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一本教兒經,萬古傳流到如今。 若是人家有一本,興家創業人上人。
樁樁事兒說得好,句句言語句句真。 有用兒孫聽此教,無用兒孫不留心。
說起人家養兒女,有了兒女望長成。 乳哺幼年千般累,移床換布勞母身。
齋麻葷痘求神佑,抽箋問卦許願心。 度過痘麻病魔齡,父母方才放寬心。
怕兒玩水生意外,又怕登高嚇成驚。 略有傷風並咳嗽,急忙前去請醫生。
請得醫生堂中坐,父母旁邊側耳聽。 聽得好時心歡喜,聽得不好悶沉沉。
兒病恨不將身替,調理湯藥不離身。 喜得兒女病體好,人情禮物謝醫生。
請媒說合婚姻事,選擇門當戶對人。 傳庚遞帖婚姻定,花費父母多少銀。
教兒學內攻書史,教女針繡莫懶身。 讀書應把書為事,切莫學內哄生生。
哄了先生欺了己,紙裏包火怎瞞人。 甘羅十二為丞相,孫康年幼便成名。
莫說年輕不曉事,玩玩耍耍混堂經。 書要讀熟字要正,打恭作揖學斯文。
同學眷友休怠慢,有大有小禮上行。 放學路上休跑跳,免得旁人說先生。
回家先把父母拜,見了伯叔禮相迎。 家富長讀不改腳,家貧不過兩三春。
縱然難把功名就,也算知書識禮人。 讀得書多無價寶,一字不識好傷心。
別人寫字不認得,癡眉癡眼望著人。 曾見幾個無用子,頑皮賴臉惹禍精。
在家制謊哄父母,學內制謊哄生生。 父母先生被他哄,長大後悔怨誰人。
自古常言說得好,一無成來百無成。 不會讀書把田種,種田也要用番心。
隔年辦下來年種,免得來年哀求人。 過了大年休使懶,有田有地要勤耕。
鍘些草皮窖些糞,麥苗壓糞長得青, 百般還要看節令,跟時伴節認得真。
椿樹蓬頭浸穀種,秧田扒得一掌平。 敬了家神下穀種,下時手要撒得勻。
灑映上下須仔細,趕早栽種趁天晴。 請得工夫殷勤待,有灑有肉好用人。
栽種完了多蓄水,恐防田裏水不深。 秧苗要薅三遍草,稗籽扯淨莫留根。
若是天陰無事做,捶些山草搓些繩。 養蠶提籃多采葉,煮繭取絲利不輕。
方了蠶桑田禾畢,棉地忙鋤怕草深。 六月炎天休貪睡,鋤頭口上出黃金。
秧薅三遍出好穀,棉薅七遍白如銀。 麥黃早割要早打,又怕狂風遇天陰。
池放魚苗要水淺,芋頭腳根要擁深。 閒時疏菜多多種,免得吃飯少萊吞。
早打大麥做些酒,壺瓶酒兒好待人。 谷兒黃了就要割,穀又乾亮草又新。
土泡稻場過細碾,坑坑窪窪滾難行。 揚曬歸倉包穀種,那早那遲要記清。
起了大田種些菜,蘿蔔白菜半年程。 苦蕎莫和甜蕎種,大麥須跟小麥耘。
田壟茅柴淺淺砍,多留腳根好翻生。 莊稼收完無事幹,些小生意做幾分。
莫誇家財有萬貫,從來坐吃山也崩。 自古成人不自在,自在到老不成人。
吩咐兒童多撿糞,積糞猶如聚黃金。 錢糧本是皇上要,多多少少早還清。
還了糧米收銀票,免得保甲走上門。 男大須婚女大嫁,隨高就低好迎親。
富人有錢應熱鬧,窮家小業本不能。 切莫借錢裝體面,裝了體面受了貧。
有借有還猶自可,有借無還被人論。 三年之利過於本,一本一利看人情。
付錢取字要親手,莫留字跡惹禍根。 凡事多做長久計,事到臨頭有法行。
莫把雞犬看輕了,犬守夜來雞司晨。 槽內有豬過細喂,半年豬兒過百斤。
