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虛勢至是虛空的人物,虛是源自虛空的特定姓氏,勢至是名,具體是誰,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與虛勢至交流,其言論、說法源自於虛空意,至於這真假、對錯、是非、有益與否敬請諸君賞鑒。因最近工作太忙,因此今天剛剛整理出來。

錄音能夠對當時行觀的做第一手的記錄,便於瞭解當時的場景、情感和複雜的難以用文字表達的資訊。文字記錄便於反復閱讀和體悟。錄音和文字記錄相互印證和體悟最佳。

。。。。(略過)

虛勢至說:“最近針對一些現狀確實感到有些疲累!”

聆瞻奇怪的問道:“累什麼呢?”

虛勢至說:“心累。”

聆瞻說:“跟老爺子還在較勁嗎?老爺子現在是怎麼呢?就是不想幹了嗎?”

虛勢至說:“就是。。。你想想,天上的那個他是個什麼狀態?天上的他要是什麼事情都能理順了,還會犧牲我們九個姐妹嫁給他嗎。”

聆瞻說:“在天上你們九個姐妹嫁給他,還沒能理順他嗎?”

虛勢至說:“上面的事情,總也是我們九個收拾他一個。”

聆瞻說:“這老爺子確實是對虛空有很大的抵觸情緒,是吧?”

虛勢至說:“哎呦,天上都耍了多少年了,地上耍倆年也很正常。”

聆瞻說:“估算著,這已經耍了很長時間了。”

虛勢至說:“耍的有點走火入魔了吧。”

聆瞻問:“怎麼個走火入魔法呢?”

虛勢至說:“還是這個凡世的人呐,道德的評判標準呐,還是偏。”

聆瞻說:“他不講道德,在他心中,道德都是與修行無關的。”

虛勢至說:“道德是跟修行無關,但是害了他這一生不幸福,都是他不講道德造成的。他如果講道德,他不會傷害那麼多人,進而傷害到他自己。”

聆瞻說:“道德如果從本質上剖析,就是社會發展的一個規律。”

虛勢至說:“就是社會存在的一個法則。你是一個人你就要遵從人的規律,你是一棵樹你就要遵從一棵樹的規律。”

聆瞻說:“跟社會規則較勁,這不是碰的頭破血流嗎。”

虛勢至說:“頭破血流呀,你說的有些過,到不是頭破血流。就是說你一個不講道德的人,是一個撒開歡兒作(一聲)的人,最後什麼都得不到。你得不到真正的家庭的溫暖,得不到真正的友誼,你也肯定得不到真正的愛情。”

聆瞻說:“你也得不到弟子徒孫發自內心真正的尊敬。”

虛勢至說:“這些都是特例,我說的是共性。你不要總是拿著弟子徒孫說話,這裏面根本沒有那麼多的弟子,什麼徒孫,這個概念,他是個領頭羊而已。一群羊要有個領頭羊,頭羊、頭馬,不是誰的師父,不是誰的師爺,不是誰的長輩,不是誰的家長,在修行的這條路上,他只是先走了一步。後來人是跟著他走的,認他做師父,親他做師父,親他如師如父,這是感情上的,但這不是一個規則。”

聆瞻奇怪的問道:“你們對他那麼失望呀?”

虛勢至說:“這不是失望,這是事實呀。十年之前如果有人觀的到,我也可以這樣說。”

聆瞻回味道:“是呀,他自己也說呀,只有前後,沒有高低。”

虛勢至說:“他之前說的時候,跟他現在做的就不一樣了,是不是。因為你要是沒有這種大的胸懷,你自認是他徒子徒孫,你就把自己框在一個小框子裏,突然間你的視野就變窄了。”

“說不是我不尊敬你,也不是我不承認你做的貢獻,而是說——我生來我的心胸不允許將自己裝到一個框子裏,我在心裏敬著你,但是不能因為敬著你,就把自己心裏面所有的認知被你框起來。”

“後人看前人的著作都可以有自己的觀點。不是只有毛澤東可以批三國,可以批水滸。任何一個看過這些書籍的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觀點,這個觀點不論是好壞對錯都是自己的東西。”

聆瞻有些不解,感覺與自己以往的認識有些衝突,說道:“我們一直是在看他的書呀,看他的書形成自己的觀點。。。(沉默片刻)我知道了您的想法。”

