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你開始記得夢並把它們記錄下來,你就可以開始在睡前先把自己設定好,進而主動操控你的夢。你可能希望設定一個能夠針對某個現有的困境,提供特定資訊給你的夢。或者,你可能只想要有個會讓你精神振奮的夢。你可以把夢當作是藝術創作的一個直接來源。你可以把夢設定成提供指引或資訊的管道,而且任何一個主題都行。內在實相的潛力是無可限量的。

透過重新設定來操控你的夢,這種技巧其實很簡單。基本上,你先決定你想要什麼樣的夢,然後想出一個能把你想要的那個夢的要素表達出來的簡單暗示。以下有一些例子:

今晚我做的夢會針對我接下來必須做的一個決定給我深入的見解。

今晚我做的夢會幫助我深入瞭解我和某某的關係。

今晚我在夢中會玩得很開心,醒來心情大好。

今晚我做的夢會針對我如何改善我的健康狀態給我深入的見解。

今晚我做的夢會幫助我和自己的能量恢復聯繫。

只要在入睡前給自己暗示就行了。最好是在你的思緒平靜下來,你非常放鬆之後,再給你自己暗示。除了心中默念或出聲念出暗示之外,利用具體想像來設定你想要的夢也有説明。你只要想像夢照著你的意思走就行了。在腦海裏盡可能把它想像得越生動越好,重複給你自己暗示約一兩分鐘之後,就讓你自己入睡。

祝你奸夢連連!

 

9.意識光譜:靈魂出體和清醒的夢

夢和靈魂出體之間有很強烈的關聯。想想人類體驗到一種「連續體」(continuum)的各種意識狀態,有助於瞭解這種關聯。

在這種連續體的一頭是,你快要醒來之前發現自己正在創造的那種夢。我之前提過,我相信在這類的夢裏面,我們試圖把我們從非物質實相得到的知識,轉化為物質世界的語言,這樣我們才能把一些這樣的知識帶回我們正常的醒時意識裏。在某些方面,這種夢類似我們一般認為的想像。不過,這並不是說這種經驗是假的。

再說,我相信夢的世界是通往未知世界的自然門戶,我們從那裏來,很快就會回到那裏去。

有時候,我們可能會發現自己所在的夢境當中,有很多類似想像的元素存在。但是在另外的某些

夢裏面,我相信我們所到之處,是和物質世界一樣真實的經驗次元。再次重申,這並不是說,如果具備一直在轉變或類似想像的元素,那這種夢就不足以采信,其實它們真實不虛。可以說不同類型的夢擁有不同程度的真實性——說白一點就是,擁有不同層次的物質和能量。

可以把清醒的夢想成是普通夢的「升級版」,沿著連續體更往前一步。清醒的夢是指作夢的人知道自己正在作夢。這種夢往往非常強烈逼真。平常的夢和清醒的夢之間的一個有趣的差異是,在清醒的夢中,作夢的人神智一清醒,夢中景觀似乎就變得比較連貫,比較不像夢。

我們繼續沿著假設的連續體前進,就來到了靈魂出體。這種意識狀態可大致分成,發生在物質世界的靈魂出體經驗,以及發生在非物質世界的靈魂出體經驗。我們可以把發生在非物質世界的靈魂出體經驗想成是升級的清醒的夢。

要達到定義的目的,非物質世界的靈魂出體經驗與清醒的夢兩者的主要差別,似乎全看個人的主觀感覺而定。清醒做夢的人認為他在夢中,他正在體驗的一切全是想像。他要不是沒有察覺,

就是不在意他的肉身在哪里。不過,正經歷靈魂出體的人完全知曉自己脫離肉身,也知道自己的肉身何在,而且認為他正在體驗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相信,在大部分的情況下,清醒作夢的人早已在肉體外設了基地,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罷了。

換句話說,大部分清醒的夢都是靈魂出體的一種形式。因此,我相信,不管我們記不記得任何一種類型的夢,我們每晚睡覺時都會離開自己的身體。

歷史上,清醒的夢一直是靈體旅行的有效途徑。很多學會靈魂出體的人,一開始都是先學會誘發清醒的夢。從清醒的夢轉到靈魂出體,基本上好像就是,明白你的肉身正在另一個地方睡覺,而你和它分開了這樣一件事。

我想我們這裏真正在談的是,對不同的意識狀態有不同程度的覺察。第一章就說過,靈魂出體經驗本身的具體化程度可能有高有低。有些清醒的夢可能從一部分在你體內,一部分在你體外的意識基地開始,而且隨著這個經驗的持續下去,加上你把焦點更集中在內在環境裏,具體化的程度可能會因此提高。當你發覺自己正在作夢,也明白自己出體了,那麼你的意識狀態便會因為知道自己出體而升級。然後這或多或少就會變成其他形式的靈魂出體,比方說你從臥房裏的肉身漂浮出來,而且有意識地目睹實際的出體過程。事實上,如果你想要的話,可以用清醒的夢作為你的發射點,從那裏回到你的肉身,然後再從臥房裏的肉身漂浮出來。在大部分清醒的夢裏面,你的意識已經把它的運作基地搬到內在世界裏。最刺激也最具教育意義的一些出體之旅,都是發生在非物質的實相。靈魂出體經驗通常比清醒的夢來得連貫。在某些方面,發生在物質實相的靈魂出體經驗反而

