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正在開展自我覺察的能力,學習區隔那些不適合你的大眾或集體思想。能量像流水,它常常在你周圍流動或穿透你。它可以被比喻成一陣香氣,對你的影響端看你選擇如何回應它和你對它的覺察程度。你愈能覺察自己,外在的因素愈不容易影響你;你愈不能覺察自己,愈少有意識地對你是誰保持觀照,能量對你的影響愈大。

  你們對自己的感覺和想法都有某種覺察程度,你當然知道你感覺快樂還是沮喪,你的想法是正面還是負面。然而你可以學習進入更深,覺察精細能量流與整體的能量流動,以及它們對你的影響。你可以成為能量觀察者,去引導能量而非只是響應它。

  花一點時間,回想你的一天。你今天感覺如何?你記得和不同的人在一起的感覺嗎?你可能體驗很多不同的情緒,從很高、快樂、正面的想法到憤怒、挫折、焦慮和沮喪,你的感覺有些是對周圍人們的反應。

  人們總是不斷傳播他們的能量,就像身體有個別的生化作用,人們也有各自獨特的能量傳播。能量相當於密碼,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雪花,也沒有兩組相同的能量密碼,和你在一起的每個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影響你。

  當你和特定的人在一起,請保持對身體的覺察。你是彎腰駝背還是抬頭挺胸?你的手臂交叉胸前,還是收放背後、開放你的胸膛?你的肩膀放鬆還是蜷縮?你的上半身前傾還是後仰?你保持直立嗎?你的身體總是透露你對人們的回應。

  覺察你的身體、想法和情緒

  你可以發現別人對你的影響

  用明天或一周的時間,留意你對每個人接觸的感覺,注意你的情緒。也許你不覺得受到別人影響,直到你對發生的事有更深的觀察。當你和某人在一起,如果你突然擔心起經濟的問題,即使十分鐘前你對金錢的感覺還不錯,那麼你巳經把他的能量帶給自己。

  如果你的身體前傾,你正在給出能量或試圖推進別人的空間;如果你的身體後仰,表示你在避開他們的能量,他們的能量對你而言太過強烈。當你坐挺或站直,兩肩自然下垂,你會最有力量,因為那無疑是平衡和歸於核心的姿勢,讓你能控制周圍的能量。將兩腳平放地面,身體規律呼吸,肩膀打平,你便能帶進你的大我。

  透過觀察你的想法,你可以對別人的影響更有知覺。覺察你和不同的人在一起時腦海中飄過的主題是什麼?你可能發現你和某人在一起會想著愛、轉化和宇宙的美麗;和另一個人在一起,想的是事情有多難、生活有多苦、還有多少事情等著你。當你和人相處和獨處時觀察你的想法,除非你知道你在獨處時想些什麼,你無法認出別人的想法對你有何影響。

  請注意人們如何影響你的情緒,你可能突然覺得很疲倦,或覺得快樂而充滿能量,或是低落、沮喪、焦慮或生氣。注意這些變化,學習如何不讓你與人們的連結耗損你的能量,而讓周圍的關係活化和為你補充能量。首先要覺察誰的出現讓你的能量低落,即使很輕微。很多人在能量被剝奪之後覺得自己不好,你會說:“我沒有更努力的取悅他們。”或是:“我說錯話了。”“我的溝通詞不達意。”“我不夠好,不夠有愛心。”然後你會想辦法找出你的錯誤,繼續努力討好別人。

  不必讓別人或自己感覺不對

  如果你總是認為自己不對或不足,你無法擁有療愈的關係。如果你對某個關係感覺很差,請對自己說:“我很完美。”然後進入更深的自己,觀察你和對方說話時的能量狀態,覺察你的感覺、想法和身體。問自己:“我感覺好嗎?我的能量高嗎?或我感覺不足?”你絕對沒有理由待在任何讓你感覺不好的人身邊。