虛勢至說:“我只是說,讓大家都跳出來,不是說不尊敬,不是說不承認,也不是說內心沒有感激,內心沒有感情,沒有深情,而是真的要把自己先拿出來,拿出來之後,找點兒自己的東西。”

“自己的東西也許不好,但那確實是自己的。這就跟——我看著貴族王室的孩子再親,人家再聰明,再高貴,再漂亮,但是他永遠不如自己孩子好。哪怕天上的天使掉下來,哪怕天上的天使真的給你看見了,你也絕對不會覺得這個天使真的比你自己孩子好。”

聆瞻說:“還是要發掘自性的東西。這個我能體會到,但是現在大部分學人就是盲從。”

虛勢至說:“你想想你看自己孩子的感覺,就是你的天魂,你的大靈看你的感覺。他是無比珍視你,無比愛護你的。你只要心向著他,你只要承認你是他的孩子,你不是妙師的孩子,你不是玄龍的孩子,你不是九宮的孩子,你也不是大日的孩子,你只是你自己大靈和天魂的孩子,你有了這份感情,你會立刻和他相應上。”

“大部分說——相應太難了。相應九宮大日可以得到能量,這個很正常,也可以有情分,有感動,有眼淚,有各種各樣眼花繚亂的故事,精彩紛呈的情節給到你,但是靜下來,回過頭你會想自己不是那麼受重視。”

聆瞻說:“九宮大日對學人都是一碗水端平的感覺。”

虛勢至說:“你說我去爭寵,我觀到那些天媽,去向天媽爭寵、邀功,可到最後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得到,是不是?你在誰那裏,不爭寵,不邀功,你就能得到所有的愛和所有的感情呢?你在你的父母那裏能夠得到所有的愛。”

“你的身體發膚來自於你人世間的父母,你的所有的靈性、靈魂、慧根源於你的天魂和大靈。你要先將自己的大靈啟動了,然後和大靈一起努力將自己的天魂啟動了,當然也有一些天魂是已經活的。”

“我跟你說的這些只是說——修昆侖女神修到第一層次是把大靈找到,修到第二層次是把天魂找到,修到第三層次是你的心、神、大靈、天魂合一,在九級能量場以下顯態、隱態一起做事情。第四層次是什麼?第四層次你們現在連想都不敢想。”

“別跟我說第四層次呀,第四層次不是你們這個宇宙空間的事情。第四層次是九級能量場全體合到一起的問題。第五層次是什麼?是什麼概念,是回到大日如來那裏,第六層次是回歸宙心。”

“這就是層次問題。別在跟我講那些歪門邪道,你可以不信,但是時間會證明。今天我給你把層次講明白。說怎麼回歸,修到第二層次再說。你看看這些修的人,有多少在走正路,有多少?”

聆瞻說:“很少。“

虛勢至說:“說,你要是真的篤定你的大靈跟你融合了,你不會羞於見人,你不會藏起來,你不會內心恐懼,你是因為不自信才內心恐懼,你不敢向世人公佈。自己心裏面知道,說出來社會不會承認他,其他修行法門也會認為這是個笑話,這就是沒找到正路。因為你走歪了,走斜了,別人不會承認你,不會認可你。”

“不信,你把我的理論拿出來,找一個修行很高的佛家或者是找一個修的很好的能看懂你文章的基督徒,或者是伊斯蘭教的,你看他是認可還是否定,還是嗤之以鼻。這是檢驗他的理論的方法。”

聆瞻說:“就是以後上層次,就不是搞什麼陰陽雙修呀,這些淫邪的東西。”

虛勢至說:“你說的這些淫邪的東西,在人類社會,在神話故事裏面,什麼才會涉及到這些?”