奸像「平凡」的不得了。你一旦出體了,你可能會在家中和鄰近地區到處看看,注意到一切真的都差不多一樣,也就是說,你可能會用飛的或走的穿過牆壁的事實除外。而且比起清醒的夢,內在世界的靈魂出體經驗通常比較連貫、比較不像夢。我相信這是因為在靈魂出體經驗中達到的特

殊知曉狀態所致。一般認為,內在世界的反應很快,因此,當你發覺自己出體了,正在體驗一個有憑有據的實相時,光是這樣的認知本身就會讓你更清楚地感知(和創造)。

羅伯·門羅(Rober Monroe)在他的《出體之旅》(Journeys Out of the Body)一書中,稱這些內在次元為「第二現場」(locale II)。他假設第二現場是一個「非物質環境,其運動法則和物質法則與物質世界的關聯非常薄弱」。他又說,這些地點住著有智慧的生命,第二現場則是「第二個身體所在的自然環境」(換句話說,第二個身體就是靈魂出體經驗採用的非肉身形式)。既然第二現場是第二個身體「自然」想去地方,所以,它將會被引到那裏去,不然的話,經過很長時間之後還是會到那裏。在我自己的經驗中,我也注意到類似的傾向。就算我一開始是在自己的房間往上抬升、離開身體,在周圍的環境裏探索,但最後在整個經驗結束之前,我往往還是會進入非物質的世界。

我認為,不論你是先在你的房間出體,再到第二現場,還是先在作夢狀態清醒過來,才發覺自己出體,基本上都無關緊要。但是這兩種經驗都具有教育意義,值得身體力行。在第十章,我們會練習涵蓋這兩種靈魂出體形式的各種技巧。那些對於其他世界的存在還有疑慮的人,一開始不妨以物質實相為焦點,在那裏逗留,設法收集某種證明他們出體的證據。

有些人在這裏似乎忽略掉的一點是,根本的信念系統對非物質實相的種種經驗有著重大的影響。如果你深信物質世界是唯一應該認真被看待或可稱之為「真實」的一個世界,那麼這個信念將會影響你在清醒的夢或靈魂出體時的經驗。非物質實相對思想的反應極為敏銳。僵化的設想真的會擋住一個人透過直覺、直接知曉的經驗,感知這些非物質次元的真實。

有些人認為,靈魂出體經驗只是一種清醒的夢,而清醒的夢說來也不過是一場夢罷了——也就是說,一種沒有客觀實相,只存在感知者心智裏的經驗。說靈魂出體經驗只是另一種形式的夢,是一個簡單又安逸的說法,這樣大家就可以留在唯物主義的假設之中,在我們的文化之中,這種假設至今依然居於主導地位。朋友們聽到你說你曾夢見自己飛到某人的公寓,比聽到你說你真的離開身體,來得更能夠接受(就算你能用你出體時看到某樣事後你可以證實的東西來為你的經驗背書也一樣),出體的經驗實相,是一種足以讓長久以來的信念基礎為之動搖的一個概念。乾脆把靈魂出體斥為虛構,只是另一種形式的夢,顯然簡單多了!但是,靈魂出體確有其事,我們(在第一章)已經看過一些有科學根據的事證。

靈魂出體的確切定義到底是什麼,現在還有一點爭議,有些人認為,靈魂出體就是一個人從肉體之外的視角感知實際的物質世界。這種定義也包含,一個人親眼目睹靈體離身,並且能夠從「靈體」的視角看到自己的肉身。也有些人認為,靈魂出體就是一個人不管對物質世界或其他經驗次元有無感知,都感覺到他自己的心智或覺察焦點在他自己的肉身外的一種經驗。這種定義包含一個人從作夢狀態開始的靈魂出體經驗,在這種經驗中,這個人可能到實有的內在(夢中)世界去。

為了弄清事實,我們可以把靈魂出體經驗分成幾種型態:

有意識地目睹你自己從肉身漂浮出來,並逗留在物質宇宙中。

有意識地目睹你自己從肉體漂浮出來;然俊到其他經驗次元去。

發現你自己出體,但是並未目睹實際的出體過程。

先發覺你自己在夢中,然後才知道你自己出體了。

只發覺你自己在夢中(在這種情形下:就算你自己不知道,你也很可能已經出體了)。

這裏有一個有趣的問題值得思考一下:正常的醒時意識是在我們那一個假設性的連續體的哪裏?這確實是一個尚未有定論的問題,但是我想提一下,就某些方面而言,靈魂出體經驗比正常的醒時意識更能夠讓人完整地看到他自己的真實本體。雖然,我們的日常意識似乎已經夠連貫了,但是我們對自身所在的更大背景瞭解有限,往往還是會影響這種意識。因此我們在正常的醒時狀態中感知的物質實相甚至有可能被當成是,我們太過專注在上面的一個夢而已。

