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徒都知道,道教修行比較注重身體,實際上佛教修行也要修身體,而道教的修煉最後也是歸到修心態上來。可是因為許多人在修身體這一階段都沒有辦法完成,所以往往會誤以為道教一直在修身體,根本沒有在心態上修。

 

  佛教是以修心態為主,附帶修身體,因為從佛教的觀點來說,我們的身體是不究竟的,是個軀殼、是四大假合,百年之內必須把它扔掉。道教比較偏重修長生,所以在修身體這一方面,下的功夫比佛教要多一些。

 

  今天我們就講一講身體的精、氣、神與修道的關係。至於這個話題在去年的十月份講過一堂類似這樣的課,那時候沒有錄影、有錄音,我不知道道基整理出來沒有(道基今天晚上來了沒有?……)

 

  藏傳佛教也是比較注重修煉身體,尤其是對精、氣、神這方面論述得比較多。人們往往一聽到“精、氣、神”,總誤以為是後天的精、氣、神,尤其是練氣功的人。實際上密宗以及道教所講的精、氣、神,指的是先天的精、氣、神,並非指後天能生育的精子,也非“呼吸之氣”。後天的精、氣、神,對修道而言,沒有多大幫助。即便是要強身健體,修煉的也是先天的精、氣、神。

 

  如果一個人體內的精、氣、神充足的話,平時的手腳(尤其是冬天)都是暖融融的。在夏天呢,手腳是一種清涼,絕對不是手腳出汗!也有許多人在修到某個階段的時候,手腳都出汗,實際上這也是一種好的現象,是體內的濕氣排出來了。

 

  當一個人體內的氣脈暢通以後,手腳都軟得很!即便你是一個老人家,做一些高難度的動作,都可以做到。一般認為老人家的手腳不靈活是骨頭硬了,實際上這只是現象,根本原因是精、氣、神沒有了,失去得太多了,身體裏面筋骨的生命力不足了,腎水不足了,沒辦法滋潤筋骨了,所以它就老化了,變得比較僵硬了。

 

  我們佛教裏面有句話叫做“皮包血肉筋纏骨”,當一個人的生理機能衰老了以後纏著骨頭的這條筋就萎縮了,所以一些高難度的動作都做不出來了。摔一個跟頭,幾個月過去了身體還在痛,甚至容易摔壞。而一個小孩兒呢?天天都摔跟頭,爬起來就跑,什麼問題也沒有!

 

  因為一個小孩子的精、氣、神,一點也沒有漏失掉。也就是說他保持著先天的、最原始的精、氣、神。當我們修煉到一定的程度,返老還童了以後,摔在地上也像小孩子一樣,爬起來照樣走,不容易被摔傷。

 

  為什麼有的人的關節、脖子、腰很容易扭傷、很容易脫臼呢?就是體內的精、氣、神不足了。纏著骨頭的這條筋,猶如鬆弛了的彈簧一樣,沒有彈性了。所以動不動就把脖子扭了,“落枕了”,腰扭傷了。

 

  為什麼小孩子沒有這種情況呢?因為小孩子的筋骨就像彈簧一樣,非常有彈性。我們通過修煉,體內的精、氣、神充足了以後,首先是身體裏面的暖流自然就會產生。當這股暖流產生以後,傳遍了全身,身體得到滋潤了,我們身體的彈簧,也就是連接肌肉和骨頭的這條筋得到滋潤了,又回復彈性了。

 

  如果你修煉得好的話,即便你是八十歲,身體的元氣——精、氣、神,仍然如同青少年一樣!為什麼過去那些大修行的人,他有超乎常人的精力,一直用不完?他一個人的工作量可以相當於十個人、甚至一百個人的工作量,他根本就不知道疲勞!因為他本身的精、氣、神比較充足,再加上他對事業的專注,把身體的能量全部用到事業上去了,沒有被身體的欲望消耗掉。

 

  昨天來了幾位道教的居士,向我提了幾個問題,他說:三十歲以前,沒結婚的時候,精力那麼充沛,也沒有夫妻生活釋放掉,精力都到哪里去了?等到結婚以後,夫妻生活很頻繁,精力又是從哪里來的呢?

