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體時有一件好玩的事可以試試看,那就是要求和你的內我見見面。不管我們說它是靈魂、更高的本我、內在的神、多重次元的本我,還是別的名稱,我們每個人其實都不只是我們平常以為的我而已。在我們的文化當中,我們接受的教導一般而言都不重視也不信任我們自己的內在智慧。但是,我們更大的本體其實一直和我們在一起,我們就是它的一個組成部分。我們更大本體的智慧一直都圓熟飽滿,等我們隨時去採收。它透過我們的直覺和平日的自發傾向與我們溝通。對於我們的存在範圍到底有多大,我們還在初步瞭解的階段,所以我們對更大的自己持有的概念,可能只是「近似」真正的它而已。換句話說,更大的自己可能不會完全按照你的希望和你見面,也不會有正式的引見。要怎樣和你聯繫,你的內我可能有它自己的想法。我自己試圖和內我見面的一次有點好笑的出體經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出體後,我開始在一間屋子裏飛來飛去。我想要穿牆離開這間房子,但是有困難。我注意到一扇門,便決定像平常一樣從門口出去。屋外綠意盎然,幾條小徑一直延伸到眼力可及之處。我心想:「這裏就是我想來的地方」。然後,我有一股想衝動,想要找到自己的內我。於是,我大聲呼喚:「我的內我在哪里?我想找到我的內我」。突然間,一張床出現在我面前,有個人在床上,但藏在被子底下。所以我走到床邊,拉開被子。還有一層被子,所以我也把那層被子拉開,結果卻發現還有一層。下管我拉開多少層被子,底下總是有另一層被子。當這次的經驗結束時,我得到一個領悟,那就是我忽略了更大的自己其實有很多層面。我找的是一個內我,但是內我的架構並不是那個樣子。內我是由本體的很多層面組成的。

這裏還有另外一個例子:

我出體了,我要求跟我的存有(entity)、我的內我。我感覺有什麼東西摸了我一下,一開始動作很輕。然後它開始摸我的全身。這並不是一種有形的觸摸。很難形容,但是我接觸到的其實是我,正在擴展的我。我感覺到我的意識能量和覺受打開各扇門戶,進入我的多重本體所及、範圍龐大之處。那種感覺非比尋常。但是無法用言語形容。

 

老師和指導員

你練了一段時間後,老師和指導員可能會開始在你作清醒夢和靈魂出體時自然而然出現。如果你想要安排這類的接觸,不妨在出體後要求和一位老師或指導員見面。不過,你可能得練習一番,才能夠接收並帶回清楚的資訊。

這裏有個實例:

在一次靈魂出體經驗中,我要求見一位老師。接著,在我聽見一陣怪異的聲響之後,有個裹著紫色質料的人形出現了。起初我有點緊張,因為一切都太真實了。然後我稍微冷靜了一點,那個人形告訴我,把兩手垂放在身旁,跟著他走。顯然他想要啪一聲突然到另一個地方去,就像他啪一聲突然在這裏冒出來一樣,還預料我會依樣畫葫蘆,但我根本做不到。我開始頭暈目眩,無法集中注意力。然後他開始不耐煩就走了。可是我沒辦法跟他走。

這種經驗可能會讓人有點氣餒,但這是學習過程的一部分。而且通常挺有趣的。在另外一些情況下,我和一些老師交談過,因此得到一些真的很棒的資訊和忠告。

 

提高覺察的清晰度

我有過的一次出體經驗是,真的有人用手把我拉出體外:

我飛到紐約皇后區的二 O 九號公立學校。我小學是在這裏念的,而且多年來,我常常和朋友回這裏打籃球。然後我刻意提高我的清晰度。

我盡可能集中注意力去聽、去看、去感覺一切。突然間,我的感官似乎全部合在一起。我感覺到覺察的程度瞬間變得非比尋常地清晰。我在操場上站了一會兒,一面感覺無比充沛的能量,一面品嘗夜晚的空氣。努力凝聚官感的結果是,鮮活的程度大為提高,令人愉悅至極。我興奮得幾乎無法控制,就像火箭一樣飛越操場,揚長而去。

要提升出體時的專注和清晰程度,這是一個很好的練習。只要集中你的注意力,設法增強你的感受和覺察程度就行了。

 

何妨在出體時享受一下飛行的樂趣呢?你不是一直想當個太空人嗎?這裏就有個遨遊太陽系的機會——你甚至不需要太空衣呢!只要把你的意念放你選的某個星球上,你就可以飛奔而去。

讓美國太空總署槌胸頓足,欲哭無淚吧!