我們可以說,靈魂出體經驗通常包含一種「存在不只依賴肉身」的直覺瞭解,因此可以被當作是我們正常醒時狀態的升級版。當然,這種知識——以及其他在出體時可以得到的一些瞭解——在正常的醒時意識中也能夠得到,所以說它是靈魂出體經驗才有的特性,並不正確。此外,之前就提過,有些人用僵化的想法扼殺了靈魂出體狀態的潛力。最後要說的是,我們一直在討論的各種意識狀態全部都是人造的區分,目的只是為了厘清事實而已。作夢的自己、清醒的自己、靈魂出體的自己、內在的自己(內我)以及靈魂都是一體的,所有想要嚴格劃分歸類的舉動,終究有其不足之處。我們不妨說,正常的醒時意識是在我們的假設性連續體的哪一個相對位置上,全由你的觀點決定。

這一切並不是說,人在出體時都不會產生幻覺。很多人在靈魂出體時見過物體、情景,甚至他們自己的身體,但事後證明他們所見的事物含有一些或很多想像的成分。相反的,有很多人陳述靈魂出體經驗時,能夠正確無誤地形容站在肉身的角度以及用肉身感官根本感知不到的物質景象和事件。藉由刻意要求或用意志力讓所有的幻覺消失,你就能夠減少出體時的幻覺成分。顯然,唯有不斷練習,這種技巧以及其他微調能力才能提升。

在我們的文化中,我們已經被訓練成,把智慧當成唯一可靠的聲音。我們與生俱來的直覺知識,則被我們摒除在外。我們學到的是:永遠要用理智質疑我們已經擁有的智慧。學習信任我們自己的內在知識,並且聆聽我們的直覺,是靈性成長的一個重要步驟。如果你真的信賴自己的直覺和感受,到最後你就是會「知道」,在大部分清醒的夢中,你實已經離開你的肉身了。把這個理論當作是你的工作假說(working hypothesis),你就會比較容易在作夢狀態引導靈魂出體,讓你自己能夠接觸到不這樣就會被封鎖的經驗和知識。

出體真正的竅門在於,學會你不管在哪里,在床的四周漂浮也好,在內在實相裏旅行也罷,你都能夠有效地運作。出體時,你能夠體驗到的意識程度所在多有。一般來說,經過練習,你的意識就會更加清晰。

 

10.出體必成技巧

靈魂出體很可能會是你這一生最刺激的探險之一。如果你下定決心,絕不輕言放棄的話,你一定會成功!只要記得:

出體很容易!

任何人都做得到!

你真正需要的只有欲望!

在一些出體經驗中,你會發現自己在自己的臥房裏,或是目前物質世界的另一處所在。在另一些出體經驗中,你可能會發現自己在一個不同的時間或完全不同的次元裏。有些靈魂出體經驗一開始是在目前的物質世界,後來才轉往其他的次元,或是反過來。只要練習,你對於內在領域的控制能力和熟悉的程度都會跟著提高。

 

技巧 1 的發現

出體的方法和方式很多,不過,其中很多不是含糊不清,就是過於複雜。我現在要說明的方法,就我所知是開始引導靈魂出體最簡單、最容易的方法。我最喜歡一個技巧是我個人在七 O 年代早期無意中發現的。當時,我正在做改變睡眠模式的實驗。我的作法是晚上少睡一些,下午則小憩一下。

有一天,我故意在睡了四個小時之後在清晨四點醒來,然後起床看書。大約二十分鐘後,我發現自己困得睜不開眼睛,但感覺十分放鬆。我想到,在這種近乎睡眠狀態的情況下,應該是我嘗試讓自己出體的最佳時刻。於是,我癱坐在一張舒適的安樂椅上,開始暗示自己:「我會來一次靈魂出體。我會讓自己睡著,但是不管我去哪里,我都會帶著這個醒時意識一起去」。

我一再重複這個暗示約一分鐘之久,然後我就有了我在前言描述過的那次出體經驗。這是我第一次仍在物質實相中做到了有意識的出體。這也是我第一次能夠用意志指揮自己回到肉身裏,並透過緊閉的眼皮看到我的臥房。

當我初次運用技巧 1 的時候,我還不熟悉靈魂出體的文獻。多年後,在流覽一些靈魂出體的書籍時,我才發現已經有人用類似的方法成功出體了。技巧 1 是由以下因素組合而成的:

出體者剛睡過一覺。

睡眠時間相對來說比較短(約三個半小時到四小時之間)

出體者故意保持一小段時間的清醒,才嘗試出體。

出體者在天快亮之前嘗試出體(見下文說明)。

出體者充分利用這個有利的時刻,給自己簡單扼要的暗示引導靈魂出體。

我相信,這個獨特的因素組合之所以很有效,原因有以下幾點:在嘗試靈魂出體前的那一段睡眠時間,讓出體者產生能量充沛又放鬆的狀態。你的身體已經恢復得相當多了,你的意識也一樣。此外,因為你剛睡過覺,所以你的意識似乎還很「接近」睡眠狀態。這就像內在意識和外在意識一直持續交流到你完全清醒為止。因為刻意縮短出體前的睡眠時間,所以你不會像睡過長覺那樣昏沉無力。此外,睡過長覺之後,你的肌肉通常很懶得動,但是不管想用什麼方式出體,肌肉放鬆都是一個重要元素。