于人世上人眼淺,只重衣冠不重人。 穿得齊整人欽敬,穿得襤褸被人輕。
紡綿織布興家事,男男女女一條心。 逢時過節多吉慶,做件新衣出人情。
綾羅緞疋雖然好,不及青藍布衣巾。 這是居家真實話,說於兒孫仔細聽。
無田無地做買賣,開店鋪面要尋人。 貨物是草客是寶,癡漢不把本讓人。
縱然貨物價錢小,大小買賣好藏身。 出貨求財說好話,切莫開口就罵人。
一人傳十十傳百,後來生意誰上門。 不信但看發財漢,和顏悅色好性情。
買賣不成仁義在,一團和氣福自生。 有智使智心要小,無智使力腳莫停。
遊手好閒非了局,那裏搶得半分文。 肩挑貿易雖然苦,勝如沿門乞討人。
地裏不生無根草,皇天不生無路人。 百樣手藝百樣好,只怕玩要不認真。
茶館酒店休出入,花街柳巷切莫行。 少年子弟江湖志,手裏無錢難為人。
有錢年大三十歲,無錢不值半毫分。 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錢人。

客到家中無款待,走到人家無人親。 在家不會迎賓客,出外方知少主人。
男兒十五宜家計,年到三十半輩人。 少年不把家計造,老來想做已不能。
凡事要好問三老,年老之人閱歷深。 任憑後生多伶俐,不識不知枉勞心。
禮下於人終久好,好高自大更難行。 堂上父母多行孝,養兒防老為何因。
父說腳軟腰又痛,母叫眼花頭又昏。 非是父母假裝病,人到老來百病生。
精神血氣都衰了,舉動何能比後生。 夏天怕熱冬怕冷,風燭瓦霜一樣形。
疲癃殘疾形容改,兼之涕唾濕衣巾。 人人都要活到老,父母年老重于金。
舉人家中孝順子,和顏悅色莫主嗔。 凡事體貼父母意,父母年老莫遠行。
恐防父母思念我,何如朝夕不離身。 縱無銀錢買酒肉,菽水承歡亦可行。
米要舂熟菜要爛,飯要新鮮味要勻。 皆因父母年紀大,無湯無水口難吞。
俱健父母容易過,孤單父母更傷心。 要茶要水*兒子,兒子出外叫孫孫。
縱然媳婦能孝敬,兒女更該高一層。 全在兒女行孝道,孝子萬古永傳名。
孟宗哭竹冬生筍,王祥為母臥寒冰。 董永賣身為葬父,天賜仙女結為婚。
可見世間行孝道,皇天不負行孝人。 堪歎世人不行孝,父母當做陌路人。
妻話不辨是與非,橫眉冷眼對雙親。 埋怨父母無家當,害得自己受艱辛。
豈知致富要奮己,自立自強不求人。 勤儉二字黃金大,幾個懶漢把家成。

男不耕讀女不紡,縱有祖業難昌盛。兒女嬌生又慣養,私買果餅不辭貧。
若是父母想肉吃,便說手中無分文。敬甚菩薩拜甚神,父母就是活佛尊。
在生不把父母孝,死後何須哭靈魂。總之父母如天大,殺生難報父母恩。
孝友傳家千古重,兄兄弟弟同根生。常言兄弟如手足,無手無足不像人。
兄友弟恭全家樂,切莫忤逆鬧紛爭。獨柴一根難引火,朋柴火焰自光明。
有酒有肉多兄弟,急難何曾見一人。打虎還要親兄弟,上陣更是父子兵。
三兄四弟人抬舉,無兄無弟被人輕。走東走西少説明,種田作地有誰跟。
世間難得親兄弟,兄弟同心家必興。有了兄弟不和順,細微小事便相爭。
枕邊言語甜如蜜,聽了妻言變了心。扯東罵西說父母,撥弄兄弟是非生。
每到此時要三省,萬勿傷害手足情。所以古人重兄弟,請坐細聽便知音。
開元本是唐天子,華萼樓中弟兄親。薑家大被同臥起,田氏分財悴紫荊。
