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七月流火的一個夜晚,我去西湖散步,在“鑒湖羨魚”碑前賞荷,聽到一位姓鄭的三明人在與人侃侃而談。他長得不胖也不瘦,從精氣神來看不過60歲光景,而不像是個73歲的老人。
 
    聽他說,他59歲那年得了白血病,用西醫的行話就是血癌,這無異是判了死刑。起先他按西醫治法,服藥化療,效果並不顯著。千金散盡病稍覺得好點,但好不了幾日又要復發,只好再去醫院化療。一年多下來,化療了幾次,頭髮都掉光了,人幹幹瘦瘦的像一把枯柴,體重只剩下80斤。一位西醫見了於心不忍,說,你這麼瘦了,體格經受不起,暫時不要化療了。可不化療,病起來難受呀。
 
    後來,鄭先生偶爾見到上海一位90高齡的老中醫寫的一篇文章。文章說,白血病不是癌,西醫說是癌是誤判,許多病人最後不是死於病,而是死於化療。那位老中醫認為,白血病可以通過服用中草藥解決。這雖是專家的高論,但鄭先生不是醫生,看了文章也沒有把握。後來也算他有緣,湊巧碰到一個福清人,曾經患過白血病,靠吃中草藥“鬼針草”吃好了。鬼針草是一種常見的草,秋冬時節只要你路過郊野,衣褲上難免要粘上很多半寸來長、硬硬的黑黑的像縫衣一樣的東西,要想扯掉它用手是拍不掉的,只能一個一個地扯。這種“針”俗名鬼草,長這種鬼針的草就是鬼針草。
 
    這種草的效用是活血化瘀,清熱解毒。採集鬼針草最好在秋季,連根拔起後,把針和花打掉,曬乾貯藏。要吃時,取出來剪切成一兩寸長的草莖,一次抓兩把,用水稍加沖洗,去掉沙土,然後熬成三四碗湯,每天當茶水喝。正在無奈之中的鄭先生抱著不妨一試的心理,就去採集鬼針草。服用鬼針草湯,居然有奇效,吃了沒幾天,人就好受了,兩三個月下來,氣色也漸漸好起來。從此,他也不再去找醫院化療了,起初還服點西藥,後來也不服了,就天天服用鬼針草湯,十二年如一日,如今已活過了73歲,白血病沒有再復發,身體健康如常,平日食無禁忌,連血壓也不高。據鄭先生說,鬼針草還能治胃病,他現在胃也沒有毛病。
 
  鄭先生的一席話無異“現身說法”,讓人信服。想想現在的傳播媒體,尤其是在電視上,我們常會見到以此種“現身說法”的招數來推銷藥品或保健品的廣告,說是服了什麼藥或保健品,什麼毛病就好了,讓不少人信以為真。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不少廣告其實言過其實,實際效果並不像他們吹的那麼神,這很讓人有一種受騙的感覺。那些現身說法的人是不是收受了廠家賄賂的紅包?而這位鄭先生不是江湖郎中,也不賣草藥,他在閒聊中講述的治白血病的單方完全沒有功利色彩。所以,我雖然沒有得過白血病並且沒有親自服用過鬼針草湯,但我相信他說的是真話,只可惜他沒在電視媒體上來個“現身說法”。
 
  不久前,我看電視,說是白血病現在可以通過移植健康人的骨髓來治療。這當然要花很多錢,而且還很痛苦。我忽然想到,平日裏也時不時地聽到某人得了白血病的消息,方才想起鄭先生的那次閒談。如果鬼針草能治此惡疾,豈非仙藥?不僅簡單易行,而且不用花什麼錢,更無痛苦可言,堪稱“綠色藥品”和“綠色療法”,這也許能給許多患有白血病的人做個參考,尤其對那些長在農村、缺醫少藥而又囊中羞澀的農民兄弟,不啻是個福音。有點遺憾的是我當天聽話時沒十分留心,忘了問一下鄭先生的名字和通訊位址,現在只好把他的“現身說法”做了個回憶,寫在上面,也算是為人行善的一件功德吧○

 

    全站熱搜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