 

  他問的這個問題很現實,我們在座的有一部分是出家人;有一部分是在家人,而且有過家庭生活。我不知道你們有過家庭生活的人是否注意過這個問題?

 

  後天的精、氣、神,原本是不存在的,正是有了後天的欲望,先天的精、氣、神,才變成後天的精、氣、神。也就是說你後天的精、氣、神消耗得越多,越會影響你先天的精、氣、神。你修行的層次也會一直上不去!因為後天的精、氣、神,它是先天的精、氣、神降下來的。我曾經做過一個比喻:水蒸氣降下來變成水,水遇到低溫又變成了冰。修行就是把冰化為水,把水再變成水蒸氣蒸發上去。

 

  道教、密宗裏面一直提到任、督二脈與修道的重要關係,還有中脈與開悟的重要關係。我們漢傳佛教和禪宗很少提到,即便是提到,也是用一種非常巧妙的語言。對於那些沒有入道、沒有悟道的人來說,他們根本聽不懂!

 

  為什麼過去的禪師們要用這種方式來表達道呢?就是為了避免不明白修道的人來誹謗。還有就是怕修道的人對身體、對精、氣、神去執著。因為真正修大道和身體沒有絕對的關係,和精、氣、神也沒有絕對的關係。身體和精、氣、神只是修大道的一個基礎,修完四禪八定,這個肉身和精、氣、神就用不上了。

 

  可是我們現在這個時代,有幾個人是修完四禪八定的?有幾個人是把精、氣、神修好了的?道教裏講的精、氣、神,勉強相當於漢傳佛教的四禪八定,實際上四禪八定的境界,要比道教裏面講的四個階段的境界要高得多。

 

  道教裏面的四個階段是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入虛、煉虛入道,勉強可以和佛教的四禪八定靠近,密宗修完了左、中、右三脈,跟四禪八定、跟道教的四個階段都非常接近,但在細節上還是有出入。

 

  現在的許多修行人,因為沒有把身體修好,所以你就沒有辦法把身體空掉。要想把身體給空掉,首先身體要通、要透,否則的話,這個色身就沒有辦法空掉!你的色身空不掉,你就沒有辦法讓心靈入道。我們現在坐在這個地方,感覺最明顯的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肉體存在,而且還痛得不得了,我們的心態怎麼能入道呢?

 

  你要想空掉這個色身,首先你的氣脈要暢通,在氣脈暢通之前,精、氣、神先要充足。精、氣、神不充足,全身的氣脈怎麼能夠暢通呢?就像一條水管,要暢通,首先要保持水流不斷。

 

  如果說一條水管子裏長期沒有水的話,管子就容易生銹、堵塞,一旦有了水,剛開始的時候就難以暢通。你必須要把它敲敲打打,把裏面的鐵銹渣滓給排出來,管子才能夠暢通。如果水管子裏面長期保持有水的話,就不容易堵塞,即使偶爾堵塞了,很快就會沖通了。

 

  修行以及入道、得道,靠的不是“氣”,但它在最初階段又確實與氣——先天的元氣,並非呼吸之氣——有關係。真正入道是靠“光”,但是入道以後,光也靠不上,和光也沒關係了。而且這也只是修道的一個階段,不是修道的全過程。為什麼許多練氣功的人,修到一定程度就再也上不去了?你要想上去的話,除了修佛家功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真正的密宗是禪宗,你修密的不管是哪一宗、哪一派,要想圓滿成就,你必須回來落入禪宗上,方為究竟圓滿,否則的話,你都是在四禪八定中轉來轉去,在你的色身上用功。

 

  我畫的這個圖,這條線相當於前胸的任脈,這一條線相當於後背的督脈,中間的這條線,相當於密宗和道家講的中脈。如果這三條線不暢通,你想入道、開悟、成佛確實不可能。

 

  但是我要對大家說清楚,你就是任、督二脈以及中脈暢通了的人,未必能夠開悟成佛!但是真正開悟成佛的人,他的任、督二脈以及中脈,絕對是暢通的!就是這麼奧妙。

 