  當你對某個情況的能量動態更深入地覺察,你會從互動中得到更多有關自己的訊息。舉例而言,你和某人說話,但是他似乎只想談論自己,卻不想聽你的事,你覺得不被重視而生氣,感覺他不珍惜你。當你深入地看自己,也許你會瞭解你也沒有聆聽或珍惜你的感覺,或者你有很多次從不注意內在訊息。每個互動都能告訴你關於你的事。當你療愈並改變內在的戲碼,你會發現你不再吸引那些類型的互動。

  除非你做的是療愈工作,否則不要處在任何想吸取或利用你的能量的人身旁。當你對人療愈時,你引導能量,他們不會讓你耗竭(除非你攝入他們的能量或他們抗拒你的療愈)。你沒有理由把自己放在一個感覺不被欣賞、不被愛或被貶低的狀況。

  為什麼一天中你允許自己有不被尊重的狀況?即使只是店員、客戶或講電話等小事。這是因為很多人從文化教養中得到一個信念,你對於周圍出現的人沒有選擇的權利。你可能覺得虧欠別人時間和能量,或是有義務對想參與你生活的人付出關心。有些人相信必須對每一個人很有愛心,支持和關懷他們。

  愛一個人並不意謂把他們的感覺看得比你的更重要,如果你研究過高等進化的生命體,你會瞭解愛別人有很多方式,包括直言不諱和不容許差勁的行為,只是直接的態度帶著慈悲與愛。

  堅持更高的目的並愛你自己是最優先的事。對於你每天接觸的人,明白你不虧欠任何人時間或能量,那是你此生被賦予的最大禮物,你運用它們的方式決定你今生有多少進化。

  當你感覺被貶低、憤怒或能量低落

  表示對方沒有對你的能量開放

  他們可能並非以療愈的方式接受你的能量,卻用它滋長人格自我;他們或許阻擋或拒絕你的能量。當你注意到有任何能量損失的感覺,例如你的身體前傾,表示你想靠近別人,渴求別人的注意或覺得能量低落,感覺不被欣賞、認同或支持,就是該問為何你還留在那種處境的時刻了。

  如果你在陌生人旁邊卻感到沒來由地被討厭或能量低落,你可能遇到了“能量襲擊”。這些關係是宇宙的訊息,告訴你多留意對自己做的事,你可能把能量給了無法接受的人,我稱這些為提醒。一旦發現自己被能量襲擊或不被欣賞,特別是被一個也許不會再見或關係淺薄的人,請仔細檢視你和朋友或心愛的人的關係,你可能也以某種方式貶抑自己。如果宇宙無法傳達給你關於這些親密關係的訊息,它可能會派個陌生人來引起你的注意,提醒你在生活中貶損自己的地方。感謝那個帶來提醒的人,然後仔細地檢視你的關係,你可以問:“我在哪里給出能量,而沒有得到回應?”你們大多渴望去愛、療愈和幫助你認識的人,希望建立親密的愛的連結。愛的關係發生在你所愛和所幫助的人對你的能量開放的時候。想像你想對鄰居付出,總是送禮物給他們,而另一方面他們覺得很煩,並且討厭你害他們在沒有時間或不想回禮時感覺虧欠,於是你可能開始覺得不被欣賞,懷疑為什麼他們不感謝或回報你禮物。

  你會質疑為什麼你慷慨大方又願意付出卻感覺不好。你可以明白,很多時候並不適合付出。你的付出反而會惹人生厭,因為他們並沒有對你要求愛的禮物和

  療愈。

  要擁有療愈的關係

  明白你該付出多少和接受多少

  明白你能接受多少十分重要,因為很多人喜歡付出,卻並不開放接受任何事。如果你覺得別人不欣賞你送給他們的東西,那麼就是該看看你對別人有多開放去接受的時候了。你們都有不被欣賞的經驗。問自己:“我給別人的東西,是否超過他們接受的能力?”這可能是你的朋友讓你能量低落的另一個原因。

