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打坐的時候,閉起眼睛,眼前都是一片無明(即黑暗)。如果身心稍有點定力,就可以突破眼前的無明。突破了無明的人,行、住、坐、臥,眼前都是一片光亮。通俗一點講,就是內在靈性的力量蘇醒了。
用“五陰”來劃分,這是處在“色陰”中,還未走出色陰。如果能從光明中走出來,就突破了色陰。突破色陰的人通常會達到色空不二,對眼前的人、事、物、理不會執著。有,如同沒有,所謂的“目空一切”。但是,修行人往往會長期住在這種大光明中。
如果用“五濁”的理論來對照,此時的境界已經超越了“劫濁”,也就是不會再受三大阿僧祇劫的輪回了。但是,只有突破了“五陰”,才能徹底超越“五濁惡世”。所謂“五陰”,就是“色、受、想、行、識”。所謂“五濁”,就是“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
處在色陰裏還談不上開智慧,只有突破五陰後,智慧才會打開。處在色陰裏的人還會有顛倒夢想。因為他還沒有突破身心的感受。許多人處在這種大光明中,不知道如何修。晚上演三師就提出了這個問題。他能提出這個問題,說明此時他就處在這個境界中。
現在我們把眼睛閉起來,額頭裏面一定是一片漆黑。如果你自性的光明產生了,你睜眼閉眼,額頭裏面都是一片光亮。繼續修下去,你就能在這個光明藏裏看清自己的每一個起心動念。如果這時候你不知道如何用功,雖然處在光明藏裏,你仍然看不清自己的每一個起心動念。也就是你沒有把“覺知”培養出來,對生死仍然做不了主。所謂的“做主”,就是能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的每一個念頭。
在修行的境界中,首先要突破的就是眼前的無明。有的人眼前的無明雖然沒有突破,但理上能明白一些。也有的人憑著自己的毅力,投入很多時間修煉,也能突破眼前的無明(即現大光明)。但對修行的理論仍不通達。
道宣律師在終南山修道的時候,還沒有得道,只是憑著自己堅定的道心,就已經感得天人為他送飯。他當時的境界是睜眼閉眼都感到眼前一片光明。可是他無法從這種光明中走出來。也就是說他被光明包圍著,無法跳到“光明”之外。
處在這種境界中的人,往往雜念比較少,最不願意接觸人、事、物、理。一旦接觸,就會心煩意亂,眼前的光明就容易被破壞。因此,處在這種境界中的人都不願意出來做事,他無法把自己訓練到做事的時候心不散亂,光明也同樣出現。
當年道宣律師處在這種境界中時,窺基大師去接引他,這也是他的因緣成熟了。窺基大師是阿羅漢再來,一見到道宣律師就告訴他,他現在的境界是在“色陰”區裏。意思是不值一提,還沒有入門,不要執著在這種境界中。當時道宣律師誤以為處在光明藏裏就可以超越生死了。也可以說如果他一直處在光明藏中不出來,黑白無常、閻羅王是抓不住他的。但是只要他走出光明藏,一起心動念,閻羅王就能抓住他。
但是,作為一位大菩薩,他絕對不會長期處在這種光明藏中,不出去度眾生。鑒於道宣律師的這種狀態,窺基大師只好把他的茅篷燒了,逼他下山。如果他一個人長期住在山上,處在清淨中,就無法提起正念,看清自己的妄念。當茅篷被燒掉之後,他就走出山林,到紅塵中去接觸眾生,講經說法了。
在接觸眾生的過程中,由於眾生帶著種種的願望和要求去煩擾他,這時候他才能看清自己的起心動念,才從光明中走了出來。如果沒有眾生煩擾他,他會提不起正念,每天處在光明中,既不昏沉,也不散亂,當然也不會進步。這種狀態說清醒,又不是非常清醒。而一個真正的修行人,不會讓自己始終處於這種境界中不用功,而會關注自己的起心動念。
學佛入門的第一塊敲門磚,就是要用來敲破無明,讓自己內在的光芒閃耀出來。用道家和密宗的標準來衡量,處在這種境界中的人,身心已經和合暢通了,身體上的一些小毛病完全可以不治而愈。
