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在武當山紫霄宮道觀行醫多年,由於武當山是道教聖地、旅遊區,故能接觸四面八方的香客和遊客,因而也間接接觸到一些在練功中產生出輕輕重重各種不良反應的患者。他們有的練功導致頭昏腦脹,有的導致胸脅脹滿,有的導致心慌氣短,有的導致神昏頭目如朦,有的導致眼、耳、口、鼻、咽喉、牙齒等處充血或發炎疼痛,有的導致煩躁不安徹夜難眠。以上還屬練功出偏的輕者,至於“走火入魔”的重者,即導致精神錯亂,幻視幻聽、妄言妄見、神志不能自控,甚至不怕水、火、力、槍,故能導致練功者投水、自焚、跳樓、自殺等危險的後果。這應引起靈修者們高度的重視。

關於“走火入魔”的情況,據筆者瞭解:凡屬“走火入魔”的患者,多是發生在練功的初期階段。由於修練的初期,其本身的任督二脈尚未打開,故“小周天”功夫未有通達,因而身體的陰、陽氣機還沒有取得與“道體道機”的合諧。所以修行煉道者處此階段定要深明以下的有關問題。

1.人體前面的“任脈”,是屬諸陰經之海;而人體背後的“督脈”,是屬諸陽經脈的總督之會。所以任督兩脈如還未曾獲得聯繫之時,其陰陽二氣還處於分離狀態而不能相交,處於這種情況下練功,如果不明本身陰、陽氣機之順、逆知識的要領,一旦產生氣機流竄就易於岔道,所以在這真氣流竄之際,是易於導致“走火入魔”的關鍵。

2.《丹經》雲:“順行則生男育女,逆行則成佛成仙”。這是說明人體之內“元精”的順、逆走向。《醫經》雲:“腦為髓海”。故男女交合,其元精皆由大腦興奮而下降腰脊,再經腎睾丸和輸精管排出,所以男女媾合便能孕育出兒女後代。故言“順行則生男育女”。然修行煉道之人卻是煉腎精化炁而上入腦,故在練功初期必須先練通“督脈上升,任脈下降”,才能陰陽圓通交合,再經逐日逐月逐年長久的還精補腦進修,一直到達功果圓滿的境界。故言“逆行則成佛成仙”。因此認為,修道者在初期打坐習靜功時,排除雜念並用心目內觀,要時常不忘咽吞口中的涎液,便能使前胸部的能量常常保持下降,可稱為“氣神引精”。經雲:“背為陽,腹為陰”。然陽主升,而陰主降,故修道者體前之胸腹部的功能是向下降為順;體後之背脊部的功能是向上逆行為順。

再如《醫經》雲:“聖人面南而立,前為廣明,後為太沖……”此乃論述歷經多年修道有成的聖人們,其體內的運動機能是連綿不絕而前降後升的。由於人體前面的胸腹部主要是屬“足陽明胃經”的經脈路線,故稱之謂“廣明”。從古達今的名醫有關脾胃的生理而定論雲:“脾宜升則健,胃宜降則和”。是言人體之內的脾經有上升的功能便能吸收營養;胃經有下降的功能便能消化食物。然而修道之人的任脈亦是主降,所以人體的前面全是以下降為順。因人體的背後主要是屬“足太陽膀胱經”的經脈路線,故稱之謂“太沖”。按足太陽膀胱經乃是蒸騰化氣行水之腑,故膀胱經的生理功能是主上升的。然而修道之人的督脈亦是主升,所以修道人的背後全是以上升為要。《醫經》又雲:“太陽為開,陽明為合,少陽為樞”。這更說明了,人體背後的“足太陽膀胱經”是主向上運行的,具有之開放性質,人體前面的“足陽明胃經”是主向下運行的,具有合閉性質,人體兩側的“足少陽膽經”是主左右兩側的轉軸之樞紐。綜合上述反復證明,修行煉道之人的體前是主降的,體後是主升的,確是從古達今成仙、成佛、成主、成聖之陰陽順逆運動規律的總法則。