伯夷叔齊首陽餓,千秋萬古永揚名。至於夫婦前生定,夫妻之道要講明。
夫是陽來婦是陰,陰陽調和萬物生。少是夫妻老是伴,一言一語切莫輕。
夫唱婦隨好家計,裏裏外外要小心。更有一等要緊事,無理莫要強逞能。
觸犯國法非小事,飛蛾撲火自燒身。有甚委屈忍不住,寬宏大量福自生。
道路不平眾人鏟,天理畢竟在人心。寧可自己吃點虧,吃得虧來待得人。
八字衙內如虎口,書役差班活吃人。傾家蕩產猶小事,擔驚受嚇怕五刑。
誰說銀錢好買命,王法森嚴豈容情。世上多少逞強漢,到頭何曾有收程。
饒人不是癡漢子,癡漢斷然不饒人。有勢有力休使盡,留些好事與兒孫。
千年田地八百主,那裏認得這些真。凡事讓人非我弱,每日檢點十二辰。
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賭博場中出餓莩,摸手摸腳不成人。
人是英雄錢是膽,好漢無錢是廢人。先說有錢逞好漢,頭家借貸重人情。
還有一事不好說,怕你罵我作書人。銀錢輸光賣田地,田地輸了剝衣巾。
勸人須要勸到底,說話何妨說分明。知音君子過細想,言語淺來事理真。
婚姻本是緣份定,三茶六禮接進門。賭博哥兒做家賊,簪環首飾偷出門。
長賭長輸不計較,憑空設法罵婦人。責駡婦人不如意,拳打腳踢不容情。
婦人被他磨不過,只得含淚兩離分。賣了婦人再來賭,兒女丟在九霄雲。
上層既難對父母,下層何能保子孫。赤手空拳誰看顧,溝死溝埋賭博人。
我說這話非假事,賭博後來全然清。勸君及早回頭想,賭博場中不可行。
平時親近有道士,一舉一動照他行。邪言亂語非正道,說長說短是非人。
一嘴兩舌說慣了,那管好歹亂搭經。或說人家閨門事,或說人家破衣巾。
或說人家貴與賤,或說人家醜兒孫。或說人粗並人細,或說人家破衣巾。
甚至無事也生非,明刀不怕話傷人。光宗耀祖無難事,只在天理與良心。
天理就是良心發,良心就是天理生。天理良心四個字,善人惡人此中分。
壞了良心沒天理,天理既沒少良心。天理良心知講究,還須敬重讀書人。
讀書之人明事理,天理良心講得清。入學中舉會進士,豈只八字命生成。
先是祖宗陰德好,又是風水來湊成。私積陰德人不曉,更是讀書認得真。
五經四書字字熟,詩詞歌賦件件能。惟願鄉鄰做官宦,不是親來也是鄰。
讀書往來門第過,自然氣象不同人。有文有理子孫好,說句話兒也相親。
我愛斯文人愛我,為人都是一樣心。買田買地憑文約,文約之中無弊情。
婚姻喜事需簡帖,簡帖稱呼要分明。即此兩樁誰不要,無論貧富用得成。
過年體面帖門對,人名賬務記得清。萬里江山一點墨,從來一字值千金。
這是人家要緊事,虛心請教老先生。遠水難求近處火,遠親不如左右鄰。
親戚有錢長來往,朋友無錢不上門。同坊同住無親疏,過年過月要相親。
莫把鄰家看輕了,許多好處說你聽。值來賊盜憑誰趕,必須喊叫左右鄰。
萬一不幸遭災火,左右鄰居也可行。或是作田並種地,左右鄰居好請人。
或是見官並跪府,左右鄰居把冤伸。或是子孫並赴考,左右鄰居借得銀。
或是家中不和順,左右鄰居善調停。任是遠親多豪富,看來不及左右鄰。
教訓兒孫敬老者,老者安之聖人心。朋友信之千個好,少者懷之愛要真。
齊家治國平天下,勢大不可壓鄉鄰。做官莫打家鄉過,三歲孩兒喊乳名。
