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振聲是一位70多歲的農村家傳中醫。前半生他和普通醫生一樣,用傳統辯證施治;後半生則用整體辯證施治,只使用一個自創的方劑——“全息湯”。三十年來,一付“全息湯”(包含加減)處方大概開了幾萬張,現仍繼續開著。2004年,中國中醫藥出版社出版了薛振聲的學術專著《十年一劍全息湯》。——他為什麼這樣做?“全息湯”的機理何在?療效又如何呢?¬

從事中醫臨床工作40年的薛振聲,是江蘇邳州炮車中心衛生院的一名老中醫。在漫長的行醫生涯中,他前半生在其父親、當地名醫薛漢三的指導下,勤奮研究和運用傳統辯證施治:包括臨床常用的八綱辯證、六淫辯證、陰陽氣血辯證、臟腑辯證;傷寒學說的六經辯證;溫病學說的衛氣營血辯證、三焦辯證等,取得了很好的臨床療效。¬

但薛振聲並不滿足,開始了對疑難病症的開拓性研究。他發現:疑難病症之所以難於治癒,往往由於病症並不像傳統辯證那樣清晰、明確,比如:非常明確的屬於濕熱蘊肺、陽明腑實,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剪不斷、理還亂。——運用傳統的辯證方法治療普通疾病,往往定位明確、立竿見影;但治療疑難病症,很多醫生難免顧此失彼,難於應對。勉強開出藥方,醫生也心中忐忑,不知能否中病。——薛振聲深有感觸地想:這不能單純認為醫生的水準有問題,自己能不能把傳統的辯證施治向前發展,使得醫生對於疑難病症的辯證準確率更高、把握性更大、治療效果更好呢?¬ 從上個世紀80年代初,薛振聲就開始在臨床上進行“整體辨證”的探索。他認為:既然疑難病症的致病原因錯綜複雜、頭緒紛亂。那麼,能否尋找出各種疑難病症的整體共性呢?打一個比方:疑難病症就像是一群窮兇惡極的罪犯,有搶劫犯、殺人犯、盜竊犯、詐騙犯等等,而中醫治療疑難病症,就好像將這些形形色色的罪犯關進監牢、接受改造。而治療方法就如同改造罪犯的辦法:首先是要讓罪犯統一進行勞動改造、實施法律訓導、進行自我悔改,這是對改造罪犯(治療疾病)的整體方法。有了這些整體方法,再配合每個人的不同犯罪特點進行針對性的具體改造,才有可能讓罪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治療疑難病症的道理也是如此。經過“整體辨證”治療之後,疑難病症會從根源上得到了有效的改造,再配合傳統辯證施治,針對病症的突出症狀進行具體施治,疑難病症的治癒率就會得到提升。¬

在30多年的行醫生涯中,薛振聲從自己親手診治的上萬例疑難病症中感悟到:可以把疑難病症的成千上萬種病因化繁為簡,分為五大類:風寒類、痰凝停滯類、濕困類、水停類、血熱血瘀類。——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疑難病症的病因並不是單純的某種,而往往是這五大類病因相互交織、影響和並存。¬

那麼,能否找到這五大類病因的整體治療方法呢?薛振聲經過20年的臨床試驗,發現:治療風寒類證,可以使用桂枝湯;治療痰凝停滯類證,可以使用枳實薤白桂枝湯;治療濕困類證,可以使用平胃散;治療水停類證,可以使用五苓散;治療血熱、血瘀類證,可以使用生地、丹皮。——再加上整體治療、和解少陽的小柴胡湯(只選用最關鍵的柴胡、甘草兩味藥),那麼,這些方劑或中藥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能夠整體辨證施治的“全息湯”基礎方:  ¬

柴胡12g 桂枝10g 白芍10g 瓜蔞10g 薤白10g 枳實10g 蒼術10g 陳皮10g 厚朴10g 白術10g 茯苓10g 豬苓10g 澤瀉12g 生地10g 丹皮10g 甘草10g  生薑10g 大棗10g¬

上述組合看起來並不複雜,但在臨床上卻花費了薛振聲20多年。中醫歷史上,也有醫家在研究用綜合方劑來進行整體辨證治療。但是,一付綜合方劑絕非把數類單項治療方劑“疊加、組合”起來那麼簡單。因為各個方劑之間互相影響,非常容易顧此失彼、干擾藥效。這需要思想上的大膽設想、臨床上的小心驗證。——經過對自己上萬例臨床病例的前後對比,薛振聲發現:採用“整體辯證+傳統辯證”治療疑難病症,確實比“傳統辨證” 療效更好,而且失誤更少、容易掌握。¬