聆瞻說:“邪教,邪魔。”

虛勢至說:“妖,鬼狐。這些東西不能說是歪的、斜的。只是說這根本不能讓你上一個層次,只是說讓你在凡世間,在這個二級能量場,跟這些萬緣無休止的在玩遊戲,你可以隨便玩兒,你回不去!你找不到自己的家,找不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你永遠是個孤兒。”

“你孤苦伶仃,你自己意識不到,但是有一天,別人找到正路走了的時候,你才會意識到。”

聆瞻說:“老爺子現在搞得真是有點兒邪性,他這個邪是因為他。。。”

虛勢至說:“不歪不邪不是他親子,也就是說他是這個宇宙空間中最歪最邪的人,這個還那麼難理解嗎?不難理解吧。說,你不要用有色眼鏡去看他,這是他最真的一個表現,這才體現出了這個宇宙空間最歪最邪的那個天魂映射到的一個色身,這很正常。”

“他有能力,他可以做事情,但是他——只要他願意,他一定可以遺禍眾生。他願意可以造福人類,他要是不願意就可以遺禍眾生,這就是他的能量,這就是他的能力。你就照實了寫,這已經到了必須要講明白讓大家知道的時刻了,因為前面的鋪墊也夠多了,真正能懂得,也差不多了,不懂的,你隨他去,但是那是他的命,他的因果。”

“他的因果迴圈,他的循環往復,他離回歸的家只是慢了一步。說在你們看,可能是慢幾十年,對於你們人可能是很嚴重,但是整個回歸來說這只是一眨眼,這是無所謂的事,有所謂的只是他這一世,他這個凡人。”

“你更沒有必要替他們操心,當然醒酒湯要擺在他們面前,喝與不喝,醒與不醒他們自己選擇。你幫了他,你是做好事,你幫不了他你也沒有害他,永遠抱著這種態度做事情。”

“也就是說,以虛空的標準來衡量,修到第一層次的有幾個?”

聆瞻說:“估計有不少了吧。”

虛勢至說:“那,說是找到自己大靈,找到自己天魂的,怎麼分辨真假?”

聆瞻說:“怎麼分辨呀?”

虛勢至說:“我今天也告訴你。”

“無時無刻不在指點你,教你向上,教你向善,教你所有人類流傳至今的所有真、善、美的大靈才是你真的大靈。為什麼這樣?因為整個人類社會積澱下來東西,合在一起,就是整個人類社會靈魂所在。”

聆瞻恍然說:“太重要了,這句話。”

虛勢至說:“這個社會的整體靈魂是你接通天心、靈性、天緣的一個根本點,如果這一點你的大靈沒有做,那只能說。。”

聆瞻說:“大靈是假的。”

虛勢至說:“不是假的,那只能說,大靈還在訓練你,或者他還在觀察你,或者他就是假的。你像你們那個苑姐,她的大靈絕對是假的。”

“在內心,還在驅使她追名逐利,貪心貪念,不與人為善,不講德,不講道,撒開歡兒作的,那都是假的。說怎麼樣才叫啟動天魂?”

“是真的明白你這一世,你下到凡塵,你能為天做什麼。你要做的是什麼?你有沒有一個服務於整個虛空,或者說服務于整個虛空萬緣的一個強烈的欲望。”

聆瞻說:“有一種強烈的內心驅使。”

虛勢至說:“對。如果我不做這件事情,我坐不住,我吃不下飯,我睡不著覺,那是後話。如果你連最基本的做人的,對人類社會所積澱下來的的精華所在,你都沒有達到一個及格的標準,你的天魂不可能啟動。這個自身的及格線也是你啟動天魂的及格線。”

“你不要以為行功,聚萬緣,行功行的夠,聚萬緣聚的夠,就能夠通過打功啟動天魂,錯了!在這個心性上有個及格線。”

聆瞻說:“達不到也沒有。”

虛勢至說:“沒用!”

聆瞻說:“你們現在跟老爺子還能溝通到嗎?”

虛勢至說:“你就別問了,以後關於他的事情你儘量別問,因為這跟你也沒有多大關係。你要做的就是給這些以為你說夢話的人,給他們點兒醒酒湯。”

聆瞻說:“喝不喝是他們的事兒。”

虛勢至說:“對。”

聆瞻說:“您今天說的都太精彩了,都說到根結上了。”

虛勢至說:“還有我告誡你,文初現在通過行觀去幫助別人的事情還不能做。為什麼?。。。。。因為你有問題。”

聆瞻問:“為什麼這樣說呢?”