 

和朋友見面

不論何時,只要你在出體時見到任何人—-不管是你現在認識的朋友、已經過世的人,或是陌生人,你都要瞭解,實傺狀況並不一定是那樣子。你認為你碰到的那個人可能是你自己創造出來的,也可能是幻覺。或者,也有可能是一位老師藉著你熟悉的某個人的外型出現,比較好跟你溝通。另一方面,你以為你碰到的那個人也很有可能真的在場。學會分辨兩者的差異,除了多加練習之外,還要看你多信任自己的直覺。如果你感覺你在跟他溝通的人真的在那裏,那就相信你自己吧!

想要在出體時和朋友見面,有幾種方法。一種是自己來,在這種情況下,你只要設法把自己投射到一個朋友的家中就行了。想著這個朋友,用意念到他身邊去。說不定你還會見到人在作夢狀態中的他呢!而且運氣好的話,你的朋友甚至會記得這次的會面。不然,你也可能來到你朋友肉身所在之處。有些人說他們能夠看到或偵測到別人的替身或靈體。你試著告訴你的朋友,他在某個時間可能會見到你,好讓這個相當困難的技法成功實現的可能性提高。

另一個有趣的方法是,兩人設法在出體時碰面。找個朋友和你一起進行這個計畫。你可能會想要先從睡前暗示自己著手。在一個約定好的晚上,你們兩個人各自暗示自己,說你會找對方出來見面。如果能夠鍥而不捨,那你們在睡覺時可能會成功見到面,說到話,而且雙方都會記得這次經驗。

另一種方法則需要你和你的朋友對引導靈魂出體都已經熟練某種程度。這裏的重點是,兩人幾乎同時引導靈魂出體,然後在物質實相的某個地方碰面。比方說,你們兩個人說好淩晨四點醒來,暗示你們會在某個約好的實際地點碰面,然後試著在四點十五分整出體。

 

靈體性愛

在考慮要做什麼的時候,出體的性愛絕對是一個令人愉快的選項。在清醒的夢中或靈魂出體時產生的性高期特別強烈。前面已經說過,出體經驗的感覺可能和物質實相一樣真實,性也不例外。想在內在世界裏找到一個願意配合的伴侶,一般來說不會有問題。你可能會發現出體時的自己,似乎比平常來得比較自發。至於出體的性愛是不是某種形式的不忠這類的道德問題,我得先去查查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萬一你上癮了,你的伴侶聽說你的非物質愛情探險故事之俊,要是不怎麼高興,你也不必覺得訝異。

 

觀測目標

請一個朋友或家人在你出體前,把一個標的物放在你家的某個地方。例如,他可以在一個衣櫥門上貼一張雜誌圖片。就在你出體之前,把那個衣櫥的門打開,但是不要看那張圖片。當你引導靈魂出體時,設法漂浮到你的衣櫥上面,看看那張圖。

另一個方法是,請一個朋友在他自己的家裏放一個標的物,好讓你在出體時,可以去那裏,想辦法看看那是什麼。這個主題有很多可能的變化。

你一旦發現自己脫離肉身時,你可以做的事真的是無止盡,上述這些事只是蒼海一粟。你越進步,能想到的事一定越多。下一章,我們將討論探索輪回轉世和時間奧秘的靈魂出體經驗和忠告。

 

12.輪回轉世和時間旅行

物理學家一直告訴我們,我們對時間本質的觀念需要修正。我們從小學得到的時間觀念,似乎和宇宙真正的運轉狀況相差滿遠的。

根據愛因斯坦的理論,如果一對同卵雙胞胎當中有一個進行一趟速度夠快的太空之旅,那他回來之後會變得比另一個手足年輕。因為對留在地球的那一個來說,時間已經過了二十年。對以近乎光速的速度旅行太空的那一個來說,流逝的時間比較少。在某些狀態或地方,時間似乎過得比平常慢。

對輪回轉世有興趣的人,常常會用一般人接受的時間架構來看待這件事。換句話說,就是認為生命是一個接一個延續下去。比方說,靈魂或本我可能在一七五 O 年穿上一個身體和身分過一生,然後再到一八五 O 年過下一世。如果我們的時間觀念是扭曲的,那我們的輪回理論可能也一樣。生命可能根本不是一世接著一世。

據《出體之旅》作者羅伯·門羅說,我們平常認為的時間,在我們出體時常常去漫遊的非物質次元當中根本不存在。門羅表示,在這些次元裏,「有一連串的事件,有過去和未來,但不是個別一個接一個迴圈,而是和’現在’水準並存」。

我以前的老師賽斯對時間也持有相同的看法,只不過他告訴我們:對物質實相以及非物質實相來說,時間的本質都是如此。賽斯用「同步時間 simultaneous time」這個名詞來解釋,過去、現在、未來其實都同步存在當下。這個理論另有一些有趣的分支。例如,這表示我們所有的轉世