以一個固定的處方來應付千變萬化的疾病,顯然是行不通的。薛振聲認為:全息湯的基礎方提供了對疑難疾病“共性”的治療方法,對於特定疾病的“個性”,還要按照傳統辯證的方法,對全息湯基礎方進行加減。——為方便廣大讀者,他也根據幾十年的臨床經驗,撰寫了“全息湯基礎方加減法”(詳見www.quanxitang.com),比如,發熱:一概予全息湯基礎方,個別高熱脈洪、面紅舌赤、煩渴引飲者加石膏15-30g,知母10g(白虎湯意)。其餘按症加減。脅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去大棗、加牡蠣12g,右脅痛者再加青皮10g,左肋痛者再加郁金10g;腋下肋間痛者加川楝子、元胡各10g……薛振聲笑稱:“我不是用‘一個方劑包打天下’,而是在對幾百個經典方劑的應用中,增加了一個我發明的整體施治方劑!”¬

他特別提醒讀者:以上所列加減法為個人經驗的積累,療效確切(但不應視為固定不變¬

的模式,應不斷探索。同時,要注意不應破壞全息湯基礎方的整體構架)。一般服藥2-3劑後,症狀應顯著好轉,如未痊癒,需繼續服藥者,應根據症狀變化調整處方。症狀減輕,仍輕微存在,處方不變。¬

據薛振聲本人介紹,他運用以“整體辯證+傳統辯證”為特點的全息湯加減進行治療,比前半生單純運用傳統辯證提高療效20%-30%,臨床把握性大大增強,尤其是:藥物的副作用大大降低。《十年一劍全息湯》出版之後,全國已有數十位中醫大夫使用全息湯進行臨床實踐,取得了不錯的療效。其中吉林的劉儒勝醫師、河南的張鵬醫師使用全息湯加減進行臨床運用,均較此前運用傳統辯證施治方法有了明顯的療效提高。¬

薛振聲先生也有他的遺憾:整體辯證只是個人實踐經驗和理性思考的產物,沒有更多的人參與和認可,沒有精確的統計數字,沒有對照組對比……筆者目前正在組織各方力量,對“十年一劍全息湯”的應用進行追蹤、統計、分析。全息湯基礎方內科症狀加減法 ¬

¬

全息湯基礎方內科症狀加減法¬

1. 發熱:予全息湯基礎方,個別高熱脈洪、面紅舌赤、煩渴引飲者加石膏15-30g,知母10g(白虎湯意)。其餘按症加減。¬

2. 低溫: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即可,個別自汗淋漓者加附子10g(桂枝附子湯意)。其餘按症加減。¬

3. 自汗: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即可,重者加黃芪、牡蠣各12g,自汗淋漓者加附子10g,龍骨、牡蠣各12g,其餘按症加減。¬

4. 盜汗: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龍骨、牡蠣各12-15g。其餘按症加減。¬

5. 身酸懶: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即可。如出現納差、腹瀉、浮腫、黃疸等症,按相應症狀加減。¬ 6.身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即可。痛重、自汗或惡寒者加附子10g,肩背痛甚者合羌活、獨活、槁本、蔓荊子、川芎、防風各10g,身刺痛,面紫舌暗脈澀者合秦艽、川芎、桃仁、紅花各10g、羌活、沒藥、當歸、五靈脂、香附、地龍各6-10g,其餘按症加減。¬

7. 浮腫: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喘滿者加麻黃、杏仁各10g,有熱者加石膏15-20g,咽喉腫痛或有瘡瘍者加銀花15-20g,連翹10-15g,腫甚,身重惡寒者加附子10g,其餘按症加減。¬

8. 黃疸: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大黃10-12g,小便赤熱者加梔子、黃柏各10g,大便幹者加大黃10-12g。其餘按症加減。¬

9. 嗜睡: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嚴重者加石菖蒲10g,其餘按症加減。¬

10. 失眠: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龍骨、牡蠣各12-15g,嚴重者加酸棗仁12-15g,知母、川芎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11. 心驚不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龍骨、牡蠣各12-15g,其餘按症加減。¬