  從事療愈工作的人可能感覺能量流失、不被欣賞和精疲力竭,當他們的能量槽物沒有雙向流動的時候。對於療愈工作的施予者和接受者而言,沒有什麼比雙向流動的愛更能滋養彼此,如此療愈的效果會立即呈現,成長亦在其中發生。施予者的能量被接受者補充,因為接受者的能量被施予者活化。當你扮演療愈中的給與者,如果對方無法接受,你會感覺能量流失;如果你給的多於對方能接受的,他們也有可能感覺能量低落。

  負面情緒諸如義務、憤怒或厭惡,只有在能量低落時發生。如果你觀察自己,檢査你的想法、感覺和身體,你會知道能量的交換是否平等。如果你發現自己的能量流失,你不喜歡你感受到的,可以怎麼做呢?首先,明白你絕對可以控制你的想法、情緒和身體反應。你可以進入內在,要求宇宙和你的精神體幫你看得更清楚,告訴你功課是什麼。

  很多人的能量交換不平等。如果有人總是對你借錢不還,你愈要他還錢,他不還給你,你就愈生氣。此時你可以進入內在,問自己:“這表示我常送出能量卻不開放接受嗎?”從注意那些生活中能量低落的地方,你會發現許多關於你的能量流的訊息,你可以重新組合那些訊息,把它們變成挑戰和功課。如果你的信念是你不值得擁有想要的一切,那麼請先確定你能擁有療愈彼此的關係。

  你們常對感知的能量有所保留,你也許會想:“我真的感覺到能量嗎?我真的受眨而能量損失嗎?還是今天太累,這一切只是我的想像?”別擔心你的懷疑,它們代表你堅強的一面,不讓你被周圍不同的能量流牽引,重要的是學會把懷疑變成朋友。

  有時候你會聽到不信任的聲音評論生活中的某件事,它也許說:“這樣不行,這只是坐井觀天的夢想,我根本得不到我想要的。我也許錯了。”這些不確定的耳語有可能震耳欲聾。聆聽它,對它說話,因為這些聲音常帶著寶貴的訊息。它傳遞什麼訊息?那個懷疑之聲會有什麼好處呢?很多人會對它說:“不,我絕對不會失去勇氣。我會保持信心,堅守願景,無論如何都要試一試。”當你對抗那個懷疑的聲音,它就完成了它的目的——帶出你堅強的一面,並強化它。

  有時候懷疑的聲音大的驚人,你的力量之聲必須更大才能被聽見。當你感覺自己開始懷疑,質疑你的力量,你對事情的看法,你的道途……等等,和那個聲音談一談,問它想告訴你什麼?問它要給你什麼禮物?你愈快認出那個不確定的聲音想帶給你的禮物,它就愈快安靜下來,幫助你擁有你想要的。

  另外一個懷疑的聲音帶來的訊息是,挑戰你多麼相信自己。如果你對你的能量是否流失感到懷疑,你的課題是相信你的感覺。即使最輕微的能量低落,也請你開始看看和你在一起的人和你如何能量互動。信任若非真有能量損失,你不會感覺能量低落。

  情緒可以引導你找尋答案,但是也可能在你感知能量時阻礙你清晰地連結你的直覺。情緒有此什麼作用?你為什麼會有情緒?

  情緒幫助你創造實相

  當你相信一件事,你愛它、渴望它、想要它,你會創造得更快。愛你的情緒,但是別讓它消耗你的能量,也別讓別人的情緒消耗你的能量。別人的情緒耗損或擄獲你的程度,只與你讓自己被內在同樣的感覺擄獲的程度相當。沒有人能夠用強力、濃烈或負面的情緒傷害你,除非你自己也有相同的情緒。別人的感覺透過共振法則喚起了你內在相同的情緒,當你平靜你的情緒,你就能夠處理別人強烈的情緒。

  你如何平靜情緒?在它們創造危機之前,聆聽內在最輕微的負面感覺。你的大我總是不斷透過情緒對你說話,引導你做這做那。如果你沒有在音量或濃度很低時聽見它,你的情緒會變得更強。聆聽來自別人的負面感覺也一樣,如果你沒有在一開始就注意到別人對你最輕微的貶抑,它可能會繼續消耗或吸收你的能量,直到你“注意”為止;別人會讓你愈來愈精疲力竭,直到你中止他們為止,或許結束你們的關係,或許說出你要什麼。