嘗試出體前保持一小段時間的清醒,似乎對正常的醒時意識具有刺激作用,但又不至於讓它完全清醒而固著在物質實相上。這樣預作準備,你就能夠讓專注於正常物質實相上的覺察力「跨越」到另一種經驗次元裏。

我以前的老師賽斯曾表示,天亮之前那段時間是一天當中的「高能量」時刻。我個人的經驗恰可印證這句話的真實性,但是,這並不表示,上述技巧在其他時候無法施展。天亮之前那段時間並非要素,只能說它好像是特別有利於內外世界交流活動的時間。所以,如果你希望可能的一切都如願進行的話,這可能有幫助。

至於出體的地點,只要是你認為能夠讓你睡得舒服,覺得祥和寧靜的地方都可以。我一開始嘗試靈魂出體的地點,就在一張舒適的椅子上。這方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偏好。我之所以覺得那張椅子很管用,是因為它讓我有種儀式要開始的感覺。每次我一坐上那張椅子,就會期待靈魂出體。有些人可能寧願採取平躺的姿勢,也有人覺得斜著靠著比較有效。

 

技巧 1:自我暗示結合有利條件

運用這個技巧時,你在靈魂出體之前,通常會因睡著而暫時失去意識。

計畫先睡足三個半小時到四個小時(勿超過此限),然後在黎明前一個小時醒來。按照這個計劃設定鬧鐘。

醒來後,起床活動一下,讓自己清醒一陣子。有些人只醒個幾分鐘比較有效,有些人則是半個鐘頭剛剛好。你不妨試驗一下,從五分鐘列半個鐘頭,看看最適合你的時間是多久。

醒著的時候,你可能會想做點什麼事,只要記住:重點是保持安適、放鬆你的心情。你可能想要看書、聽音樂,或做其他可以讓你保持放鬆事情(順道一提,如果你想看點書,就要讀一些有助於你嘗試靈魂出體的東西。可想而知,鬼故事或恐怖小說不是明智的選擇)。醒了五到三十分鐘之後,找個舒服的姿勢,準備回頭睡覺—-不過,這一次在心裏要期待靈魂出體。

一切就緒後,立刻給你自己以下的暗示:

我會來一次靈魂出體。找會讓自己睡著,但是,不管去哪里,我都會帶著這個醒時意識一起去。我會帶著充分的覺察出體。

重複這段暗示,或是你自己的版本也行。然後讓你的心智隨著你一起入睡。有時候你快睡著了,又會突然清醒。每次一有這種狀況,你就重複暗示。

如果一切都按照計畫進行,你就會在睡著時暫時失去意識,然後發現自己醒過來,在物質實相或內在實相裏出體。然而,另一可能性是,你或許會發現自己沒有出體,而是在一種似睡非睡的狀態中。似睡非睡正好發生在入睡之前。在這種狀態中,雖然你的身體不再完全清醒,但你也不是完全睡著,你是介於清醒和睡著之間。一旦你學會辨認這種狀態,你就能夠像技巧 2 描述的那樣,利用它達到出體的目的。

不要太嚴肅!好好的玩!放輕鬆享受就行了。你可能會想要把鬧鐘時間設定在三十到四十五分鐘俊,以防你真的睡著了。鬧鐘把你叫醒之後,如果你仍有意願,還是可以再試試看。別讓自己輕言放棄。在達到你想要的效果前,你可能得試很多次。每次一做完,就把經驗紀錄下來。

如果你習慣睡足七到八小時的話,那你可能需要一點自律和決心才能讓技巧發揮作用。不過這個方法非常有效,值得一試。如果你不想要才睡幾個鐘頭就要把自己拖下床,你可以試試以下的簡化版。一旦你起了頭之後,這些方法不管哪一個可能都對你有用。但是在你成功有過幾次靈魂出體之前,我建議你還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上文說過的技巧 1 完整版比較好。

 

簡化版:

把鬧鐘時間設定在你平常醒來的前一個小時,醒來後,待在床上,重新設定鬧鐘,再躺回去,給你前文提過的暗示。然後就讓你自己重新入睡。

當你半夜作完一個夢自然而然醒來時,把那個夢紀錄下來,然後給你自己引導靈魂出體的暗示,再回去睡覺。如果你不記得你的夢,只要保持一分鐘清醒,給自己靈魂出體的暗示即可,設法增強你想要靈魂出體的決心。

只要在晚上睡覺或小憩之前,重複給你自己靈魂出體的暗示就行。

 

技巧 2:似睡非睡時出體

這個技巧完全把焦點放在似睡非睡的狀態上。似睡非睡狀態是靈魂出體的一個理想跳板。用技巧 1 的時候,你先是利用暗示,然後容許你自己在睡著時失去意識。用技巧 2 的時候:你並沒有完全讓你的意識睡著,睡著的只是你的肉身。你可以在你的臥房裏,進入似睡非睡的狀態,然後往上抬升:離開你的身體,但是對於發生的事又沒有失去意識。