生命都是同時進行。因此,理論上,我們不但記得其他世,還可以去看看它們,因為每一世都還是現在進行式。

不管你怎麼看,如果你有興趣探索輪回轉世和時間的本質,在這方面靈魂出體經驗可以提供相當大的機會。在某些出體狀態中,你好像可以某種程度地穿越時間,因而得到驚人的探險經驗。

以下是我個人有過的一次難忘的經驗。入睡前,我暗示自己,我會接收到一些有關轉世的資訊。我相信,我在下文的經歷中遇到的一些轉世人格,當時正在作夢狀態中: 我發現自己在一個遊樂場,排隊等著玩一個遊戲設施。那是一座真的有用的時光機器,我又訝異又興奮地等侯輪到我玩時間到來。有一個朋友和我一起在那裏。我們拐過時光機器入口處靠近票亭的轉角,我看見兩個告示牌。一個寫著「古典樂」,另一個是「爵士樂」。我以為這是要我們選自己喜歡聽的音樂,所以我選了古典樂。輪到我的時候,我快步沖進入口,就馬上發現自己在一個房間裏飛來飛去。這時候,我發覺自己出體了,更是興奮的不得了。我覺得非常清醒、靈敏,而且充滿能量。我轉頭告訴一個朋友,我確定我們出體了,因為我一天到晚出體,而這次的感覺一樣。我的朋友想要留在這個房間裏,可是我想要出去看看。所以我打開門,進去另一個房間。在那裏,我看到一名古典音樂的鋼琴手正努力彈著鋼琴。事實上,他是一副打定主意不給好臉色的樣子,全神貫注彈著鋼琴,沒有時間跟我講話。我決定離開,走過一扇門。在下一個房間裏,有一個看起來像海盜,身材高大魁梧的水手。他手上拿了瓶啤酒,雙腳放在桌上,一派悠閑舒暢的模樣坐在那裏。他很吵,還用震耳欲聾的聲音告訴我,他叫查爾嘶·安森,曾經參與巴拿馬運河的接管。我們稍微聊了一下,我又去下一個房間。

在下一個房間裏,我見到一個人,我現在才知道那個人是十六世紀的一個法國公爵——吉斯公爵亨利·洛漠(Henry de Lorraine)。當時,我並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注意到他是法國或英

國的一個王公貴族。不過我真的覺得奇怪的是,他顯然很怕我。事實上,他根本就怕得站到椅子上去,好像這樣他才此較放心。我們聊了一下。他好像以為我是某種巫師,希望我證明給他看。

我覺得這實在太好玩了。便伸出雙手,比劃一下。在附近的一張桌子上,變出一盞電燈。這盞一出現就亮著的燈,好像沒辦法讓他平靜下來。相反的,他似乎越來越緊張。表明要我立刻讓它消失。所以我就照辦。他好像不想和我再有什麼瓜葛,所以我們的會面在這之後不久就結束。

接下來,我走進一扇門,但不是發現自己在另外一個房間,而是在外面一處樹林裏。一切都栩栩如生到不可思議的地步。而且在戶外的感覺非常心曠神怡。突然間我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山地人向我走來。在山林間,他似乎感覺非常自在。我們朝著對方走,直到兩人站得很近才停住。

他知道我在出體狀態。我們互相微笑打招呼。不知為何,我認得這個人。我知道他,可是名字想不起來。不管怎樣,這是一次溫馨的重逢,我們還互相擁抱。

一醒來,我立刻去查百科全書,看看能不能找到查理斯·安森的任何資料。巴拿馬的歷史,我知道得非常少。我找不到有關查理斯·安森的任何蛛絲馬跡,不過,我倒是發現巴拿馬有個城市叫安森。這個城市坐落在運河區,就在巴拿馬市旁邊。聽說,這整個地區曾是海盜出沒的地點。

我懷疑我是不是在小學或別的地方聽說過安森市,但是,我一點也想不起來。

轉世經驗也有一個你可以透過練習而能夠辨認的特質。這是一種直覺認知。在上述經驗中,事前的暗示,再加上時光機器,讓整個狀況相當明朗。在其他的情況下,我在作夢狀態中有過我感覺是轉世經驗的一些自發經驗。有時候我是另一個人,有時候我只發現自己在另一個時代裏旁觀著。

這裏還有一個以轉世為主題的出體實例,出體者是前面幾章提過的卡爾,我帶領的工作坊的一名學員。出體前,卡爾暗示自己去收集一些轉世的資料:

我躺在床上。我在房間裏往上抬升,離開我的身體(在似睡非睡的狀態),決定要到的地方。當時我正在讀一本講輪回轉世的書,所以心裏記著這個主題。我穿過屋頂,然後不知道怎樣就來到一個城市的上空。我往下一看,發覺每一個不同的房子和街區都代表著不同的時代。我知道無論我選擇去哪里,我都會有不同的經驗。剛開始我很難穿過其中一間房子的屋頂。我發覺我之所以有困難,是因為我怕回到過去。於是我決定,要是看到我不喜歡的事物,我隨時都可以立刻回到肉身。所以我就把注意力集中在穿過屋頂,然後一下就溜過去了。