虛勢至說:“你還沒有樸素、平實的表達內心的一個願望,去驅使你去做這件事。這個我說的對吧,你還是要套上很多華麗的外衣和名利的枷鎖。知不知道?還是要洗淨你自己的心,把你的心洗淨到什麼程度,洗淨到再想起這件事情的時候,特別平靜,平靜的就像是去逛逛街,出去工作,出去上班這麼簡單。”

聆瞻說:“您說的對。我的心還是沒有洗乾淨。”

虛勢至說:“你身上的病,藥為什麼一直都治不好,是因為你心上的病還沒治好。我剛才說的難道不是嗎?”

聆瞻說:“是,您說的對。”

虛勢至說:“你的病雖然不嚴重,但是虛空訓練你,單純的跟你說教,每天來教育你都不管用。你是非常有惰性的人,當然不止是你,所有人都有惰性,是不是?這個惰性總是導致偷偷懶,總是想歇歇腳,總是想著我多吃,我多占,我很幸福,是吧,我吃虧我難受,是吧。看著天天吃虧的那些人覺得人家是傻子,他怎麼總是吃虧呢?你是不知道呀,隨時隨地吃小虧的將來吃的是大便宜。你這處處計較,處處想占小便宜的,將來吃的是大虧。”

“在修行這條路上,你屬於絕對是吃了虧的。現在你身體上的毛病,就讓你知道,慢慢,慢慢的讓自己的心跟靈魂合到一起。任何一個人類,中國的,外國的,黃皮膚的,白皮膚的,說回歸靈性,都必須要走這條路。闡述的道理,闡述的方式不一樣,但是歸根到底是一樣的。”

聆瞻說:“是呀,路是一樣的,我現在是有這個體悟。”

虛勢至說:“說你沒必要說——我要俯視你們,說我這個法門最高,我這個路最快,這是個捷徑。所有的路都沒有捷徑,都需要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前走,只是說你走進這個門,吸引你的不一樣。”

“為什麼有你們這個法門存在呢?為什麼?因為整個中國大陸幾千年積澱下來的劣根性,再加上舊社會到新社會轉變,像文革一樣的一次非常痛心的變革,使得整個世界都認識到了,黃種人中國人在道德觀、價值觀、信仰上的缺失。”

“說,這種缺失怎麼樣才能引到靈性上?。。。。。。只有昆侖法門!”

聆瞻問:“佛教不行嗎?”

虛勢至說:“也行呀。但是佛教,它是一個軟性的,引導性的,見效沒有那麼快。功利心重,貪欲強的人,他信佛是為了讓自己在做那麼多缺德事之後,能夠心安理得一點兒而已。或者是說求佛祖保佑一下,做了缺德事不被懲罰。大多數是這樣進門的。修昆侖的是怎麼進來的?”

“因緣聚會,就是說,你命裏有,肯定你的心,你的性,佛教、道教、伊斯蘭教都吸引不了你,因為你有獨特的特質,這個特質就是九宮。一直以來你們行觀,得到的天界的這些精彩紛呈的制度也好,皇族貴族的虛榮心和榮耀感,這種歸屬感特別吸引你。”

“因為中國大陸它是。。。”

聆瞻說:“封建遺毒比較重的。”

虛勢至說:“對,他在內心深處嚮往著自己在權力的頂端,這輩子沒有完成這個心願,或者說祖祖輩輩被壓迫的這個命運,一代一代被遺傳下來,他太需要了。所以就設立了一個吸引你進門的昆侖法門,但是你進了門之後還在這個欲望的國度裏面拔不出來。”

“說你需要的這些東西,財色、名利你需要的這些東西都沒有滿足,你就撒開歡兒在裏面玩兒,無所謂。你都滿足的那一天你會發現你很空虛,你還是覺得你很空虛。因為這些東西,只要是貪的東西就是無厭的,貪的東西怎麼貪都不滿足,貪永遠都滿足不了,只有不貪,回歸平靜,回歸本源,回歸內心,回歸真善美,你才有滿足,你才會滿足。”

“你即使今天和虛空萬緣,明天和九宮大日,後天和天上能看見的美女、帥哥在一起,盡情的玩樂,你有一天會發現,你還是不會滿足。”

聆瞻說:“這就是他們說的第六層次,說陰陽雙修,搞得就是淫邪下道。。。”

虛勢至說:“你別這樣說,你以後再寫東西不要加你自己的觀點,沒用!你說的話第一可能是不太準確,第二心裏面可能是帶有情緒的,是吧。所以有情緒的時候不說話,真正沒有情緒,平靜如水的時候再說。”