  為什麼靜坐的人要氣沉丹田?氣沉丹田只是修行最初的一個階段,千萬不要把氣沉丹田當作修行的始終方法,一百天就修完了,就超越了。氣沉丹田,也就意味著能量沉丹田。前面的能量沉入丹田以後,它就從下麵往後跑到尾巴骨的地方,從背後升上來,升到頭頂,又還精補腦了。

 

  可是有幾個人能達到氣沉丹田(即能量沉入丹田)而又不從前面漏掉呢?往往是能量一沉入丹田,性欲就會旺盛,凡夫根本管不了自己!如果說自己修道的心比較強烈、願力比較大的話,當這個能量到了下面,就容易從後邊尾巴骨順著脊柱升上來,就沒有欲望了。

 

  在道家,這個地方(會陰穴)叫做“三江口”,也就是任脈、督脈、中脈彙集的交點。能量就是從這個地方漏掉的,也就是說夫妻生活頻繁的人,能量就全部從前面漏掉了。

 

  這個代表男女生殖器,男女在做夫妻之間的事情時,男同志釋放陽氣、女同志釋放陰氣,陰陽二氣一碰撞、一結合,身體裏面就會有一種快感。當我們把初禪修完了以後,進入二禪了,也是陰陽交合的時候,渾身會有一種欲醉欲仙的感覺!那種感受不知道要比凡人做那個凡事的感受要強烈多少倍?!這就是為什麼修禪定的人到達一定的時候,他根本就不需要夫妻生活了,他完全可以超越。

 

  四禪八定,初禪叫做“離生喜樂地”、二禪叫做“定生喜樂地”、三禪叫做“離喜妙樂地”、四禪叫做“舍念清淨地”。“喜”是指心理的感受,“樂”是指生理的感受。

 

  如果說你的能量沒有從下邊漏失掉的話,“精”就變成一種熱量。人體的熱量是由精產生的,這個“精”指的是先天的精,不是指後天能生育的精子。

 

  如果你能保持先天的“精”不變成後天的精子的話,它就能變成一種氣。這種“氣”是元氣,絕對不是呼吸之氣。你通過繼續修煉,它就變成一種“神”了。或者通俗一點說,變成一種光了,它在胸部以上這一帶,就是神,也即一種光。

 

  我們看到佛菩薩的像為什麼身上都有光呢?因為能量在胸腔到肚臍眼兒,是一種“氣”——並非呼吸之氣,是元氣,肚臍眼兒以下膝蓋以上,是一種“精”,有許多人一到冬天,膝部、手腳都冰涼,就是他的“精”不足。這裏說的精是指先天的精,不要理解成後天的精。當你通過修煉後,精就變成一種熱量,氣就成了一種力氣。再繼續修煉就化成神,這個神就變成一種光。

 

  它在體內的正常運作是:我們攝入五穀雜糧,通過胃的消化吸收,產生了一種能量儲存在我們的丹田裏面。也就是說變成了“精”。這個時候的精,還是先天的精。通過修煉以後,它就順任脈開始往下走,走到下面“三江口”這個部位。

 

  如果說你是禁欲的或者說是節欲的,通過修煉他就轉到尾巴骨,從後脊樑溝升上來了。為什麼我們修煉到這個階段,很難以再上升了,為什麼我們靜坐的人修煉到一定程度,後背就像壓了一塊磚、一塊石頭一樣,很難以再往上沖呢?

 

  我們前胸有個“十”字,後背也有個“十”字,如果背後這個十字打通了以後,背後一定會放光!但是很少有人打通。打通以後,能量就會順著你的後脖子再往上升。這個時候,你的眼睛眉間這個地方,一定是金光閃閃!