  當你注意到那些貶抑你或要求太多的情況,請先清理自己的負面能量。首先,保持身體挺直,停留於中心,不要前傾或後仰。當你和耗損你的能量的人在一起,學著把你的感覺說出來,即使對你自己說或寫都可以。

  把感覺說出來或寫下來,對於把別人的能量從你的空間中淨化是

  很有用的。你不需要對別人表達你的憤怒,但需要把能量從你的系統移開。你可以錄下它、拍攝它或寫下它。任何把它帶出身體的過程,都是療愈的過程,是釋放你從別人那裏帶進的能量的淨化過程。

  情緒可能會阻礙你對能量的清晰感知,當你對某個主題出現高度的情緒,你很難看見更高的道途。在你向宇宙要求答案前,請你在內在找個安寧的空間讓答案流入。

  很多人聽人說話時腦中喋喋不休,想著你要給的答案或是你該如何回應,我稱它為“做”而非“是”的狀態。“做”時你的頭腦很忙碌,你的內在忙著和自己對話;“是”時你很寂靜,專注地聆聽,把焦點放在別人說的話。

  用寂靜的頭腦聆聽

  你能引導你和他人之間的能量流動

  你的心思愈忙亂,你愈容易無意識地被能量影響。聽別人說話時你的內在對話愈安靜,你愈能主導結果,並在互動中覺察你的身體和情緒。當你和別人在一起,練習“在”,練習不做、不想、不回應任何事。簡單地覺察當下的聲音、味道、房間,以及超乎言語的能量互動。注意你的感覺,觀察什麼事情正在被談論,你會發現資訊的寶藏向你湧入。

  當你開始看清楚你擁有的是什麼樣的關係,你可能很驚訝,你以為很高和具有療愈性質的關係,其實不然,也許你會第一次真正看見別人給你或沒有給你能量。覺察你存在的世界,覺察發自宇宙的愛與高等力量不斷發送給你的訊息,最重要的是,覺察你自己。

  遊戲練習

  1. 安靜地坐著,放鬆你的身體,對準你的能量、身體、情緒和思想,感覺你的實相。然後,想一個你認識的人,溫柔地送出你的意念,打開你的心,靜靜地聆聽,看看有沒有任何意像、畫面、感覺回來。

  2. 和他分享你的體驗,送給他你收到的正面訊息與愛的洞見,得到他的回饋。透過回饋,你會愈來愈正確地詮釋你接收的印象。

  注意你對自己和對別人的感覺差異;注意你的身體、情緒、想法上的改變,然後回到你的實相。記下你接收的印象。

  

  5 我是誰?

  “我是誰”這個問題很重要,如果你不知道你是誰,你無法清晰地感知或詮釋你周圍的能量。

  你們都能覺察自己是誰。你在許多不同的情境中觀察自己,你知道你會如何反應、如何利用你的時間……等等。你們都有自己希望的樣子——希望你的體態看起來怎麼樣,希望你如何利用時間,賺多少錢,做什麼運動,吃什麼食物——等等。接下來會談談這些你帶在身邊,有關於你覺得你應該變成和想要變成的意像和畫面。

  要認識你是誰,你需要有安靜的頭腦。我曾經談過寂定和透過放鬆與觀想產生的內在空白畫面。認識你是誰需要你獨處的時間、靜默和反省的時間,去聆聽你的想法,回想你自己和你如何過你的一天。

  認識自己指的是對自己承諾。什麼是對自己承諾?有些人認為承諾是利用意志力去強迫自己活出應該的樣子。你也許認為一旦下決心去做一件事,就應該堅持不變。

  對自己承諾是聆聽每個當下的感覺

  並對此刻正確的事情採取行動

  你們對下一步行動做的決定,幾乎都是把現在的你投射到未來的時間,這表示你為一個還沒到的時間做決定。對自己承諾是活在當下,認出你有足夠的自我知覺去做此刻正確的事。它是信任你自己,知道你不需要每每醒來就要告訴自己會怎麼樣、要如何處理事情,你不需要擔心三周或一年以後的事。