12. 頭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偏頭痛者加川芎、白芷各10g,兼痛瀉者加防風10g,兼身痛者合羌活、獨活、槁本、蔓荊子、川芎、防風各10g,兼頭脹或煩躁不安者加龍骨、牡蠣各12g,其餘按症加減。¬

13. 頭暈: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兼噁心嘔吐者加半夏、蘇葉各10g,兼心煩不安者加龍骨、牡蠣各12g。嚴重者加天麻10g,其餘按症加減。¬

14. 口渴: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煩渴多飲者合白虎加人參湯(石膏12-20g,知母、人參(或黨參)、粳米各10g),兼納差、舌淡苔少而燥者加黨參12g,花粉10g,兼舌幹而裂者合增液湯(玄參、麥冬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15. 口中異味:一般予全息基礎方,口澀、口膩不再加藥,口苦者加當歸、梔子各10g,口臭者加藿香、佩蘭各10g,口酸者加黃連6-10 g,吳茱萸3-6 g,口甜者合瀉黃散(藿香、石膏、山梔、防風各10g),口辣者合瀉白散(桑白皮、地骨皮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16. 項強:一般予全息基礎方,嚴重者合葛根12-15g,麻黃10g,其餘按症加減。若出現神昏譫語、四肢抽搐等,不可視為一般項強,可進一步明確診斷。¬

17. 肩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嚴重者合舒筋湯(當歸、赤芍、薑黃、羌活、海桐皮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18. 四肢疼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嚴重者合烏頭湯(麻黃、黃芪、川烏各10g),或桂枝芍藥知母湯(麻黃、知母、防風、附子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19. 腰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杜仲10g,兼痛瀉者加防風10g,嚴重者加附子10g,兩側痛者加川楝子、元胡各10g,尾骶骨痛者合破故紙、小茴香、元胡、牛膝、當歸、杜仲、知母、黃柏各10g,泌尿系統結石者再加金錢草15g,海金沙10g,其餘按症加減。¬

20. 咳嗽: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去生薑、大棗,加幹薑、五味子各10g,咳不止再合止嗽散(荊芥、紫菀、桔梗、百部、白前各10g),咽喉不利、乾咳無痰者合養陰清肺湯(麥冬、玄參、貝母、薄荷各10g)或桑白皮12g、地骨皮10g,加貝母、枇杷葉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21. 喘促: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杏仁10g,兼咳嗽者,去生薑、大棗,加幹薑、五味子、杏仁各10g,喘甚者再加葶藶子10g,哮喘者合定喘湯(麻黃、桑白皮、白果、蘇子、杏仁、黃芩、款冬花、半夏各10g),發熱而喘者合麻杏石甘湯(麻黃、杏仁各10g,石膏12-20g),其餘按症加減。¬

22. 胸悶: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兼咳喘脅痛者,按相關症狀加減。¬

23. 胸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兼面唇紫暗者加桃仁、紅花各10g,丹參12-15g。¬

24. 胸中煩熱: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兼失眠、多夢、盜汗者加龍骨、牡蠣各12g。¬

25. 心悸: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龍骨、牡蠣各12-15g,兼肢冷、脈遲或結代者加附子10g。¬

26. 噯氣: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噯氣頻頻者合旋覆花、黨參、半夏各10g,代赭石12g。¬

27. 呃逆:心緒不寧者加龍骨、牡蠣各12g,呃逆嚴重者合丁香、杮蒂、人參或黨參各10g。¬

28. 噁心嘔吐: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半夏、蘇葉各10g。¬

29. 反酸: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黃連6-10g,吳茱萸3-5g,重者加烏賊骨、煆瓦楞子各10-12g。¬

30. 食欲不振: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三仙(山楂、神曲、麥芽)各12g,胃酸者不加山楂。¬

31. 胃脘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白芍量至12g。¬

32. 脅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去大棗、加牡蠣12g,右脅痛者再加青皮10g,左肋痛者再加郁金10g,腋下肋間痛者加川楝子、元胡各10g。¬

33. 臍腹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合烏藥、檳榔、木香、小茴香、良薑、川楝子、青皮各10g。¬

34. 小腹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白芍用量至12g,再加當歸、川芎各10g。¬

35. 少腹(小腹兩側)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川楝子、元胡各10g。¬

36. 腹脹: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兼胃酸者加黃連6-10g,吳茱萸3-5g,嚴重者合生薑瀉心湯(黨參、幹姜、半夏、黃芩、黃連各10g),或再加知母、薑黃、砂仁各10g。¬