 

  此時,你會誤以為自己得道了,甚至開天眼了,實際上它只是一個階段的現象。過了這個階段,它又進入了眉間,經過鼻樑、經過上嘴唇、然後經過兩邊的法令線,再經過下巴到咽喉。咽喉就非常難以暢通,咽喉暢通的人,他說話、念咒語的聲音,絕對會有一種震動力,也就是我們平常說的富有磁性。

 

  也有一種人,他並沒有修煉,說話為什麼也有磁性呢?這種人本身的能量已經足了,已經從後面上來以後,走到咽喉了。他本身的能量就很足,雖然他也有夫妻生活,但他還有多餘的能量跑到後面,再上來。當把這個咽喉打通了以後,經過這個胸腔再往下走。

 

  經過這個胸腔的時候,會憋得非常難受,你會誤以為得了胃病。實際上不是胃,就是胸腔。胸部的骨頭會痛,我們經常會看到一些長期坐禪的人,捶打胸腔。胸腔打開的人,絕對沒有煩惱,不會生氣。你別看他罵起人來像獅子吼叫、咆哮一樣,但他絕對不是真的生氣。有的人他雖然不發火,但他的氣會憋在胸腔。

 

  當一個人要發火的時候,他會往外呼氣,也就是把胸腔裏的氣全呼出去了,氣不憋在這個地方了,他也就發不了火了。他所謂的發火,也只是把胸腔的氣給罵出去、吵出去而已。胸腔空了、松了,他也就沒有火可發了。所謂的“發火”,就是氣促使他不得不發火。

 

  如果這個氣再繼續往下降,就把丹田以下全部通了。下半部全部暢通了以後,人的身體絕對沒有欲望。這個“欲望”指的是生理上的欲望,即通常講的性欲。為什麼常人會有性欲呢?就是因為他後面尾巴骨這個地方的能量轉不到後背上面來,他憋在前面,因此就要發洩。

 

  要是不發洩的話,就必須通過修煉,讓這個能量轉到後面上來。這個地方沒有一股能量憋在那裏了,就沒有凡夫的這種生理現象出現了。這些通常要修多久呢?如果你方法不懂、或者不正確、你的時間用得不夠,你一輩子也修不完!正常情況下,一年的時間就完成了。也就是說一年的時間,這些方法再也用不上了,都屬於“歪門邪道”了!和修道已經沒有關係了。

 

  過去那些老禪師在禪堂裏從來不講這些,因為凡是能夠進禪堂的就類似于研究生、博士生了,試問在研究生、博士生的課堂裏面,怎麼會講“a()o()e()i()u()、ü()”呢?這些都應該是在小學一年級就結束的課程。可是由於長期以來禪堂裏面都不講這些,佛教裏面就都認為這些和修道沒有關係。如果突然有一天某位法師或者是禪師在禪堂裏面講這些,大家就都說他是“歪門邪道”!

 

  過去的五大宗——偽仰、臨濟、雲門、曹洞、法眼,他們都談到過這個問題。但他們是用一種非常隱諱巧妙的字眼在談。通常用的“廳前柏樹子”、“竹根禪杖”等,大家連做夢也不會往這方面聯想!或者用“三江水”來比喻,你們怎麼可能想到講的就是這個話題呢?尤其是一個沒有悟道的人,根本不會朝這方面想。

 

  當你的任、督二脈的精、氣、神充足了以後,他就不是圍繞著整個身體轉了,就不走前胸後背了,而是直接進入中脈,從頭上出去了,頭就開始放光了!這個頭就像一朵蓮花一樣打開了。任、督二脈通,還是最初的,當任、督二脈通的階段完成以後,就進入中脈直接上來了,直接從頭上出去了。

 

  真正的中脈通了,頭頂這朵蓮花打開了,出去以後,才是修道的開始,在這之前都是打基礎。燒香、拜佛和這個有關係嗎?!你們知道燒香、拜佛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嗎?原始佛教有沒有這些事情做呢?

 

  一個人的任、督二脈以及中脈暢通了以後,他做事即便是很累了,躺下來休息半個小時就可以恢復了。你就是再慢,一個時辰——兩個小時——足以恢復了,能量馬上就補充滿了!