據我所知,凡是修道多年其任督二脈已經開通了的人,是不產生“走火入魔”的,唯在本身的陰、陽、水、火調理得不平衡的情況下,僅僅形成陰陽盛衰的太過或不及的不良反應而已。故在修行煉道初期以及“小周天功夫”還未打開的靈修者應當引起注意,要謹防“走火入魔”。凡是熱愛修行煉道的成員,都十分希望本身獲得“小周天”通達,如一旦發現身體之內的氣機震動,這即是通達“小周天”的功夫的最佳時刻,故靈修者的神志務要安靜沉著,並虔誠祈禱神明護佑。據筆者的體察經驗,如身體內之氣機衝動,修道者的心神應當恬靜,才能產生出一種自然而然靈活的有程式的靈機過關,切切莫要使用本人心智意測的思想,否則就是用個人的思維而抗拒了這一自然的靈機。僅需要常咽吞唾液法並配合輕微的意念下沉導引,以促使體前之胸腹部有下降壓迫的能量,從而使體內的這一股真機氣流去衝開尾閭——命門——玉枕三關。但切切莫要使身體內的這一股真機氣流由前面之胸腹部而反沖上頭。由於這種反沖的氣流機能,輕者可使人致病,重者可使人“走火入魔”,便導致靈修者的精神氣機反常而進入了岔道。何謂岔道呢?因為修道之人的初期,其背部的尾閭、命門、玉枕三關未開,一旦產生了真機氣流,定要使其從體前下降由尾閭而上升督脈,才是進入到修行的正道。如果靈修者不明白這陰陽順逆的道理,但在修道的初期又特別地虔誠,而得道心切,故而還會用意念幫助導引致使這一股真機氣流進入岔道。勿論是從體後而正當的上沖,或是由體前而不正當的反沖,均可產生出自發的有節律的震動動態,其動態不一而多式多樣,甚至不能自控。如這一股氣流由體後的尾閭而上升督脈,所產生出的一切現象,均是吉祥現象;如這一股氣流從體前的腹胸而上沖頭腦,所產生出的一切現象,均是不祥之兆。如果修道者不知這是一股反沖的動機,還自以為是修煉功夫的效應,將會繼續堅持打坐練功,致使這一股岔了道的氣機運動而逐步地增強增大,在這種情況下甚至會導致幻視幻聽和妄言妄見,從而進入精神錯亂不能自控等等“走火入魔”的現象,這便是體前之真機反沖的後果。按《靈樞·經脈篇》論人體前由於“足陽明胃經”的經脈過盛而產生病雲:“病至則惡人與火,聞木聲則惕然而驚……甚則欲上高而歌,棄衣而走……”這便證明人體前的“足陽明胃經”如經氣過盛,即易導致精神紊亂而不能自控的種種神志失常狀態。

筆者在青年時代便學習修道靜坐,而體內陡然產生了真機氣流,由於不明身體之內前、後陰陽的升降道理,故不知預防的法則,便使我品嘗到正當的與不正當的雙重滋味,並使我到了“走火入魔”的邊沿,但我全靠神志安靜沉著,並咬緊牙關多咽吞唾液,才使身體內的真氣氣流由體後衝開了三關,從而轉危為安。

關於練功出偏走火入魔的調治:無論“練功出偏走火入魔”的症狀屬輕屬重,都應該及時糾正,當停止練功,靜養休息。據多年以來診察“走火入魔及練功出偏”之多數患者的動脈現象,均呈現左、右、上、下、陰、陽而不同程度的不平,故必須根據患者脈象的之陰、陽、浮、沉、遲、數、緊、緩、大、小、滑、澀的盛衰現象,給予正當的調治。或採取針灸法,或采推拿按摩點穴法,或採取意念配合呼吸的導引法,或採取能糾正患者體內之陰陽偏差的藥物組方,總之,均要能調整患者周身的陰陽平衡而愈。然而察覺到:尚有極少數“走火入魔”的患者,卻是外邪入竅而客踞主位,故此類患者的問題又不是用醫療手段所能解決的。

至於“練功出偏走火入魔”完全是靈修者的精神意識在配合本來陰陽經脈的運行中而行錯了路線,或者是越超了本來陰陽經脈之正常運行的界限,從而才導致患者的精神紊亂以及陰陽兩方的偏激不平,則應及時地將不平的陰陽經脈調理平衡而愈。如果是“走火入魔”歷經長年累月而久久未愈者,則是很難治療的。因為“走火入魔”是人的精神意識合併陰陽經脈的運動而岔入了邪道,在當時如未及時調正便要常行邪道。譬如人之行路而走錯了道路,如果發覺得越早則返回正道較速,若是發覺太晚則返回正道就會越遠越遲。因此筆者認為,傳授修煉功法的老師不僅要精通於功法,而且要瞭解人體之內“陰陽十二經脈”的機能機理,並要瞭解人的先天與後天的順逆生理以及“奇經八脈”的生理和機理的特性等,才知“走火入魔”的因由,又才能及時採用調整的方法。然最佳的方法是教導修道的學員深明道理,以避免“練功出偏走火入魔”。醫經雲“上工治未病”即是此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光般若問道峰 的頭像
心光般若問道峰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