你在睡前的任何時間都可以用技巧 2(你可以和技巧 1 並用。作法是,先照著技巧 1 的前四個步驟做完後,再用技巧 2)。

1.在你準備就緒,即將入睡之前,告訴你自己,你會當場發覺自己就要睡著,然後一發覺你就往上抬升,離開你的肉身。只要確定你的意向清楚即可。你會讓你的身體睡著,但是在整個過程當中保持意識清醒。告訴你自己,就算你的身體進入睡眠的「出神」狀態,你的意識還是在。

現在,看著自己睡著,有點像看著一壺水燒開一樣。千萬不要太過警覺,免得有礙進展。因此,你只需要稍微留意就行了。就讓你自己放鬆入睡,同時觀察過程。重點是,學會辨認你的身體進入睡眠狀態時你體驗到的那些奇怪又獨特感覺,並學會在這個過程中保持覺察。 這個技巧有一個稍微不同的版本,那就是暗示你自己,你會在進入睡眠狀態的中途,開始有

覺察。不要「看著你自己」而是暗示你自己,你一感覺身體開始麻木,就注意到,然後你會任由你的心智遊走。你的暗示可以像這樣:我會來一次靈魂出體。我一開始有睡意(或一感覺身體麻木),就會有警覺。

或者是: 在我睡著的中途,我會開始有警覺和意識,然後我會往上抬升,離開我的身體。

 

2.你順利當場發覺自己正歷經入睡的早期階段,你就會進入似睡非睡狀態。此時,你還在自己的身體裏,但是你絕對不是在正常的意識狀態。你很可能感覺自己好像癱瘓一樣,無法控制自己的肉身肌肉。不過,你還有其他「內在」的肌肉正等著你的指令。你可能會有剌剌的奇怪感覺,還會聽到詭異的聲響。你的身體可能會覺得麻木。經過幾次之後,你就會逐漸熟悉這些感覺,也會從中得知發生了什麼事。你或許可以透過眼瞼視物。現在,你只需放鬆,就可以出體了。你會有一種分離的感覺。儘管跟著那種感覺,快速又輕易地出去就好了。你想要的話,還可以想像自己和充氮汽球一樣輕飄飄的,在你的意志指揮之下,飄然而起。

 

在作夢狀態引導清醒的夢和靈魂出體

之前提過,我相信在大部分清醒的夢中,你的意識已經把基地移到你的身體之外,在這時候發覺自己出體,似乎會讓你的意識或多或少轉變成你用技巧 2 之類的方法達成的狀態。你可能真的會發現身在一個有著很多類似想像成分的夢境裏,但是,你一發覺自己出體了,就能夠轉化夢境,將自己投射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當然,你也可能無意變換夢境,因為你可能已經置身在一個值得探索的經驗次元了。

不管什麼時候,只要你一發現自己在一個清醒的夢中,你就可以藉由發覺自己的肉身在床上睡覺,你則在別的地方,把它轉變成意識清醒的靈魂出體經驗,只要告訴你自己你出體即可。重複幾遍,然後保持這樣的覺察繼續下去。

能夠在作夢狀態引導清醒的夢或靈魂出體,是一種由很多因素組成的功能,其中包括創造有利的信念氣氛,多留意你的夢,以及你的欲望和堅持。你一開始之後,就會期待在睡眠狀態做到靈魂出體。如此一來,你就可以開始養成靈魂出體的習慣。在練習引導靈魂出體期間,你可能發現「正經八百」的努力反而不成,不經意間卻自然而然在作夢狀態中出體了。事實上,有時候你可能太用力了,反而干擾到自己。所以,對整件是保持放鬆心情並抱著好玩的心態,是個好主意。

 

技巧 3;以怪異之處為跳板

警覺到自己正在作夢最常見見的方式可能是,注意某件非常奇怪的事正在發生。比如說,你發現自己在工作,但是辦公桌卻擺在屋頂上。或者,你在你住的公寓裏,但是牆壁的顏色變了。

這些線索的變化多不勝數、無止無盡。目標是,設法創造一種心理場景,你在其中非常清楚自己想要在這些怪事一發生就注意到它們。

當你已經上床,快要睡著時,告訴你自己你會注意到夢中的怪異之處,並發覺自己正在作夢。

然後繼續想像一個簡單的情景。例如,看見自己在家中走動。突然間,你注意到傢俱全變了,接著想像你自己正在夢中,然後想像你在夢中大聲說「我在作夢!我在夢裏!我出體了!」。如此覆述幾次。在說的同時,想像你自己的覺察越來越清晰… … 然後,讓自己睡著。

 

技巧 4:飛行之樂

我相信在大部分的飛行夢中,你已經出體了,只是你自己可能不知道而已。作清醒的夢的人常常說,飛行夢讓他們瞭解到自己正在夢的狀態中。飛行夢的引導技巧其實是技巧 3 的一個變奏。

