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歲的時候,我一度執迷地想要瞭解存在是怎麼一回事。就我的記憶所及,我始終對於宇宙感到好奇,但在我生命中的某一個時間點,這份好奇變成一種止不住的渴望。最後,這種渴望變得太強烈了,我非得找到一些解答不可,否則無法繼續過我以為的「正常」生活。

 

在這之前,我試過把科學當成一個找到解答的可能來源,但是我對科學觀點的冀望,沒多久就幻滅了。我永遠都忘不了高中三年級第一學期上高等生物學(一)的那一天,生物老師為我們講解大自然的一些令人驚奇之處,這時我忍不住問他,在他描述的這一切背後到底有什麼更大的目的存在。我的老師只是笑著,並用真的是詩情畫意兼具的措辭解釋說,我提的是一個屬於目的論的問題,所以不適合在課堂上討論。當時我並不知道目的論是什麼意思,但是我的老師表現出我的問題一點都不重要的樣子,讓我覺得很窘。他繼續上課,我則重新評估上不上高等生物學(二)的計畫(最後我終於選修雕塑課二,這堂課的男女比率是一比二十——要學生物,這種課顯然比較好玩)。

到我大二的時候,不滿的種子已經長成龐然大物了。我發現科學對我們怎樣演進到這裏的解釋,幾近荒謬可笑。簡單說就是:很久以前生命始於某個原始的海洋,那時,正確的化學成分、元素、條件「湊巧」聚合在一起,「噗」一聲——生命就這樣蹦出來了。連達爾文那個了不起的進化論也把這套方程式必須有更高指導智慧的需求有效地抹煞掉,暗示突變的發生純屬意外,一個物種當中只有強者才能生存下來、繁盛興旺。

這種「純屬意外」的說法真的是太過火了。這些人是認真的嗎?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知識分子能想到的真的只是這樣嗎?他們真的相信大自然這一切複雜又精巧的奇跡,全都不假「任何」形式的宇宙智慧指導就形成了嗎?我知道人類經過多年塑造的宗教觀念有一些相當幼稚,但是這個觀念似乎一樣天真。說到製造火箭和烤箱,這種科學觀念是很管用沒錯,但說到更深層的議題,它就只會讓人大失所望而已。

 

我的一段積極而且波折時起的研究過程於焉展開。整個研究範圍從心理學、神話學、宗教,到神智學(theosophy)、靈知說(gnosis)、埃及古物學、還涵蓋各個時代的種種秘傳教派。

我也開始注意夢。我瞭解到夢是汲取知識和瞭解的一個不可思議的來源,也學到夢的世界是一個門戶,通往其他和我知道的世界一樣實有、一樣重要的經驗次元。我開始練習清醒作夢,這門在作夢狀態完全清醒過來,然後有意識地操縱事件的藝術。但是我當時並沒有完全瞭解到,我正按照我自己的信念和期待,重新設定我的內在經驗。

一九七 O 年,我拿起我的第一本賽斯書。賽斯是不具肉身的人格和老師,他透過當時在世的珍·羅伯茲在出神狀態時口授資料。賽斯口授的資料到目前為止(譯注:一九八八年)已出版十冊。賽斯讓我非常感動,所以在一九七一年初,我發現自己開著車前往紐喲州的艾爾密拉,與兩個朋友應珍·羅伯茲之邀,去參加她每週一次的 ESP 課程。雖然賽斯書當時已經擁有相當廣大的支持者,但是那時候外界對珍的工作才剛剛開始感興趣,所以她的課堂上只有一打左右的學生。

珍會先進入出神狀態,讓賽斯「通過」,而賽斯果然是一位了不起的老師。

我變成珍班上的常客,幾乎每個週一都會驅車來回紐約市和艾爾密拉一趟,每趟長達十小時,如此過了幾年。說我受到珍和賽斯的課影響,實在太輕描淡寫了,因為,上了那門課之後,我才開始真正而且深刻瞭解到,每個人都在創造自己的實相。我也學會傾聽多重次元的內我發出的聲音,不管我有多少問題,都能夠從中找到答案。

我對形而上學的認識越多,對靈魂出體經驗的興趣就越大。我決心藉由第一手的經驗,來增進自己在這個領域的知識。大約是一九七二年的夏天,我無意間發現個相當容易引導靈魂出體的方法(你在第十二章會學到這個方法)。我的第一次經驗實在太令人驚奇了,我永遠不會忘記。

我四肢伸展躺在臥室裏的一張安樂椅上,暗示自己將會有靈魂出體的經驗:接下來我發現自己在一個距離我的公寓大約三十二公里的公園裏。小時候,我常常在這個公園玩。我覺得無比地興奮,充滿真的像漣漪那樣在我體內流動的能量。四周到處都是樹木和綠地,但是不知為何,這一切比我以前見過的還要鮮明逼真、生動活潑、色彩繽紛。仿佛我踏進了一座魔法森林,處處閃耀著生氣和活力。這一切好像不只是真實,而是超級真實,我因為能量而振動著,感到欣喜若狂,但也覺得不知所措。我知道自己在哪里,但不知道自己怎樣到的那裏。這時我忘了自己剛剛坐下來練習靈魂出體。我覺得非常恍惚,到最後終於認定有人偷偷將迷幻藥或其他藥物放到我的飲料裏。我低著頭才發現自己一絲不掛。我開始有點擔心,心想,「這下好了,我在艾利譚公園不知吃了什麼奇怪的藥,整個人恍恍惚惚的,還沒穿半件衣服,該怎麼辦?我要怎樣回家? 」我就東遊西逛,一邊振動著。樹則發著光,但奇怪的是,我的困境並沒有讓我太過心煩意亂。