這樣的人到臨命終時,可以隨著自己眼前的光明進入色界天。佛陀把娑婆世界分成三個層次:欲界、色界、無色界。當突破色界,進入無色界,眼前又是一片黑暗。但這時候的黑暗實際上是一種力量,是陽極生陰所致。也就是說亮到極點時,就會出現黑暗;黑暗到極點時,又會出現光明。這樣反復數次之後,眼前就是一種清醒、靈明、常寂的狀態,既非黑暗,也非光明。一個遊絲般的雜念出現都會感覺到,看得清清楚楚。
處於這種境界中的人應該多接觸事物,借此看清自己內心的反應。若不接觸事物,會誤以為自己身心很寧靜。接觸事物多了,眼前的光明會自然消失。明白了這個道理,就應該大膽地去體驗,下一步就會“白雲繞山轉,青山永不動”!當這種境界出現時,勉強來說,生死已經能做主了,但還沒有入佛位。
眼前的光明出現時,阿賴耶識的寶庫並沒有打開,八識心田裏的習氣仍然沒有消除,過去所學的東西還無法調出來讓今生受用。如果大家眼前的光明還沒有修出來,同樣可以借助外界的人、事、物、理,包括最瑣碎事情,來體察自己的起心動念。譬如當別人對你無理取鬧時,你要觀察自己的心是如何反應的。當遇到令人高興的事情時,你也要看此時自己的心會如何反應。
“光亮”是一種現象。既然是現象,就是有為法。既然是有為法,就有生滅。一個得道的聖人,他的身心永遠都處於常寂光中,處於清醒、靈明、覺知的狀態裏。何為“常寂光”?就是無相之光——既不黑暗,也不光亮。
過去祖師大德在拿香板打人、罵人的時候,他們的覺知仍然如如不動!而常人一做事,覺知就丟了。打坐時還勉強能保持覺知,一下座,覺知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臨終不被境轉,做得了主,靠的是覺知。平時不被順境、逆境所轉,靠的還是覺知。
最高境界不是刻意的覺知,而是全然的覺知。比如砍樹,人是覺知,斧頭是覺知,木頭也是覺知,一切都是覺知,變成一個大的覺知。
大家靜坐的時候,能否聽見自己的心臟跳動和血液流動?呼吸聲和脈搏的震動是否也能聽到?聽不到,說明你的心還沒有靜下來,還沒有從外入內,還是處於散亂、顛倒中。
修行的層次一個比一個難突破,最難突破的是“色陰”。因為是第一次,沒有突破的經驗。如果能突破第一層的色陰,自然就掌握了規律,再突破後面的受、想、行、識就容易了。
過去許多祖師大德幾十年都處在這種光明裏走不出來。唯一的辦法就是走出茅篷,不再打坐。也就是不再以“坐”為禪,而是以“行、住、臥”為禪。古人講行、住、坐、臥都可以禪、都是禪、都在禪。可是現在許多修行人都進入一個誤區,只會在“坐”中修禪,不會在“行、住、臥”三方面修禪。而想突破眼前的光明,走出光明狀態,必須在其他三方面修煉。
去年冬天從江西來了一個沙彌,他說他打坐時處於萬里晴空的狀態中,問我下一步該如何做。他不像有些修行人那樣,隨時隨地都處於萬里晴空的狀態中,即便睡覺也是如此,根本不需要打坐。而他只是打坐時才處於這種狀態中,往那裏一坐,念頭自然消失。因此無法進步,當然也不會退步。
這時候如果告訴他故意生起一個念頭,他很快就會從“萬里晴空”的狀態裏走出來。過去在禪堂裏,當那些老禪師發現有人出現這種狀態時,就會用香板把他趕出禪堂,讓他到外面去做事。即便不讓他做事,也不會讓他再打坐,而會讓他去跑香,去繞佛。
如果眼前的光明一去不復返,說明還要重新做功夫。正常情況下,出現“光明”的人,自己的起心動念已經可以把握一部分了。
有個信徒問我何為“河住江翻”,我回答說:“不知道!”他不懂,我告訴他,他還是不懂。如果我告訴他:“乾坤顛倒”即是“河住江翻”!他就會接著問:何為“乾坤顛倒”?因為他沒有這個體驗,你怎麼給他解釋,讓他想像,他都不懂,都無法想像。
就像一個沒有當過國家主席的人,你讓他想像一下當國家主席的壓力,他根本無法想像。他只能用自己的頭腦去想。但是他的想像根本無法達到國家主席的境界,因此他也就無法感受國家主席的心態。
又如一個沒有生過孩子的女人,你讓她想像生孩子有多痛苦,她根本無法想像。因為那是一種切身的感受,是要用身心去經歷和體驗的,而不是用頭腦去理解。悟境有兩種,一種靠感悟,另一種需要體驗,也就是感受。感受和感悟在本質上是有區別的。記得有人問過我:“明心見性以後怎麼修行?”我把他“混賬”了一頓!如果有人問你們明心見性以後怎麼修行,你們怎麼回答?