 

  我們常人的能量都到哪里去了呢?全部變成後天的東西,從下邊漏掉了。你要想不讓它從下邊漏掉,你就要最初讓它從尾巴骨轉到後背,從脊樑骨升到頭頂上,再從前胸降下來進入中脈,從頭頂出去。

 

  你不讓它從下面出去,你就要讓它從上面出去;你沒有辦法讓它從上面出去,你就必須讓它從下面出去。否則的話,你就要發瘋、就要變態!除此以外,沒有第二個辦法。這也就是為什麼人家說禁欲的人心理都不健康!除非你降伏了這個身體、四禪八定修完了,生理上這三條脈路暢通了,你的心理絕對健康,不會變態。

 

  之所以心理變態,是因為生理上有一股力量迫使你不得不這樣想、不得不這樣做,而心理上又有一股力量強制自己不能去這樣想、這樣做(即禁欲),身心失衡、導致心理變態。所以降伏心之前,先要降伏身體。因為就一個凡夫而言,都是被身體推著走,不可能讓心理影響生理,都是由生理影響心理。只有聖人才能夠以心理影響生理,用心理帶著生理來走。常人都是被生理牽著走!

 

  我這樣講了以後,你們不要執著在身體上去修,我剛才講得非常清楚:它只是一個修道的基礎,這個基礎你不修完、不打牢的話,你想真正的修大道(煉神入虛)啊,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們現在所謂的“修煉”,充其量也就是煉這個身體,同時附帶著修這顆心。但是你的身體沒有暢通,這朵蓮花沒有打開、東西沒有出去,你所煉的心也都是不究竟的。都是隨著情緒波動,今天心情好,明天心情又會一落千丈!聖人之所以有一顆平常心,是因為他基礎已經打牢固了、已經平靜了,生理不會波動了,所以他的心態能夠平靜。

 

  一個得道的人,他體內的能量充足了以後,是往上升,促使這朵蓮花打開,本來面目沖出去。而一個將要死的人,他的能量沒有了,根本沒辦法把這個神識送上去。由於能量從下邊走掉了、散掉了,含不住神識了,神識也會脫體、也會跑掉。一個人的能量足了以後,能夠促使神識飛出去,但他絕對不是像將要死的人那樣,四大分裂、元氣沒有了,神識含不住了,與那種脫體是不一樣的。

 

  上堂課我教大家靜坐的時候,要把屁股下面墊個兩寸高的墊子,後邊尾巴骨的地方成半圓形,氣血就容易暢通。你如果平坐在這個地方,尾巴骨就折疊起來,呈九十度,氣血就不容易上升。這些對於最初坐禪的人來講都是非常重要的,對於一個長期坐禪的人來講,根本不存在這些問題。

 

  因為他早已經把四大修完了,已經空掉了。試問大家,一個四大空掉的人,他的氣血、能量怎麼可能不暢通呢?正是由於四大沒有暢通,你的身體才忘不掉、空不掉啊!

 

  過去的高僧大德,哪一個不是氣宇軒昂,有用不完的勁?!腦袋瓜子都像一個大西瓜、大皮球一樣!我們現在這個腦袋比起祖師爺們的腦袋,一個個都是乾癟乾癟的!為什麼是這樣的呢?我曾經做過比喻,我們的頭就像一個蓮花苞,如果下面的能量很足,他就長得飽滿;如果下面沒有足夠的能量往上輸送,這個花苞就會幹乾癟癟的、根本開不了!即使開了,也是小小的。

 

  佛教雖然注重在心態上修煉,但是如果你的身體不處理好的話,心態根本靜不下來。佛教不是不承認身體對於修道的重要性,只是不注重修身體。另外在過去,修行的人思想單純、心念專一,在修身體這方面,根本不值一提,不知不覺就已經修完了。

 

  我們現在專門修身體還修不完、不知道怎麼修,根本不知道如何把身體修完以後,再來修心態!過去祖師爺們講“大道不離身心”,我們現在雖然口口聲聲也說在修身體、在修心態,但是很難把這個基礎打牢固。

 

  過去禪宗裏特別注重“不倒單”,現在很少有人提到這個問題了。但是你要想有大的成就的話,要想把身體這一關修煉好,還必須要有一個階段訓練不倒單!在這個階段,你生理上所有的病都會出現。

 

  這個時候,你千萬不要以為是修行以後產生出來的病,實際上是你身體裏面原本就潛在有病,只是還沒有萌發出來。現在你是通過禪坐把身體裏面原本潛藏的疾病,像用探測器探出來一樣,提前讓它分期分批地釋放出來,不至於讓它由小病集成大病,有一天突然爆發,乃至不可收拾了!