沒有任何看得見的助力卻能夠飛翔,居然怪異到到足以刺激很多人的內在覺醒。

在你睡著之前,告訴自己你會在夢中飛行,也知道自己出體了。然後,具體想像一個情景。

想像你自己快樂地飛越高山和蒼翠的山谷,或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想像你在飛行中,突然明白自己一定在作夢。這種覺察會讓你的意識更清晰,飛行的能力更強。你現在的控制力比之前好太多了。想像你大聲告訴自己你出體了。同時還毫不費力地飛行。接著,抱著好好玩一場的期待,放心讓自己入睡。

辨識怪異場景的主題還有一個變奏,那就是在假醒期間這麼做。所謂假醒,就是你其實還在睡覺,卻夢見自己已經醒了。你甚至可能夢見自己起床,動手寫下你的夢中見聞。你剛開始對夢下功夫時,這種現象可能就會開始發生。由於你的假醒背景(你的家)是你熟悉的地點,所以這是你留意經常出現的奇怪物品或情景,然後明白自己一定在作夢的好時機。你可以告訴自己你出體了,藉此讓你的意識狀態「升級」。

你一發覺自己出體,而且是在某個「夢的」次元裏,那就是可以好好玩一玩的時候了。你可以去的一個地方就是,回到你的肉身,經歷一下出體的感覺。刻意從內在世界回到你的肉身,然後再從你躺在床上的身體漂浮出來,真的會讓你大吃一驚!這個技巧實用又刺激,但只是你的選項之一。你可能還不想回到物質世界,反而比較想探索內在實相。在第十一章,我們有一些這類的暗示。

 

技巧 5:從內到外

這個技巧簡單的不得了。你藉由發覺自己出體而升級了清醒的夢之後,就繼續告訴自己你已經出體過幾次,以便強化焦點,避免失足回到清醒的夢或正常的作夢狀態。接著告訴你自己,你會回到肉身但不會醒過來。

只要這樣暗示你自己,並用意念叫自己回到肉身即可。如果你想要的話,也可以在你暗示自己的同時想像你的肉身。

倘若你成功回到你的身體但沒有醒過來,那你應該就是在一種類似先前提過的似睡非睡狀態中。不過,基於各種實用的目的,你的身體已經睡了一陣子,所以這種狀態和過渡狀態可能不盡相同,雖然你可能回到身體的所在,但是你可能感覺到你和肉身沒有連結或不同相。你可能會覺得好像在自己的身體內四處漂浮一樣。如果你想要醒來,你可以用暗示叫自己醒來。不過,如果你想要出體,這可是一個非常有利的時機。只要用你的意念,指揮你自己漂浮離開房間就行了。

你透過練習,你就會抓到控制動作的訣竅。你學會利用內在肌肉,自己就會有感覺,這並不難。

在我一門為期五周談靈魂出體和夢的課程中,卡爾曾是其中的一名學員。以下是他描述他用這個技巧引發的一次靈魂出體經驗:

我在加州一間小屋靠近的院子裏澆水,就在此時我發覺自己正在夢中。我想要出體,所以我讓自己回到肉身裏。我知道我的身體正躺在床上。所以我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躺在床上的身體,而不是夢中那個身體上。我順利回到自己的身體,而且人還在似睡非睡的狀態中。

我全神貫注聽耳內的鳴聲,結果鳴聲變大,變成一股快速疏通全身的能量。我以前也有過這種經驗,當時把我嚇壞了。但是,看書和上課之後,我才知道可以藉著這股力量出體。我睜開靈體的眼睛,看見肉身的手掌和手臂攤開在我旁邊。我記得我很清楚看到靈體的雙手在我的面前。

我躺在床上,眼睛閑著,肉身的雙手並沒有在我面前,但我卻可以透過眼皮看到靈體的雙手攤在前面。於是,我就往上抬升,離開身體,最後來到我不認得的一棟大樓後面的小巷子。

我發現有兩個我站在些建築物後面的一條泥土路上(從這一刻開始發生的事看起來,卡爾好像已經回到非物質界域)。我想要走這一頭,另外一個我卻想走另一頭。於是我跟著另一個我走了一下,想要說服他跟我走,但是他自顧自朝著他要的方向走去。在他離開前,我說:「我們跟我們看到的第一個人談談,告訴他說我們正在作夢吧。」

我走到一名老婦人面前,問她能不能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希望她能夠幫我,因為我出體了,但是她好像不懂我在說什麼。所以我告訴她,我們都在作夢。她想了一下,發覺這是真的。我非常仔細端詳她的臉,好記住她的長相,這時她卻變成了一名年輕女子。然後我和別人講話。這時我身邊出現許多陌生人,方才和我談話的女人也在其中。我們兩個人開始告訴我們見到的每一個人,我們正在作夢,因為他們全都一副不知情的樣子。我告訴一個清潔工,他又告訴別人,很快就聚集了一堆人。我沿著這條走道,逢人便說我們在作夢。他們一明白,就又開始跟別人說,一傳十,十傳百的結果,到最後一大堆人站在一面大落地窗——在這間大賣場還是商場裏的一面大落地窗——前面。所以我們全都知道自己在作夢,我開始領頭帶著他們呼喊「喜悅、愛心、諒解」的口號。我喊出這句口號,我們想把這樣的肯定送到俄羅斯去。我知道自己正在午睡,也知道(這時候)俄羅斯的人也還在睡覺,因此我們可以把這個訊息送去給他們。我感覺這個訊息是透過心電感應傳送,我也真的感覺到能量從我的聲音裏流出去,流出窗外,朝著俄羅斯傳送過去。透過這面大落地窗,我看到一片落日美景。我知道我的肉身其實躺在床上,這點我很清楚,所以在我們高呼「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最後一字,全部的聲音都同步升高之際,我睜開了肉體的眼睛,一五一十把這一切紀錄下來。整個過程太令人震撼了。你開始能夠在另一個世界運作自如之後,你就明白自己擁有什麼力量。