聆瞻說:“我看您是真著急了。”

虛勢至微笑著說說:“不是我著急,是我在這段時間,看到了很多人真的讓我很欣慰。我再說出話來,不在被罵了,不在罵我是妖魔鬼怪了,我才覺得有前提去說。如果全部同修是牛,我還在這裏彈琴,說明我瘋了,至少現在我彈琴有人聽了,有很多人已經能聽懂了,能看到不瘋的牛了。”

“其實內心的這份沉重呢,不是因為我特別在乎你們,而是因為我確實傾注了很多心力,心血。”

“還有說能量,說上能量,一會兒我三級,我四級,我五級,我六級,能量怎麼衡量?就是說你能量強,怎麼用一個通俗的講法讓人承認你能量強。就是說能量達到四級了,能量會強到什麼狀態,這人是什麼狀態?說你走到大街上無緣無故的把誰揍一頓他都得受著。”

“可能這話就像是一個無厘頭,但是這才是你能量強的外在體現。就是你把別人揍了別人還得感謝你。這是最通俗的講法,講的太深奧了,那些自認為自己修的好的人不去明白,不去理解。我就是要告訴你們,你能量強到說誰一句不好,他會對著跟你罵,說明你能量根本不強。”

“能量強代表著什麼?代表著你從裏到外內外兼修了。釋迦佛對孫悟空說——潑猴,孫悟空會笑。說走大街上一個人對孫悟空說——潑猴!孫悟空會一棒子把他打死。”

“還有一句話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說會修行,會行功的人特別多,是吧。你會修行,會行功,你為什麼遇不到伯樂,遇不到你的天魂,你的大靈,其實天魂、大靈才是你真正的伯樂,才是識你這匹千里馬的伯樂,而不是哪個師,哪個媽,這些都不對。”

“說是某個幫帶,某個負責人,這更算不上,他根本沒有這個能力去識你這匹千里馬。你的真正的能力在哪?他根本識不了,他沒有這個辨識度,本身他也許還不是一匹千里馬,你就把他當伯樂你這不是毀掉你自個嗎。”

聆瞻問:“您是大西媽是嗎?”

虛勢至說:“別管我是誰,你寫的時候也別管我是誰,我說的話你能認可,最後你們兩個推敲起來,還不歪不邪,像是點兒正經話,你寫出來就完了。”

聆瞻說:“您告訴我,我給您安排代號呀。是大西媽嗎?”

虛勢至說:“不是。”

聆瞻又問:“您是玄龍?您到底是哪一位呀?”

虛勢至說:“我不說。你隨便寫,甲乙丙丁都行。”

聆瞻樂呵呵的問:“您是玄龍吧,看您這勁頭就像是。”

虛勢至說:“什麼勁頭?我不是玄龍,要是玄龍早就罵人的。我也不是你大西媽,你就不要執著於,我是誰,不是誰。我是你媽就得了。你再寫的話,先寫這一篇,你聊天的那些回頭可以慢慢兒寫。佐證一下我說的是正確。”

聆瞻說:“您說的都是正確的,我們感覺的到,比如您剛才說,我還有功利心呀,名利心呀,確實是有。就是心裏面往外摘,摘摘摘,心裏面還是有。”

虛勢至說:“你覺得文初還有嗎?”

聆瞻說:“我覺得她沒有。她就是想做好事。”

虛勢至說:“她是真沒有。她做好事是有滿足她童年的一種傾向,但是她為什麼連名利心都找不到了,因為她已經通大靈了。”

聆瞻說:“是的,真的通大靈了,才真的沒有了名利心。現在實打實的說,如果文初通過行觀去幫別人,我還是會禁不住的去想會整合很多資源呀,能夠帶來很多意向不到的東西呀,這些確實是有。”

虛勢至說:“說就是奔著賺錢去的,奔著就是出名去的,你這確實沒有。”

聆瞻說:“但是,還是會有那。。。。說不出的一種感覺,確實還是有一些。”

虛勢至說:“還是會希望得到回報。”

聆瞻說:“對,不求回報,但是希望會有一些意外的東西,但是文初真的就是單純的想幫人。”

虛勢至說:“而且文初,如果幫人真的能夠靈驗,那麼她在想第一個靈驗求了回報,那第二個肯定就不靈了,這就是真心想幫助人的她,內心怕幫不到第二個人,所以她不敢要回報。真心想幫人的人才會這樣想,她怕以後再也幫不到人了,沒有辦法去幫人了,這個事情無比痛苦,比她吃糠咽菜還痛苦。明白了吧,這才是大慈大悲心。”

聆瞻說:“我還達不到。”

虛勢至說:“所以說,你還離你自己的靈性還是差著呢?”