 

  我有幾個朋友,從發現自己有病,半年多的時間就去世了!我昨天下午從廣州回來的,前天到廣州去送我的一個徒弟,他是患白血病往生了。因為他在最後兩天處於昏迷狀態中一直在喊師父,廣州離這裏也比較近,我就於前天下午坐大巴去了。趕到廣州已經是晚上了,去了以後他已經往生了。我給他念念經、把他的頭拍了拍、打了打。

 

  他發現自己有病了以後,沒多久就去世了。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出現呢?因為一旦發現自己有病,就已經是晚期了。為什麼靜坐的人很容易身體有病呢?實際上是他身體原本潛在就有病,當一個靜坐的人,他體內的元氣——能量產生了以後,它流通到哪里,那裏如果有病,就有反應;沒有病,它就很快通過。

 

  有病的地方,它就通不過去,就憋在這個地方。一旦憋在這裏,病就很快爆發出來。你誤以為是打坐生病了,實際上他原本就有病潛藏在內。這就好比探測器從地下探出了炸彈、地雷,我們不能說是因為探測器使地下有了炸彈、地雷,而是原本有人在這裏埋下了地雷、炸彈。只不過是通過探測器提前把它探出來,消除隱患而已!

 

  身體的元氣在體內流通,如果流到上腹部,你出現胃病了,你以為是“氣”造成的胃病,實際上是你的胃原本就不太好,元氣流到這個地方通不過去,出現了反應。那麼你通過一系列的方法對治,讓氣通過了,你以後就不會再生胃病了。

 

  現在幾乎沒有人能夠將生理上的這股力量喚醒,有時候好不容易修了一點點能量,又漏掉了。從哪里漏掉的呢?不僅會從夫妻生活方面漏掉,還會從六根漏掉。你眼睛看多了是一種“漏”、耳朵聽多了也是一種“漏”、嘴巴講多了更是一種“漏”!六根都會漏。為什麼強調修行人上來第一步,就要關閉六根呢?

 

  當你的六根關閉以後,生理裏面的這股力量才會自動進入任、督二脈以及回到中脈裏邊。當我們一個人在節欲、甚至禁欲的時候他的能量(通俗點講就是精、氣、神)全部是儲存在任、督二脈和中脈裏邊。當一個人縱欲的時候,就意味著他的任脈、督脈、以及中脈裏邊的能量全部到了下邊,從下面給發洩掉了。

 

  我傳授給大家的七節動功,其中第三節“河住江翻”的主要作用就是開通你的尾巴骨的。尾閭這一關是非常難過的,一旦把尾巴骨打通了以後,能量就會順著後脊樑往上升。“河住江翻’”就是為了不讓能量從前面漏掉,而是讓它從前面轉到後面來。

 

  “河住”,河裏面的水停止了,不再流了。“江翻”,大江大海裏的水多多啊!再多的水它也能夠從下邊翻到上邊來。前面這條河流永遠停止了,不再漏掉了,全部到後面,翻上來了。河住江翻的實際意義就是這樣!“河住江翻水倒流”,逆流者為聖人,順流者為凡夫。如果我們能夠把這些修完的話,充其量也只是修完了四禪八定,何況我們連這個基礎都很難修完。

 

  你們在座的不是有人練過“女神功”嗎?為什麼練女神功的人,吸一口氣憋在丹田,他眼前會放光呢?實際上他也是由鼻子深吸一口氣憋在丹田,往下一壓,後面的氣就上來,跑到眉間,眉間就開始放光。

 

  有的是吸一口氣,一壓,直接進入中脈,又沖到眉間,沖到頭頂上,他也放光。它只是利用後天的呼吸之氣,把先天之元氣帶動、點燃,真正放光的不是後天的呼吸之氣,而是先天原有的元氣。