當然,有些人會說,卡爾用意念指揮自己回到肉身,透過肉身的眼皮看見靈體的雙手,只不過是一場夢。不過,他們要說服卡爾可得費一番力氣。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你應該能夠感覺肉身和幻影之問的差別。如果你想要親自查證的話,你可能會想要設計自己的靈魂出體視覺實驗。

這在下一章我們會談到。

 

更多清醒作夢技巧

要引導清醒的夢還有很多別的方法,這裏我想要再介紹幾個。任何一個對你有用的技巧,對你的靈魂出體工作也都會有幫助。只要你發覺自己正在作夢,再一小步,你也會發覺你的肉身躺在床上,你可以投射到任何一個你想去的地方。

一九八三年,保羅·托雷(Paul Tholey)提出他對清醒夢的引導和操縱方法進行研究的心得報告。他作了幾年這方面的研究,而且他的技術以統合兩百多名實驗物件提供的資料為根據。在他描述的技巧當中,顯然最有效的一個叫做「反省技巧」。運用這個技巧的人對他自己目前的意識狀態,發展出一種「批評—反省」的態度。換句話說,這個人經常質疑自己目前是在什麼樣的意識狀態中。這裏的用意是,如果你養成白天質疑自己意識狀態的習慣,你就會把這種批評—反省態度帶入作夢狀態裏。當你在夢中自問你在什麼樣的意識狀態時,你可能就會發覺自己正在夢中。

托雷這個研究的參與者用來自問的問題是「我是不是在夢裏?」托雷建議你每天至少問自己五至十次。此外,在入睡前,以及當日有發生如夢一般的經驗時(例如出現什麼令人驚訝的事或感受特別強烈的事情),你也應該問自己這個問題。托雷建議你在自問時,要有意識地反省剛剛發生的事。根據托雷的說法,這麼做的原因是,你在夢中只要一提出批判性的問題時,那個夢通常就會變得比較不那麼詭異。換句話說,就算你在夢中很沉著,問得出這個批判性的問題,你也可能在環顧四周後,還是認定自己不是在夢中。不過,如果你試著記住不久前發生的事,或許就會想起一些異於尋常的經驗,或注意到有段記憶錯誤,不管哪一個都會讓你瞭解到自己是在夢的狀態中。

托雷所提到的其他技巧有一些和前述的似睡非睡技巧頗為雷同。其中有一個,托雷建議在睡前,把注意力集中在腦海裏出現的視覺景象,並在你被動地被吸入那個場景時,要儘量保持清醒。在另外一個技巧當中,你在快要睡著時只要把焦點放在你的身體上就行了。當你的身體感覺無法動彈時,就想像你有一個行動自如的身體,它可以跟你無法動彈的身體分開。托雷承認這種方法可以製造出體的經驗,但是他並不相信這種經驗是真的。雖然,不用想也知道我不同意他的看法,但我倒是認為他的這些方法非常好。

史蒂芬·賴柏格(Stephen Laberge)開發了一種有趣的技巧,就是在入睡前,用下列方式來數數:「一,我在作夢。二,我在作夢… …」以此類推,過了一會兒,你會發現自己在清醒的夢裏。

賴柏格開發出來的另一種有趣技巧,他稱之為「清醒夢記憶引導法」基本流程,是在早晨醒來,記住你剛作過的夢,然後暗示你自己:「下次我在作夢時,我要記得發現我是在作夢。」接著你想像自己又回到同樣的夢中,但是想像你這一次知道這是個夢,然後重複這個暗示直到你睡著為止。

 

其他的出體技巧

這些年來,陸續有人提出很多其他引導靈魂出體的方法。我還會再談一些,但是一般而言,我認為我們前面提過的技巧不但最簡單也最有效。我建議一開始先專心練習這些技巧,除非有別的技巧特別吸引你。

 

催眠

市面上有幾種利用催眠引導靈魂出體的有聲書。先催眠目標物件,再暗示他出體或想像他自己離開肉身。你可以試試這個技巧,或為自己量身錄製一卷錄音帶。在此我略過自我催眠不談,但你有興趣的話,可在書店找到這類主題的資料。

 

放鬆

有些人只要放輕鬆,就能用意念引導自己出體。進入放鬆狀況有很多方法,你可能已經知道一些,因為還滿廣為人知的。在你讓自己進入放鬆狀態之前,先暗示你自己,你會離開你的身體。