如果我回答:先熄滅你內在的貪、嗔、癡。當你真的明心見性了,再來問我,我再告訴你。假如有一天他真的明心見性了,他就已經證得了“無師智”,自然不問自通,這時候他就明白自己當初問了一個多麼幼稚的問題。既然他知道用什麼方法達到明心見性,怎麼可能不知道如何繼續往前走呢?既然他走進了東華寺的大門,怎麼可能找不到大雄寶殿呢?既然知道前面的功夫怎麼用,怎麼可能不知道後面的功夫怎麼用呢?
將來你們出去以後,也會經常碰到這類問題。有的人可能會問你:省長怎麼當?凡是當省長的,都是從縣長、市長慢慢升上去的,在此之前他就已經學會了處理行政事務,怎麼不會當省長呢?修行人問的第一個問題應該是:如何去除自己內在的貪、嗔、癡和各種妄念?可是有的人一上來就問:明心見性以後怎麼修?如果是問如何明心見性,還勉強說得過去。
今天晚上覺西師說他在做事的時候,無法保持一心不亂。如果你真的用心去做事,譬如鋤草的時候,整顆心都集中在鋤頭上、草上、地上,這不就是一心不亂嗎?如果你很散亂,鋤頭就會挖偏,把莊稼苗給挖掉。你能每一鋤都挖中,這本身就是一心不亂。你在地裏勞動,心就要在地裏。如果你的心跑到廚房去了,就叫“散亂”。人在哪里,心就在哪里,這就叫“同一體”,也叫“不二”。這是修行人首先要做到的。
現在大家坐在觀音洞裏,心就要放在洞裏,不要考慮其他事情。如果你人坐在洞裏,心還在考慮其他事情,今晚你的靜坐就沒有收穫。要想一心多用,先要達到一心一意。達到一心一意以後,才能一心多用。
演三師,針對你目前的境界,你會不會用功?(答……)你的認識是正確的,一個修行人必須這樣。當你種菜的時候,就不要想著打坐;當你打坐的時候,就不要想著種菜。只有這樣,你才能入道。除此,沒有第二個辦法!
拜佛的時候就不要想著打坐,打坐的時候就不要想著拜佛。你只要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就是在道中,不需要刻意去尋道。可是當我們做事的時候,事情是千變萬化的,這時候我們就應該觀察自己的心態是否也跟著在變。在與人交往的過程中,當別人給我們好臉色的時候,我們要體察自己的心是如何反應的;當別人跟我們過不去的時候,我們也要看自己的心如何反應。
實際上來到我們面前的每一個人和每一件事,都是來幫助我們修煉,幫助我們磨練這顆心的。我每天接觸這麼多人、這麼多事,你們可能會問我還記得誰,還記得什麼事,我可以告訴你們:什麼都不記得。如果十天才接觸一個人,這個人就會在腦子裏停留很久。如果一天接觸十個人,結果一天下來,一個也記不得。
你想達到“無住、無停、無記”,就必須出去面對六塵。也就是面對色、聲、香、味、觸,再加上種種瑣碎的事情(即法塵)。六塵接觸多了,你自然能達到無住、無停、無記。可是一旦需要的時候,你所接觸過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又都能調出來。實際上這種反應我們每個人都有過,曾經接觸了很多人,過後都忘了。幾年後突然見到某個人,還能回憶起來。
但常人不是如此,他們是需要的時候調不出來,不需要的時候,又經常從腦子裏冒出來。這是因為散亂造成的。如果一個人長期處於定中,他經歷過的每一件事,當不需要的時候就不會出現;當需要的時候,自然會出現,而不是通過頭腦思維把它想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光般若問道峰 的頭像
心光般若問道峰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