37. 腹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去瓜蔞加蔞皮10g,無腹痛者去白芍再加防風10g,嚴重者加赤石脂、禹餘糧各12g,久病體虛者加黨參10g。¬

38. 大便秘結: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去瓜蔞加蔞仁10-12g,嚴重者合麻仁12g 大黃、杏仁各10g。¬

39. 便帶膿血: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去瓜蔞加蔞皮10g,再加當歸、川芎各10g,熱毒熾盛者合白頭翁12g,黃連、黃柏、秦皮各10g。¬

40. 小便澀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當歸、車前子各10g,有熱象者加梔子10g。¬

41. 小便失禁: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益智仁、烏藥、山藥各10g,桑螵蛸10g。¬

42. 小便混濁: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萆薢12g、烏藥、益智仁、石菖蒲各10g,鹽3g,小便黃混者合萆薢、丹參各12g,車前子、黃柏、石菖蒲、蓮子心各10g。¬

43. 睾丸脹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川楝子、元胡各10g,橘核、荔枝核、小茴香各10g,睾丸紅腫者再加銀花12-15g,連翹10-12g,乳香、沒藥各6-10g。¬

44. 陽萎: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兼會陰脹痛者加川楝子、元胡各10g,兼小便不利者加當歸、車前子各10g,病久者合鹿角膠、鹿角霜、菟絲子、柏子仁、熟地各10g。¬

45. 遺精: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龍骨、牡蠣各12g,嚴重者加芡實、蓮須各10g。¬

46. 鼻衄: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12g,嚴重者合側柏葉、藕節各12g,赤芍、當歸、香附、黃芩、黃連、山梔、桔梗各10g。¬

47. 咳血: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12g,嚴重者合側柏葉、幹姜、艾葉各10g,或十灰散(大薊、小薊、梔子、陳棕、荷葉、側柏葉、茜草、茅根、大黃各10g,炒炭用),慢性咳血者加阿膠、白及各10g。¬

48. 嘔血: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12g,嚴重者合大黃、黃芩、黃連各10g.¬

49. 便血: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12g,便血色黑者加灶心土15-20g,附子、阿膠、黃芩各10g,便血色鮮紅者合槐花、側柏葉各12g,炒荊芥、枳殼各10g。¬

50. 尿血: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12g,再加木通、竹葉各10g,茅根12-15g。¬

51. 眼瞼下垂: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熟地、當歸、川芎、槁本、前胡、防風各10g。¬

52. 耳鳴耳聾: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心緒不寧者加龍骨、牡蠣各12g,或加石菖蒲、木通各10g¬ 53. 咽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桔梗10-12g,急性腫痛者再加銀花12-15g,連翹10-12g,薄荷10g,慢性者合養陰清肺湯(麥冬、玄參、貝母、薄荷各10g)¬

54. 聲音嘶啞: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膨大海、桔梗、杏仁各10g,喘者加麻黃10g,有熱者加石膏12-15g咽喉腫痛者加銀花12-15g,連翹10-12g,病久咽幹者合熟地、百合、貝母、當歸、玄參、麥冬、桔梗各10g)¬

55. 牙痛: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升麻12g、當歸、黃連各10g¬

51.月經先期。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血熱、陰虛、肝鬱化火、氣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口苦心煩脈弦者加當歸、梔子各10g(丹梔逍遙散意);自覺症狀不顯者加地骨皮、青蒿、黃柏各10g(清經湯意)。其餘按症加減。

52.月經後期。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虛寒、肝鬱、血瘀、痰濕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當歸、紅花各10g,兼小腹痛者加川芎10g。其餘按症加減。

53.月經先後不定期。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肝鬱腎虛、心脾虛弱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當歸、山藥、菟絲子、荊芥各10g(定經湯意)。其餘按症加減。

54.閉經。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腎氣虧損、氣血虛弱、氣滯血瘀、痰濕阻滯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當歸、紅花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55.崩漏。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肝鬱血熱、脾不統血、濕熱下注、肝腎陰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