  明白在未來的那個時間你會是個不同的人,你會更有智慧,更進化。重要的是計畫和觀想你未來要什麼,然後放鬆並相信你的未來自我。

  對自己承諾是明白此刻適合做什麼,要做到這件事你必須知道你的感覺。你也許會說:“我知道我的感覺。”然而很多人並不知道自己的感覺,更多的人並不用言語或行動支持你的感覺。例如:有人請你幫個忙,你也許會說:“這並不是我想做的事,但是我得做它。”然後你就違背感覺去做了。當你把尊重自己放在第一優先,別人會說你自私。你的教養說自私是不對的,說你虧欠別人一些什麼或對別人有義務。

  你無法清晰地感知能量,無法有力量和引導能量,除非你優先對自己承諾。如果你不把你的生活、想法、目標和時間放在第一優先,你會在別人的欲望和期望的洪流中迷失,任何來到你生命中的人、計畫或事件,會反復地打擊你,讓你像在滔天巨浪中的小舟一般。如果你真的知道你是誰,把你的生活放在第一順位,認出你的感覺並據以行動,你會擁有一艘堅固的輪船,航行于靜水之中,朝著你選擇的方向前進。

  明白什麼時候注意你自己的需要

  什麼時候必須無我

  雖然停留於核心,知道你是誰,把你的生活視為第一優先很重要,覺察你對別人造成的影響也很重要。當你瞭解你的行動影響力,你會更有力量,那麼請選擇你想採取的行動。有些人擔心如果他們做對自己好的事,會顯得很自私。然而,當你尊重你的更高道途和自己,你也會尊重別人的更高道途和他們自己,即使當時看起來並非如此。當然,知道什麼時候該無我——順隨事物流動,不從人格自我的要求出發——也很重要。

  我能給你們最好的指導原則,是對於無關緊要的小事選擇無我,例如在餐廳坐什麼位置、看什麼電影……等等,讓小事輕輕滑過。然而當碰到關於遵從你的更高願景、做有益人群的服務時,就是該堅定立場的時候(然而,是非常有同理心的溫和立場)。如果你屬於團體的一份子,一起為團體的目標工作,無私也很重要,當然這些目標必須是你更高目的的一部分,而且服務和無私讓你感到喜悅。如果你的無私來自罪惡感、壓力和一種“必須”的態度,便不適當。

  很多人在生活中動彈不得,總是擔心會對別人造成衝擊,懷疑:“如果我告訴誰我在做什麼,他會怎麼樣又怎麼樣……”除了從很有限的角度看自己之外,你看不見你是誰。有很多方法可以讓你從肉身中改變視野,在全新的光中看待自己。其中之一是套上別人的鞋子,不從你自己的批判和信念,而是透過他們的信念和角度來看他們。你們總覺得自己像登臺的演員,每個人都等著看你和批評你;然而只有你才會把自己放上了舞臺,不斷注視、觀察和批判。這麼做,你會開始覺得需要對別人的感覺負責——如果他們的感覺不好,你會以為是你引起的。

  不要覺得每個人的快樂都是你的責任

  只有他們能為自己選擇快樂,你無法代勞

  你看過年紀很小的兒童認為是自己造成父母的離異,因為在他們幼小的眼睛裏,每一件發生的事都像是他們引起的。如果你想對你是誰擁有新的視野,從別人的眼睛看你自己。穿上別人的鞋子,想想他的挑戰、能?度、豐盛或匱乏,讓意像流動;如此你離開了你的身體和實相,變為別人能量的一部分。藉由離開你的生活和觀點,你會理解別人的行動和行為,你也能更清晰地覺察自己。透過別人的眼睛看你的生活,你可以從明天開始對每個你接觸的人這麼做。看進他們生活的實相、承受的壓力、腦中的想法和他們正面對的功課,帶著這種瞭解,你們會用一種療愈彼此的方式互動。把這過程變成一種你不需要思考或嘗試的習慣。那麼,當你擔心別人對你的看法或他們發生了什麼事,你便能利用這個過程去感知他們的能量。

