉祿頭專合人臣剛毅格。
    庚子乙巳秀合暗官奔夫貴格。
    壬寅丁未丁醜上陰地陽承反復格,下秀合不清高上格。
    壬辰壬戌丁亥上秀清祿會格,下濁名卑位高格。
    壬午丁酉陰附陽錄,陽承陰貴格。
    壬申丁卯妻貴夫承,官德相交,中貴格。
    壬子丁巳祿德會合暗官虛中大用格。
    夫寅午戌之類,乃五行體合三生之會也。子醜之類,地支歲合也。甲己之類,真氣德合也。寅醜未之類,天地真刑會也。甲得醜未,無合有合也。丁見亥之類,祿氣通合也。申見乙,支合幹也。甲見亥,幹合支也。各看失位之輕重,得地之清濁,上下配偶親疏之緊慢也。其神頭祿者,乃陰陽專位天地神會也。列八卦之真源,演五行之成敗,剛柔相推,有無合化也。故壬子之水應北方之坎,丙午之火實南宮之離,所以丙午得王子不為破,丁巳得癸亥不為沖,是水火相濟之源,有夫婦配合之理。坎離為男女精神之中者也,壬子見丙午,癸醜見丁巳,則先水後火,有未濟之象,又不如丁巳見壬子,丙午得癸亥也。
    庚申辛酉之金,應西方之兌。甲寅乙卯之木,象東方之震。凡甲寅得庚申不為刑,乙卯得辛酉不為鬼,是木女金夫之正體,明左右之神化也。木主魂,金主魄,二者左右相間不合,若能全合,則神之化生以間也。若庚申見乙卯,辛酉得甲寅,不為變識之用也。
    戊辰戊戌之土,為魁罡相會。乾坤厚德,覆載含生,不得以為反吟也。戊辰戊戌不為衝破,是土得正位於守元會也。
    己醜己未是貴神形體具備,守位貴貞,動靜不常,此四維真土,有萬物終始之道,非才能明於日月,器度廣于山川,大人君子孰能備德,況神頭祿各有神以主之,應日臨神,或左右運動於六合之中,盈縮於吉凶之變也。己醜土為天乙貴人,乙未土為太常福神,解百煞之凶,配一人之德,吉以吉應,逐凶釋凶。若得之當用,則為橫財之善。若戊辰為勾陳,戊戌為天空亡之神多遷改君師,外藩出鎮邊防,有所不常矣。丁巳為騰蛇之神,凶以凶用,吉以吉承,多熒惑之憂,有滑稽之性。丙午為朱雀之神,應陽明之體,文辭藻麗。甲寅為青龍之神,博施濟眾,得四方之利。乙卯為六合之神,主發生榮華和弱順倘。壬子為天后之神,主陰隙天德,容美多權。癸亥為玄武之神,乃陰陽極終,有潛伏之氣,從下如流,雖名大智,非軒昂超達於士,不司姑息,順則安平,逆則奸危。庚申為白虎之神,利於武而不利於文,有抱道旅羈之性,善中嚴內,色厲內荏,有仁義,好幽僻。辛酉為太陰之神,懷肅殺之氣者,有清白之風,為文章和易不世之才。然後各以親疏休旺定之也。
   

    水土名用

    土本無一方之氣,從水妻之義也。陰陽各逐四時成就。辰中有乙,則木土成之,故在寅卯辰中之土,隨木之生旺也。魁裏藏辛,則金土成之,故在申酉戌之土,隨金之生旺也。貴神得癸,則水土成之,故在亥子醜之土,隨水之生旺也。未隱丁火,則火土成之,故在巳午未之土,隨火之生旺也。大體如此,則其土之用,皆喜於辰戌醜未也。戊氣從戌從巳,戌火鐘而土育,  巳火極而土成,  己氣從亥從午,亥火之絕也。土生午火之旺也,土音蓋己午為火極,戌亥為火熄,父母極熄而子孫成之,與水之異也,二氣俱逆,戊得醜而為巳得未,己自亥逆至木旺,戌自己逆至醜旺,天地之中庫于辰,金土之會成於戌。然則水上當育於寅。陰陽之中,卯酉為無止之地,子午為夫旺婦極之所。醜乃木立形而上藏,甲為金成而土衰,戌作魁而利,乃土發之獨用,不從四時之義也。其立用之方,蓋土無定形,雖載其文,而未可究其指,故存之以待來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光般若問道峰 的頭像
心光般若問道峰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