12g,加地榆12g;兼口苦,色暗者加梔子10g;兼小腹、少腹痛者加當歸、川芎、川楝子、元胡各10g;兼小腹痛出血多者加當歸、川芎、阿膠、艾葉各10g(膠艾湯意》小腹痛兼噁心納差者合溫經湯(吳茱萸、當歸、川芎、黨參、阿膠、半夏、麥冬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56.經行腹痛。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肝鬱氣滯、胞宮瘀血、濕熱鬱結、氣血兩虛、沖任虛寒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白芍用量至12g,小腹痛者再加當歸、川芎各10g,少腹痛者加川楝子、元胡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57.經行腰痛。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肝腎虧損、血虛氣滯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杜仲、川斷各10g;腰兩側痛者再加川楝子、元胡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58.經前吐衄。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肝經鬱火、胃火血熱、陰虛肺燥、脾不統血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12g,加當歸、梔子、牛膝各10g;嚴重者合順經湯(當歸、沙參、荊芥炭各10g),加牛膝10g。其餘按症加減。

59.經前乳房脹痛。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肝鬱氣滯、肝鬱化火,肝鬱脾虛、肝腎陰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當歸、香附、青皮各10g;疼痛嚴重者加當歸、乳香、沒藥各10g(瓜蔞散意)。其餘按症加減。

60.白帶。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脾虛、腎虛、濕熱、痰濕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或加山藥、烏賊骨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61.黃帶。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濕熱、氣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合易黃湯(山藥、芡實各12g,黃柏、白果、車前子各10g);色微黃,氣味惡濁者加當歸、梔子各10g,陰癢者冉加黃柏、木通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5 分享薛振聲老前輩全息湯基礎方加減法

62.赤帶。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濕熱、氣鬱、血瘀、虛寒、虛熱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12g,再加當歸、香附、阿膠、黃柏、牛膝、黑豆各10g(清肝止淋湯意)。其餘按症加減。

63.五色帶。此多為惡性病。不分氣鬱、濕熱、陰虛、虛寒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當歸、川芎各10g,半枝蓮、白花蛇舌草、蜀羊泉各12~15g,體弱者加黨參、黃芪各10~12g。其餘按症加減。

64.妊娠嘔吐。不分胃寒、胃熱、痰濕、胃陰不足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半夏、蘇葉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65.妊娠腹痛。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血虛、血瘀、濕熱、氣虛、氣滯、虛寒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白芍用量至12g,再加當歸、川芎各10g,痛連少腹者加川楝子、元胡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66.妊娠出血。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氣虛、血虛、血熱、肝火、症痼、腎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12g,再加地榆12g;兼腹痛者合膠艾湯(阿膠、艾葉、當歸、川芎各10g);兼腰痛者合壽胎丸(菟絲子、桑寄生、川斷、阿膠各10g),或加杜仲10g。其餘按症加減。

67.妊娠浮腫。不分腎虛、脾虛、氣滯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兼見心緒不寧或子癇者加龍骨、牡蠣各12g。其餘按症加減。

68.產後腹痛。不分血虛、血瘀、寒凝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白芍用量至12g,再加當歸、川芎各10g(當歸芍藥散意),痛連少腹者再加川楝子、元胡各10g(金鈴子散)。其餘按症加減。

69.產後出血不止。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氣虛、血瘀、血熱、陰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12g,兼腹痛者合生化湯(當歸、川芎、炮姜、桃仁各10g);多日淋漓不淨者按崩漏治療。其餘按症加減。

70.產後多汗。不分氣虛、陰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黃芪、龍骨、牡蠣各12g。其餘按症加減。

71.產後眩暈。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氣虛、血虛、腎虛、血瘀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噁心嘔吐者加半夏、蘇葉各10g,心悸不安或多汗者加龍骨、牡蠣各12g。其餘按症加減。

72.產後大便難。不分血虛津虧、陽明腑實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合麻子仁丸(麻仁12g,杏仁、大黃、厚樸、枳實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73.產後發熱。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外感風邪、外感毒邪、氣虛、血虛、血瘀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若表現腹痛拒按、惡露臭穢等毒邪見症,加銀花12~15g,連翹10~12g,當歸、川芎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74.產後身痛。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風寒、血虛、血瘀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痛甚身冷自汗者加附子10g;掣痛或刺痛,兼見面紫唇暗者合身痛逐瘀湯(當歸、川芎、桃仁、紅花、地龍、牛膝、羌活、香附、五靈脂、沒藥各6~10g)加減。其餘按症加減。