  感知能量最大的盲點之一是你對自己太在意,存在你個人的舞臺中心。如果你在意別人對你的想法,勝過你能做什麼去療愈或協助他們(當然,也療愈和幫助你自己),你將無法感知別人的實相。當我們談到向上進入更高的能量層次,我們談的是療愈別人,並讓一天中你和每個人的接觸都是一種療愈的接觸。

  你無法對能量更敏感,除非你將它用於療愈。如果你不知道怎麼用,宇宙不會讓你體驗那麼多的能量。你愈能運用你感知的能量去療愈自己和別人,愈能夠覺察和瞭解存在你周圍的能量。

  什麼叫做療愈的接觸?你如何讓每一個連結都是療愈的連結?邁向療愈關係的第一步,是在你接觸人時心存寬恕。首先,覺察過去或現在你對他們有沒有任何厭惡感、任何優越感或不如人的感覺、任何怨恨、任何負面的想法(即使只是個他們有什麼不合你的標準的印象)。

  為了療愈,先感覺你對自己的寬恕,對於你在思想或情緒層次,對他們送出的任何無益于他們成長的一切,表示原諒。自問如何能協助他們的靈性開展?對他們說什麼能夠有益於他們?為了找尋答案,你必須離開你的身體變成對方實相的一部分。你如何欣賞、認出和感謝他們?這些問題和想法會把你帶離人格的狹隘焦點。

  送給人們你想收到的一切——

  愛、支持、欣賞、療愈和認同,那麼你將獲得它

  想著:“我如何能被認同,有更多支援或得到我想要的?”阻礙了你對能量的清晰感知。給與開啟你的能力去瞭解別人和他們的實相系統,而它必然讓你能用更高、更有愛心的方式看自己。

  當你對別人這麼做,你會開始自動地寬恕、支持、認同和欣賞自己。療愈別人並不只是一個你送給世界的禮物,也是送給自己的禮物。

  你們全都能藉由觀察別人的能量,學習覺察自己的能量。你對別人的能量覺察愈正確,愈能精確地感知你內在的能量。這不僅對正能量為真,對恐懼和負面能量也是如此。當你批判別人,你會感覺自己的黑暗面,並將你批判的負面能量帶給自己。

  要清楚分辨能量必須放掉是非的批判,挑戰自己放下是非的框架。當你觀察人們有你不喜歡的品質或人格特徵,看看你是否能發現它如何適合他們的生活。檢視這項特徵如何為他們服務;這個品質為他們做了什麼。放掉批判讓你不被別人的能量影響。

  什麼是恐懼?什麼是黑暗區域?在恐懼被正視之前,它常常以沉重、擔心和憂慮的感覺存在。有些時候你會感覺光明喜悅,有些時候你感覺不到。那些沉重的時刻常常是恐懼的指標,你到達的境地愈高,釋放的恐懼愈多。

  要消融恐懼,回頭正視它

  因為你面對的將消融於意識的光中

  恐懼在較低的層次以沉重的情緒、重量和繃緊的感覺存在於肉體。它可能是一種匆忙不休的感覺,試圖隱藏在生產力的面紗下,“做”而非“在”。

  當你感覺沉重或黑暗,要求恐懼進入你的意識,任何你背對的事會壯大和更糟。當你願意站出來面對你害怕的事,宇宙將幫助你釋放和療愈它。很多人害怕孤單,你相信自己必須自行處理每件事。你也許感覺沉重的責任,然而宇宙充滿了朋友、治療師和幫助。你愈開始療愈你接觸的人,愈多的療愈將回饋給你,接受療愈和給與療愈是通往更高能量的道路。