所以孔子與鄉黨,恂恂如也似不能。聖人尚且重鄉掌,何況你我平常人。
鄰居或來借物件,應他之急感我情。鄰居或來托辦事,盡力而為幫其成。
鄰居或來借柴米,分多潤寡不空行。就是鄰居得罪我,寧可負我莫負人。
人情似紙張張薄,也有先富後來貧。也有朱門出餓莩,也有白屋出公卿。
也有半輩成家室,也能兒女一大群。也有年少早先娶,到老膝下無一人。
既有生來就有死,生生死死不由人。萬事勸君多忍耐,舉頭三尺有神明。

凡事都要多思量,想前想後莫欺心。心口如一終久好,只是心非難為人。
堪經念佛修行路,持齋戒殺上等人。修橋補路陰功大,善惡報應甚分明。
知命君子看得透,方知報應不差分。請坐細聽吾言語,略說一二便知情。
如何年老絕了後,口是心非殺得人。如何年老多兒女,熱心快腸求得人。
曾見有人通閨閣,教女之道切要聽。女子生來人家去,為媳為婆自然清。
為媳第一行孝道,孝順公婆兩大人。若是小姑並小叔,勝如同胞共乳生。
清早打掃堂前地,燒茶煮飯要衛生。碗碟盅盞勤勤洗,不乾不淨被人評。
女兒幼小無知識,多在外面笑駡人。管兒管女要自管,莫要人家說上門。
穿衣吃飯量家當,怕的醃髒臭氣腥。衣服多洗幾盆水,顏色新鮮愛煞人。
衣裳笑破不笑補,補有針腳莫現形。洗臉梳頭要潔淨,做鞋做腳莫粗心。
打油紡線三更睡,楠機梭管要辯清。紡得布好高位價,做出衣裳一掌平。
時勸丈夫做好事,何減齊女賦雞鳴。賢女敬夫自古少,先是規矩守得真。
見人說話莫插言,低頭落眼少笑盈。貨郎門前搖引誘,勿可輕步出房門。
若要買花並買線,有兄有弟方可行。賢妻良婦家中寧,沒有要事不出門。
不往東家去伴作,不到西鄰去打燈。不說人家長和短,不管人家假和真。
一心一意好家計,不賣風流自做人。上替丈夫裝體面,下為兒孫留美名。
賢德二字人稱羨,豈同醜婦那樣人。說起醜婦真堪笑,一張雀嘴會罵人。
頭不成頭腳不腳,瞅東望西顯媚情。不貪活計貪口味,好吃懶做反扯能。
說她針線做得好,大裁小剪不如人。架起車兒打瞌睡,紡的紗來線不勻。
一樣棉花兩樣線,黑如鍋底粗如藤。別人賺錢他折本,反說經濟無眼睛。
瞞了丈夫買肉吃,只該一金去二金。貪嘴借人雞子吃,被人辱駡實難聽。
丈夫看得氣不過,打他幾下了不成。不是投河就吊頸,尋死放潑在房門。
告了東鄰告西舍,反說丈夫沒良心。一朝兩次做慣了,後來膽大亂胡行。
敢於打街並罵巷,敢於挾制丈夫身。無志丈夫由她做,做得醜事不堪聞。
男子無計窮為伴,婦人不賢難翻身。一世人身非容易,為人一世要存心。
存心自有天知道,切莫錯過好光陰。寸金失了能掙回,失卻光陰無處尋。
一過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男男女女都一樣,興家立業比才能。
兄弟同心家必興,妯娌孝順奉雙親。若是不把父母敬,後來子孫照樣行。
若是有人知書事,後來一定人上人。奉勸傳承教兒經,子子孫孫萬年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光般若問道峰 的頭像
心光般若問道峰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