75.產後乳少。不分氣血虛弱、肝鬱氣滯、血脈阻滯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合湧泉散(王不留行、漏蘆、花粉、僵蠶、丁香、穿山甲各10g)加減。其餘按症加減。

76.乳汁自漏。不分氣虛、肝鬱、肝熱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黃芪、龍骨、牡蠣各12g;口苦者加當歸、梔子各12g。其餘按症加減。

77.症瘕。不論屬何種疾病,也不分氣滯、血瘀、痰濕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三棱、莪術、桃仁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78.子宮脫垂。不分氣虛、腎虛、氣血兩虛、濕熱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升麻12g,身體虛弱者酌加黃芪12g,黨參10g。其餘按症加減。

79.外陰腫痛。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濕熱、毒邪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當歸、梔子各10g,銀花12~20g,連翹10~12g。其餘按症加減。

80.陰癢。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濕熱、腎虛等,一股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當歸、梔子、黃柏、木通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81.性交出血。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肝腎陰虛、沖任濕熱、脾氣虛弱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重生地用量至122,加地榆12g,兼帶下色黃者再加當歸、梔子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6 分享薛振聲老前輩全息湯基礎方加減法

82.小兒發熱。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高熱、低熱、手足心熱,不分風寒、風熱、濕熱、食積、疳積、氣虛、陰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劑量約為成人的1/3~1/2(下同),個別高熱脈洪面赤口渴者加石膏6~12g,知母3~6g。其餘按症加減。

83.小兒發黃。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濕熱、寒濕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茵陳蒿5~10g。其餘按症加減。

84.小兒腹瀉。不分脾虛、寒濕、濕熱、食積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去瓜蔞加蔞皮3~5g,痛瀉者再加防風3~5g,不痛去白芍,加赤石脂、禹餘糧各5~8g。其餘按症加減。

85.小兒咳嗽。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風寒、風熱、肺燥、痰濕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去生薑、大棗,加幹薑、五味子各3~5g,嚴重者合止嗽散(荊芥、桔梗、紫菀、白前、百部各3~5g);乾咳無痰或百日咳合瀉白散(桑白皮4~8g,地骨皮3~5g)加貝母、枇杷葉各3~5g。其餘按症加減。

86.小兒哮喘。不分冷哮、熱哮,腎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合定喘湯(麻黃、桑白皮、白果、蘇子、杏仁、黃芩、款冬花、半夏各4~6g),多汗或不安者加龍骨、牡蠣各5~10g;發熱而喘者合麻杏石甘湯(石膏6~12g,麻黃、杏仁各3~6g),喘甚者合蘇葶丸(蘇子、葶藶子各3~6g)。其餘按症加減。

87.小兒夜啼。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肺經風寒、心經積熱、心虛稟弱、受驚恐懼、傷食積滯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龍骨、牡蠣各5~6g,不眠者再加酸棗仁4~6g,知母、川芎各3~5g(酸棗仁湯意)。其餘按症加減。

88.小兒疳積。指形體瘦弱、毛髮乾枯、頭大頸細、腹脹肚大、大便不調或時發熱等症狀。不分脾疳、心疳、肺疳、胃疳、肝疳,也不分脾胃損傷、病後失調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納差者加三仙各5~6g。其餘按症加減。

89.小兒尿頻。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膀胱濕熱、脾肺氣虛、腎氣不固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當歸、車前子各4~6g,心煩不安者加龍骨、牡蠣各6~8g。其餘按症加減。

90.小兒遺尿。不分腎陽虛、腎陰虛、脾肺氣虛、肝經濕熱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石菖蒲6~8g,嚴重者合閉泉丸(益智仁、白蘞、山梔各6~8g)。其餘按症加減。

91.瘡瘍腫痛。不分陰證、陽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去白芍加赤芍10g,銀花12~20g,連翹10~15g,疼痛重者加乳香、沒藥各6~10g,腫硬者加炮甲或皂刺10g。其餘按症加減。

92.目劄。指開合失常、時時眨動或用力睜眼而不能自主的症狀。多見於兒童。不分肝經風熱、肝氣乘脾、肝虛血少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龍骨、牡蠣各8~10g,嚴重者合瀉青丸(當歸、龍腦、川芎、山梔、大黃、羌活、防風、竹葉)去龍腦、大黃,各6~8g。其餘按症加減。