太陽才剛剛升起,公園裏除了我看不到半個人。然後我經過一個遊戲場,看到一個小男孩在裏面玩。這場景似乎很奇怪,因為小孩年紀很小,卻自己一個人。我走到圍著遊戲場的柵欄旁邊,看著他。這小孩給人某種非常怪異的感覺。突然間,他直視我的眼睛說:「這個宇宙都是你的!」瞬間,我想起我的身體在三十二公里之外。我剛剛試著脫離肉身,而且成功了。我出體了。我興奮、開心的不得了。想都不想,我就抬起雙手像火箭一樣地飛出去。我以前作過很多次飛行的夢,但是這回很不一樣,這絕對不可能只是我的想像。我飛、我轉彎、我旋轉,我在艾莉潭公園的樹林上空翱翔。我正常的自我意識完全存在。正在進行它此生前所未有的飛行之旅。我在附近飛了一會兒之後,最後終於降落在公園內一座綠色如茵的山丘上。我覺得回去的時間到了。閉土眼睛,往後一靠,然後說「回到布朗克區,回到布朗克區」。我有一種在行進而且速度極快的感覺,然後我發現自己回到肉身裏。這時,我的眼睛雖然閉著,卻可以穿過眼瞼看到東西。我真是大開眼界!我透過眼瞼檢查我的房間一分鐘左右以後,終於睜開眼睛。有那麼一會兒,東西看起來有點奇怪,好像我還沒有完全對準合適的頻道一樣。過了一兩分鐘,一切才固著下來,恢復正常。我回來了,毫髮無傷!

這一次經驗真是讓我太震驚了,但我還是不滿意,因為我還未有意識地親眼目睹自己實際脫離肉身的過程,所以我訣心一定要做到。我繼續練習我新發現的這個技巧,有一陣子,我大概每隔一天就會出體一次。一兩周左右,我就能夠在房間裏漂浮出體的同時,一直清醒地覺察整個過程。

我的身體感覺好像快睡著了。但是,情況有點奇怪,因為我還是完全清醒。我真的是看著我的身體睡著。我可以感覺到自己歷經睡眠的每一個階段,但同時維持完整的意識。這實在太奇妙了!我還在我的身體裏,但我和它不再是用正常的方式連結在一起。我的肌肉無法動彈,雙眼閉上,但我卻能夠穿過眼皮,靖楚看到房間。不知為何,我就是知道該做什麼。我用意志力讓自己往上移動。我敬畏地看著自己非物質身體,或說靈體的腿,從肉身的腿移出來,然後其他部分接著跟進。我站在臥房裏放署我的肉身的那嵌椅子正前方,然後走出門,列另一個房間去。和以前一樣,我覺得能量充沛至極、非常興奮。這時我突然想到,我再也不需門,所以我就穿過牆壁到客廳去,坐在一張椅子上,開始大笑起來。我幾乎不敢相信發生了什麼事。在那一刻,以一種深刻直覺的方式,我知道自己的存在並不仰賴肉身。

從那一次開始,我有過很多次靈魂出體的探險經驗。我對實相本質的瞭解越深,體外遠足的品質也越好,不久我就開始講課,分享我在靈魂出體經驗,賽斯資料、夢和形而上學方面的知識,目前為止已經超過十年。當我發覺大部分的人都覺得引導靈魂出體很難,而我可以提供一個連初學者相當容易上手的方法時,我決定寫這本書。

為了更容易學會靈魂出體的方祛,瞭解形而上學以及你自己的態度有何影響很重要,你對於宇宙運行的根本信念會影響你引導靈魂出體的能力,也會左右你遇到的經驗類型。因為這些原因,在你完成你自己的信念工作之前,你一定要依序閱讀本書,不要跳過說明,直接看練習。

之前已經提過,完成預先準備工作的時間長短因人而異。當你完成這個準備工作時,就接著練習引導靈魂出體的技巧。安排一個月的時間,每天練習。再次重申,認為你在三十次的練習當中將會擁有第一次靈魂出體經驗,是合理的。事實上,這樣的期待可以幫助你擁有第一次的靈魂出體經驗。不過,這裏也有相當大的變數。有人可能是試過幾次就出體了,也有人需要練習好幾個月。如果你不屈不撓,決心堅定,那你一定會成功。

另外一個你要牢記在心的因素是,你的整體環境和你的心智狀態。如果你的工作壓力很大,或你的生活方式讓你焦慮不安,也會干擾你的靈魂出體功課。如果情況是這樣,你最好在放假期間開始練習引導技巧比較好,因為這樣你就可以輕輕鬆松在放鬆的環境裏天天練習這些技巧。對於工作時間忙碌不堪的人來說,還有一個變通的方法,那就是連續在十五個週末練習引導技巧,這樣全部加起來就有三十次。這雖然不是最好,但對有需要的人來說,也是一個可行的選項。如果週末的練習沒有成效,你可能就得有一陣每天抽出時間練習,才能開始有進展。你一旦真的有進展了,就不要停下來——想辦法把靈魂出體功課納入你行事日曆當中,繼續下功夫。

 

創作者介紹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