聆瞻說:“自己得承認,自己走,不能自己騙自己,騙不了自己。”

虛勢至說:“對,這話說得對,你永遠騙不了自己。”

聆瞻說:“騙自己永遠沒有進步,有什麼說什麼,你連自己都騙了,多悲哀呀。”

虛勢至說:“行了,今天說的夠多了,今天這一篇應該是很重要的了。”

此致,隨後還有幾段行觀錄音,找時間整理出來。

在隨後的行觀錄音中,虛勢至再次說明,玄龍映射在凡世的色身只有老爺子,別無他人。虛勢至在說明此事之時還表達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說法,下文詳述。
 

附錄:問安集294部分同修回復內容

    幸福人同修說:“一針見血,痛快 !”

    青黎同修說:“這才是應該做的事情,應該說的話。光明磊落,行的痛快!修行怎麼能欺騙自己的心,當自己都回避自己真心的時候,自己欺騙自己的時候,還談什麼修行。當一個人獨斷專行聽不進任何其他意見,反對意見的時候,就知道了他的水準怎樣。只剩下袒護和偏袒,我們都看著呢,我們心裏面都很明白。所以上文的內容值得稱道,望繼續,加油。 ”

    金色的麥穗同修說:“妙師 在下從讀到修行者對他只有感恩的心 不論他未來是佛 菩薩 還是猴子 耗子 不差別繼續讀了受益心中產生了情感 這份感 唯有報答 妙師的未來也早有定數 在下綿薄之力 唯來日在報答  ^_^“鴻蒙至此方有淚 化作法雨送僧行"  妙師 有勞您還要做一次反面教材 辛苦您呢    哈哈 妙師可是 影帝 噢  【小金人花落誰家呢】妙師的內心戲 又讓多少人入戲 著迷  多麼深刻的領悟啊  虛空看大戲 做出影評 點評  從來都是 犀利給力 讓人讚歎 這戲裏戲外是個整體  明至實歸啊”

    歲月靜好同修說:“這些年一直心裏面有很大的壓抑,很深的痛楚,在本文中我或許找到了答案。這些年我們一貫的 恭順,是不是失去了自我。在修行的路上,真正能幫到自己的也許是敢言的朋友。或許是對手和敵人。真正能瞭解我們的或者真的是站在不同角度的人。對手或敵人才真的是我們的鏡子。從不同的角度看問題,我們或許才真的能夠看明白。真好,多說些真話,我們也多想聽一些真話。”

    昆侖情同修說:“說的很到位,學人在修煉當中出現的問題,在這裏都找到了答案。我相信同修們一定會受到很大啟發!”

    張靜文同修說:“虛空的大戲越來越精彩了。當我們遇到修行中得問題和不解應當從自身上找原因,自己對虛空的天情有多深?對修行的理解和實踐有多少?什麼是修行的真諦?遇到問題的時候為什麼不問天娘和位上親人。本人對兩位同修的說法和觀點有的不認同,該誰說過的話誰說,該誰做的事情誰做,沒有妙師就沒有我們的今天!修行就是修心修空,心不空是進不了5層次的,入空是回家的資格。請各位同修親證。多有得罪了。”

    聆瞻回復說:“當有一天我們明白到,對錯、真假、是非都是我們尋找真我的途徑,都是一個過程的時候。更需要的是敢於發自自己的真心,闡述不同的意見,表達不同的聲音。在聆瞻這裏,更需要的是有主見,有意志,有自信的兄弟和家人。上篇文章,對內容的對錯聆瞻不是放在首位來分析的,聆瞻看重這篇文章中發言者的敢說話,說真話,說實話。當然這個真話、實話只是相對而言,不一定是客觀的真話、實話。但是,到了現在,到了這個階段,我們需要提煉的就是自己的真,哪怕這個真別人不認可,也要將真我提煉出來。”