93.眼瞼下垂。不分中氣下陷、風邪入絡、氣滯血瘀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合除風益損湯(熟地、當歸、川芎、槁本、前胡、防風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94.耳鳴耳聾。不分風熱、肝火、肝陽上亢、肝血不足、腎陰虛、心腎不交、脾胃虛弱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心緒不寧者加龍骨、牡蠣各12g,或加石菖蒲、木通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95.咽痛。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風寒、風熱、濕熱、郁火、陰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桔梗10~12g,急性腫痛者再加銀花12~15g,連翹10~12g,薄荷10g;慢性者合養陰清肺湯(玄參、麥冬、貝母、薄荷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96.咽喉梗阻。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氣滯、痰阻、陰虛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兼噁心幹嘔者加半夏、蘇葉各10g(半夏厚朴湯意》兼咽幹者合養陰清肺湯(見上);兩種症狀同時存在,兩方同時加入。其餘按症加減。

97.聲音嘶啞。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風寒、風熱、陰虛、痰瘀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加膨大海、桔梗、杏仁各10g,喘者加麻黃10g,有熱者加石膏12~15g,咽喉腫痛者加銀花12~15g,連翹10~12g;病久咽幹者合百合固金湯(熟地、百合、貝母、當歸、玄參、麥冬、桔梗各10g)。其餘按症加減。

98.牙痛。不論何種疾病引起,也不分風寒、風熱、胃火、虛火等,一般予全息湯基礎方合清胃散(升麻12g,當歸、黃連各10g)。其餘按症加減。在使用以上加減方法時,需注意以下幾點。

一,每一疾病可能出現不同症狀,必須全面瞭解,不要忽略哪怕不太嚴重的症狀。需要加減的,要一一按症加減,不需要加減的不要隨意加減,以體現系統療法的嚴密和完整,也是提高療效的關鍵。例如:一婦女患慢性盆腔炎,現正值經期,小腹、少腹疼痛,出血量多,詢之月經先期,兼見頭暈目眩、心煩胸悶、經前乳脹、噁心納差、倦怠乏力、夜寐不安、大便幹、小便黃、平時白帶偏多等。在使用全息湯基礎方進行系統治療時,對於有些症狀,如月經先期、頭暈目眩、心煩胸悶、經前乳脹、倦怠乏力、小便黃、平時白帶偏多,不需加減,因基礎方已可以勝任。有些症狀必須按症加減:小腹痛加重白芍用量,再加當歸、川芎;少腹痛加川楝子、元胡;出血多加重生地用量,再加地榆;

噁心加半夏、蘇葉;納差加三仙;夜寐不安加龍骨、牡蠣;大便幹去瓜蔞加蔞仁。經過加減後,

處方應為:柴胡12g、白芍12g、桂枝10g、蔞仁10g、薤白10g、枳實10g、蒼術10g、陳皮10g、川樸10g、白術10g、茯苓10g、豬苓10g、澤瀉12g、生地12g、丹皮10g、法夏10g、蘇葉10g、當歸10g、川芎10g、川楝子10g、元胡10g、地榆12g、三仙各12g、龍牡各12g、甘草10g、大棗10g、生薑10g。

一般服藥2~3劑後,症狀應顯著好轉,如未痊癒,需繼續服藥者,應根據症狀變化調整處方。症狀減輕,仍輕微存在,處方不變。

第二,同一種症狀,可能出現在不同疾病中,除按症狀加減外,有時還必須按疾病的性質加減。如右脅下痛,可見於膽囊炎、膽石症、肝炎、肝癌等。膽囊炎、肝炎按加減法,去大棗加牡蠣、青皮,其餘則按症狀加減。膽石症除按加減法加減外,還須加金錢草、海金沙等。肝癌除按加減法加減外,須加鱉甲、半枝蓮、白花蛇舌草等。為使加減法不至過於複雜,這些按病加減用藥,一般不列入上述加減法,治療時可參閱各論中相關疾病。

第三,以上所列多為以內科、婦科為主的各種疾病可能共同出現的一些症狀。外科、皮膚科、五官科等多有特有症狀,為避免與各論重複,列入較少。可參閱各論中相關疾病。

第四,以上所列加減法為個人經驗的積累,療效確切,但不應視為固定不變的模式,隨著實踐的發展,其加減方法也必然隨之變化。只要確有療效,可不斷探索,但不應破壞系統療法的整體構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光般若問道峰 的頭像
心光般若問道峰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