 

  氣功裏為什麼那麼注重“採氣”,注重“吐故納新”呢?都是為了起一個火柴點燃的作用,它是“道”的一個最初的階段。“光”,它也不是道,只是一個入道的標誌。

 

  如果七節動功大家好好練的話,你這三條脈,一年的時間就修完了,就暢通了。即便是你不信仰宗教,你練這七節動功,也會起到強身健體、延年益壽的作用,祛病健身是沒有問題的。如果你是修道,用來提高你的能量輕而易舉!

 

  為什麼一棵樹會枯萎呢?就是因為能量不往上輸送了。一個人為什麼枯萎了呢?也是能量不往上輸送了。如果能量很充沛,一直持續不斷地往上輸送的話,人的身體就不容易枯萎,樹木也不容易枯萎。

 

  在這裏再講一下,為什麼我們佛門裏非常注重吉祥臥。因為吉祥臥的時候會把這個管道口——三江口的地方折疊起來堵塞,能量很容易從這個尾巴骨升到你的後脊樑背,甚至還會從中脈往上升。

 

  如果你不是採用吉祥臥的話,能量就不會往上升,中間也不容易上來、後面也不容易上來,而是停留在下部,很容易就從下面漏掉了。所以吉祥臥,就是把“三江口”的出水管給折疊起來,堵塞了。

 

  尤其是男同志在這方面很明顯,你如果是不想遺精的話,惟一的辦法就是採用吉祥臥!但是你的能量充足到一定程度,還沒有化掉的話,這個辦法也不是很管用。你必須要把冰化成水、水變成氣,把它從上面散發掉。否則的話,它肯定從它後天的通道出去。

 

  真正先天的通路是從上面出去,所以當一個人上面打開了以後,他吸收能量就不僅僅是從食物中攝取了,他從上面就可以吸收進來,從頭上進去。動功的第一節“觀音請聖”的動作,就是為了起到這個作用。

 

  當能量充足了以後,又關閉不掉下面,那麼“仙鶴展翅”就是為了讓進入體內的能量達到陰陽平衡,首先關閉下面。但是一旦能量充足了以後,它還是會從下面後天的管道出去,那麼就必須採用“河住江翻”!

 

  “河住江翻”能量足了,陰陽還是不會協調。左右不平衡、不協調,因此就採用“乾坤旋轉”和“犀牛望月”。讓左邊的能量到右邊,右邊的能量到左邊,互相交合。交合了以後,陰陽均衡了,就開始在身體裏面盤旋。盤旋到一定程度,就開始一級一級往上走了。就像一個瓶子裏的水,30毫升、40毫升、50毫升……,滿了以後,瓶口就會打開,水就會出去。

 

  可是在逐漸滿的過程中,有的地方還有空隙,就像注射器吸了藥以後,裏面還有氣泡。在注射以前,必須要把氣泡排出去。你們知道為什麼嗎.?因為空氣進入血管是很危險的。打吊針也要把管裏的氣排乾淨,否則的話,空氣進入體內,隨著血液迴圈,栓塞了某個部位,就會出現問題。所以不管是肌肉注射,還是靜脈注射,都要把空氣給排出去。

 

  動功的“荷花搖擺”和那個“立地沖天”,搖搖擺擺、“呼、呼……”就是要把氣給排出去。既古老又科學!可是你們根本不知道它的作用是什麼,要你們練,有的人就是不練,比打他還要難受!就像有的父母要小孩兒讀書,打死也不讀,“我幹什麼給你讀書?就是不讀!”

 

  “立地沖天”,腳跟要往下跺,跺的同時要呼氣,必需要配合呼吸才有用。即使我今天講給你們聽,你們也感受不到,因此你們還不會深信不疑,只是若信若疑。因為你沒有感受到,怎麼會深信無疑呢?除非你切身感受到了以後,才會深信無疑!

 

  疑惑心,是我們障道的一大根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光般若問道峰 的頭像
心光般若問道峰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