    李江同修說:“談天論道不外都是內心欲望的展示,真正明白“為己導航”這4個字就沒什麼可說的了。”

    聆瞻回復說:“為己導航,太對了,但是這四個字何其艱深,到今天聆瞻才懵懵懂懂的感悟到。己是什麼?己是怎樣的狀態,這決定了,怎麼導航。感謝您的發言,望多探討,多向您學習。”

    歲月靜好同修說:“諸位有沒有反思過,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在妙師入獄的六年,昆侖沒有垮,像上文說的虛空在不斷的點亮一盞盞希望的燈火,而且那個時候我們與虛空的交流是非常愉快和頻密的,是非常和諧的,同修們也非常的抱團,也很互相依偎著相互取暖。我們的人群雖然萎縮但是充滿了希望,也有很多的新人。但是現在,妙師出來了,人越來越少,以飛狐為首的大渡堂人越來越少,發生的不和諧的事情越來越多,意見越來越相左,為什麼?我們真的要反思!前後兩者之間有什麼衝突呢?一個是以虛空為中心,一個是以飛狐妙師的個人意志為中心。孰對孰錯,孰優孰劣,我們不難一眼而明!你人再有本事,也是個凡人,有凡人的七情六欲,有凡人的不足,所以會犯下這樣、那樣的錯誤。現在的飛狐妙師的狀態,閉關鎖國,棒打呼喝,心地複雜陰暗,我們多少學人受到不公的待遇,這種情況,真的會出事請的。再次說明,我極其尊重妙師,但是,我們看到了一個凡人的不足。一年前,我也沒有這些認知,但是看過虛空大戲,看過飛狐等人的表演後就明白了。”

    聆瞻回復說:“深深的感謝您的反思,請您以後多多指導。昆侖不是某個人的,是我們大家的。我們修習昆侖,是因為我們的心真正的觸動到了虛空,觸及到了我們靈魂的深處。對於妙師我們感恩終生,但是修行必將要走出自己的路。一言堂,不能聽進任何的反對意見,不能傾聽眾多學人的心聲,終究不能持久。聆瞻真心的希望,我們學人都可以做個記者吧,為了深愛的這個群體,做個記者,發表一下自性而出的言論,希望這些言論能警醒,監督我們這個群體,讓我們這個群體能夠良性發展。聆瞻的這個空間,願意做一個平臺,讓我們有更多不同意見的同修發表自己的看法。聆瞻接下來會轉載郭科先生的文章——女神功滅。同樣的這篇文章,聆瞻也不是全部認同,但是與上文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文中說了大量的自性而出的真話、實話。修行就是修真,修真就是修真心,在我們這個群體,先把自己的真心修出來吧,我們這些年,這這些世真心已經給蒙蔽了,給蒙塵了,我們先擦淨自己的真心吧。再次,感謝您。”

        JACKY同修說:“不要超我自我,要展現本我。看書練功,簡單就好。懷疑與問題,書中已有答案。歷史不斷重演,舊酒裝新瓶。”

    聆瞻回復說:“非常好,非常好。謝謝您!展現本我,才能找到真我,找到真我再談超我、自我。看書練功,簡單就好。 這話平易而真實,但是異常艱難,驀然回首才發現簡單竟然何其難哉!我們只有在不斷的歷史重演中,不斷的磨礪中前行,哪怕是換了一瓶瓶的酒,換了無數遍的瓶,過程是重要的,沒有過程也就沒有了前行的因,和前行的動力!重在體驗,重在參與,重在過程,在心性的怒海中奮勇搏擊,才能掙破這紅塵凡體的束縛,才能將靈性脫離這紅塵的苦海。多謝您的光臨,請多指教!”

    文初回復說:“用虛空的舊瓶,裝自己的新酒,我驕傲。”

    楊雲同修說:“心靜無求的說說小八同意!走上《修》路的人就是要攤開心扉找到真我,解開心結,路才會走好。。”

    大曆同修說:“理論需要實踐,實踐出真理!偉人不是生來多麽的偉大,而是他在平凡中創造出的不平凡!虛空大舞臺,眾生皆戲子,如是一顆心,心性本一體!”

    雲居雁同修說:“謝謝你,修心最重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光般若問道峰 的頭像
心光般若問道峰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