  透過呼吸和放鬆身體,恐懼常常能夠被面對和轉化,它也用行動來處理。當你感覺別人的負面能量——一種你不喜歡的感覺,別逃跑和躲藏。首先,停止你的批判,然後要求宇宙給你行動的指引〔如果有行動的需要)。只要你要求,宇宙總是會給你協助。它可能透過你的想法,以洞見或啟示出現;它可能從你觀看和閱讀的事物出現;它可能透過你聽到的東西。當你感覺別人的負面,你可以透過問你如何療愈和支援他的成長,來停止負面能量對你的影響。你會發現人們也在想辦法為你做相同的事。如果他們不能符合你的療愈和愛的能量,他們會離開你的生活;或者你會發現自己不再創造那麼多機會和他們在一起。

  你對能量感知的害怕是什麼?你對發現別人的負面能量害怕什麼?你害怕它們會傷害你嗎?你相信別人會讓你能量低落或害你損失嗎?當你更清楚你對負面能量的恐懼,當你觸碰你認為負面能量會

  如何傷害你的想法,你就有了開始處理它的基礎。只有當你面對和認出你對負面能量的恐懼,你才能轉化它為無害的能量。容我再說一次,正面的療愈能量永遠比負面能量更有力量。

  恐懼會發生在任何你認為你是誰和你想要成為的,這之間不一致的地方。你為什麼要害怕你不是的那個人?你感覺你讓自己失敗嗎?你讓自己丟臉嗎?

  去愛和接受你是誰

  而非你將是和應是的那個人

  如果你愛現在的你,你是活在當下,它是通往個人力量的大門。如果你只愛你將是的那個人,那麼你不在你的身體,你活在你無法影響的未來(直到它變成了現在,而你能夠行動)。看看現在的你,把它和你想成為的你比較,問自己兩者為什麼不一樣:“我想成為的那個人真的適合我嗎?或者那是我被告知應該成為的人?”你愈能淨化別人對你的規劃、期望和畫面,你會變得愈有力量。

  那些未來的畫面,許多包含達成別人給你的不切實際或不適合的標準;那些理想很多是來自你把別人的信念硬加給自己。清楚地觀察你對自己的期望,特別是那些你總是失敗的地方,它們是指出你想要成為的,並不符合你真正需要的指標。你對於這種差距的痛苦,那些沉重、恐懼或黑暗的感受,只因為你試圖“穿上”不屬於你的能量而存在。

  認識你是誰需要靜思默想的時間、安靜的時間。獨處的時間本身就是你能創造的重要時間之一。我說的並非讓你狂思亂想的時間,我說的是你什麼都不想的寧靜片刻。頭腦的寂靜創造讓想法進入實相的空間,而讓想法發生。靈感生於寂靜。在新的概念進入你的覺知之前,可能要花一星期或更久來醞釀它,但是別讓

  時間的落差阻擋你,看見靜默與後來發生的創意之間的關連。

  保持單獨,靜靜地坐下,讓你在身體、情緒和心智上休息,你將

  獲得一種逐漸清晰的自我知覺。在這些寂靜的時間中,你不用扮演任何角色或身分,你的靈魂能夠更清楚地對你說話。當你身旁沒有其他的人,當你獨處,你對自己的能量感知最為清晰。

  有些人身邊總是圍繞一些人,當你好不容易找到單獨的時間,你創造了一百萬件事要你做——任何事,讓你不能思考、反省和保持靜默。你被教導是認為有產能和創造那些摸得到、看得見、聽得見的東西,比靜默更有價值。然而,靜默的時間是恢復生命能量、清晰的看見和概念與靈惑的源頭。

  開始珍惜那些你所創造能夠靜靜躺下或坐下的時間,練習什麼都不想,因為寂靜是通往能量感知和直覺開啟的門;也是你將發現最高和最有效的自我療愈的形式。

  遊戲練習

1.想一個你和朋友或心愛的人即將碰面的約會。

2.你們見面的更高目的是什麼?可能是互相鼓勵和支持或幫忙做決定,即使純粹是社交的活動,也看看你是否能發現你們在一起的更高目的。

3.你如何幫助他們創造有關他們是誰的更高視野?他們又是如何幫助你?決定你們下次再碰面的時候,你會把注意力和活動放在會面的更高目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光般若問道峰 的頭像
心光般若問道峰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