然後在進入放鬆狀態之後,試著用意念引導自己出體,或想像自己離體而去。

漸進式肌肉放鬆法便是一種絕佳的放鬆技巧,由身體各個不同的肌肉交替緊繃和放鬆動作所組成。一開始,先緊繃你的腳趾幾秒鐘後,再放鬆。接著是整個足部,然後沿小腿、大腿往上,一次一個部位,直到全身各處肌肉都交替緊繃和放鬆完畢為止。這個技巧的一個變化是,將意念集中在身體的每個部位,刻意放鬆那個部位的肌肉。繼續做到身體的每個部位部放鬆為止。你一旦處於放鬆狀態,接著就設法出體,或想像你自己已經出體到另一個地點。

你也可以利用冥想技巧或規律呼吸運動進入放鬆狀態。在睡前使用這些方法也可幫助你進入似睡非睡的狀態。我最近一次的靈魂出體工作坊有一名學員就結合上述的一些方法,效果非常好。

躺下來之後,他在心裏從二十開始倒數到二,每數一次就放鬆身上的一個部位。然後,他再用呼吸法讓自己更放鬆。他先吸一口氣,摒住氣數到十之後,再從一數到十,同時一次吐掉一點點氣(這和一些瑜珈呼吸法相當類似)。他重複這套步驟幾次,直到身體感到麻木為止。這個時候,他就能夠出體了。他說,他用這套方法成功出體非常多次,尤其在他很累又沒有睡意的時候最管用。

不用說也知道(但我還是要說),這一章提出的各種技巧不見得一試就見效,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學習引導靈魂出體是一種全新的技巧。就像學習其他新的技能一樣,你必須練習才能收到效果。不過,出體到住家附近飛行,難度真的不高,整體而言,培養那樣的能力比學打網球簡單,但是比學「巴棋戲」(譯注:parcheesi 是從印度 pachisi 遊戲變化而來,用一兩個骰子玩的一種二十五點的桌上遊戲)困難。你一旦發現自己在意識完全清醒的狀態下出體,學習和探險的可能性將會浩瀚無邊。下一章,我們將討論你出體後該怎麼辦。

 

11.出體時可以做什麼?

我們就說你發現自己出體了,然後你要做什麼?這個嘛,你可以等到你真的出體的時候,隨自己高興做什麼就做什麼!什麼都好。或者,你可能想要先準備幾個腹案,等到時候發現自己在某處漂浮時可以試試。這一章將會建議幾個你可以在非物質實相玩玩看的活動。

可以去探索的世界和次元數都數不盡,但是對於非物質的「地理」也有很多紛歧的觀點和教條。通常我的建議是,你就做你想做的事,去你想去的地方。但儘量牢記在心的一點是,不管在物質實相還是在非物質實相,你都是根據自己的信念、思想、情感和想像,創造你自己的實相。

在我個人的出體經驗中,我通常發現自己有某種類似肉身但不是肉身的身體。在靈魂出體的文獻中,有時稱之為「替身」(double)。有些人說,他們在靈魂出體的時候是太空中的一個意識點,沒有任何形態的身體。你感覺自己有沒有身體,完全看什麼讓你覺得比較自在而定。除此之外,非物質的身體到底有多少種形態或等級存在,目前眾說紛紜。

在非物質實相中,人可能需要不同的交通工具或形狀,才能完成不同的事,或在不同的次元旅行,我覺得這是有道理的。我想應該要瞭解的是,你出體時採用的形式,恰恰反映你個人的意識狀態。藉由轉變你的意識來達成某件事,你便能轉換到具有那些能力的形式。例如,我有時候會發現自己的出體形式似乎過於濃密!以至於無法穿越牆壁或窗戶。不過,我只要告訴自己我做得到,並運用意志力驅使自己這麼做,我好像就能夠轉換到一種可以輕易穿牆而過的「形式」。

意識的轉變,似乎能夠改變形式或以及該形式所具備的能力。

如果你確實目睹自己漂浮出體,顯然你就不是在你平常的肉體內。然而,如果你是發現自己在非物質的景觀裏,有時候可能沒那麼明顯知道自己不具肉身。你可能會發覺自己出體,但還是想要檢查,確定一下。我有過很多次出體來到內在環境的經驗,就算我知道自己出體,但是那些環境裏的景物還是感覺幾乎和正常實相一模一樣,所以在當時我忍不住檢查好幾次才敢確認。有時候我會試著漂浮,或用意志力讓某件不尋常的事發生,以便確定自己不是在正常的物質實相裏。

通常我會花時間設法向別人解釋他們也一樣出體了。但是,有些人並不相信我的解釋,這我倒是不訝異,因為有時候內在實相和外在實相之間真的好像一點差別都沒有。

在你開始學習出體時,可能得花點時間才能學會如何集中焦點。剛開始你可能有了短暫的出體經驗,但是沒多久就又回到你的肉身裏。然後,你可能滿快就又抓到出體的訣竅。你將會學著伸縮你的「出體肌肉」,練習越多,你越厲害。只要你覺得自己準備好了,就可以試試以下建議的活動!

 

創作者介紹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