看起來我現在是在丹麥,而且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丹麥。我一穿過屋頂,就變成另一個人。我是一個女人,穿著農村婦女的服裝,手上提著一個籃子,走在碎石道上。變成另一個人。以及眼前的一切,讓我覺得有點害怕。我回到我的肉身裏。

這種經驗的價值是什麼?多半得看你的信念系統而定了。例如,我在之前提過的那次經驗裏遇到的那個貴族紳士,就讓給了我一些令人興奮的機會,去探索輪回轉世的主觀意義。多年來從很多來源,我得到很多和這個轉世的自己有關的資料。

我也收到過讓我相信和他同時代的一些人,現在也在我這個時代。即使現在我都感覺得到他的生命力,因為他雖然不是我,可是他是我的全我的一部分,和我連結在一起。我們兩個人都是獨立的本體,但是我們的能量和訊息一直不斷在交流,而且也有機會互相幫忙。我認為,由於我有意識地覺察到我們和我那位貴族朋友間之間的連結,所以不知為何,在其他的層面上一直在自然發生的溝通便因此增強。我增進了原本我們之間就已經存在的關係,而我的生命也因此更加豐富。

查理斯·安森這個名字和巴拿馬安森市之間「巧合」的關聯,相較之下,實在無法和已經出版而且有憑有據的一些實例相提並論。對於就有憑有據的資料而言,想要找到更具體的資料來支持輪回轉世的人來說,有些態度認真的研究人員已經做了很多這類的工作了。伊恩·史蒂文生醫生出版過幾本著作,其中提到許多強烈暗示輪回轉世確有其事的案例。到目前為止,他已經收集兩千多個案例,其中大部分都已經「有解答」。所謂「有解答]的案例就是,某個人說他曾經是「過去的某人」,而這個過去的某人經過追查後,確認無誤。

我最近和美國心靈研究學會的圖書館館長也是檔案學家詹姆斯·麥洛克談過。他跟我解釋,支持輪回轉世最有力的案例就是「兒童」案例。一九八七年七月,一場談這個主題的演說中,描述了以下這個典型的「兒童」案例:一個小孩,通常是二到五歲之間,開始談起他的前世。他可能說他是某某人,住在某某地方,和這個人結婚,那個樣子死了。他可能會說到前世,一天到晚要父母親帶他去他那一世生活的地方。最後他的父母親不得不照辦。相當常見的情況是,孩子說的一切經過調查全部屬實。此外,回到前世住的那個村鎮時,這孩子不用旁人幫忙,自己就找得到他前世的家。一到那裏,他可能會認得一些人、一些東西、還會問到其他的人或事… … 這些(兒童案例)顯然勝過於其他別種類型的案例。對他們記得的前一世或前幾世的種種細節,這些孩子提供大量證實無誤的細節。除此之外,這些案例還有遠超過資料性質的層面存在。這些孩子通常會出現異於平常在家的行為,但是這些行為卻和他們說的前世那個人一致。這類行為可能包括對服裝樣式和食物的好惡很強烈,或是擁有各式各樣的技能… … 還不止這樣!這個人和他說是他前世的那個人之間,可能在身體上也有一些相似之處。這些身體的相似之處從一般的相似,如眼睛、身材、膚色、發色等等,到這個人的胎記和先天畸形都有。兩方的胎記大小、形狀、位置,以及疤痕或傷口——通常是前世的致命傷——通常都雷同。因此,記得一個頭部遭受重擊而死的某人的一生,這個孩子的頭部可能就有一處胎記… … 兒童案例的特性是,他們和前世之間相隔不過幾年,而且那些前世和現世都在同一個地理區域裏… … 另外在其他的轉世案例當中,相隔的時間和距離通常遠多了……

 

世界各地一直持續不斷傳出兒童案例,包括歐洲和美國。不過,絕大多數的案例,或者說比較好的案例,其實都發生在像印度這種堅信輪回轉世的地區… …與輪回轉世的觀念一致,但是和任何其他觀念都不一致的案例實在太多了,從中發現的資料也很多,所以任何想要與之抗衡的假說實在毫無勝算而言。

在現有的科學架構下,要證明輪回轉世的真實性,非常困難。不管某人描述的前世經過查證有多正確,總是可以把它歸類為某種心電感應或千里眼之類的現象。不過,如果你願意打開你的心,做一下實驗,並信任你的直覺知識,你可能會找到自己的證據。

我對靈魂出體所做的一切工作,基本目標都是,學會汲取直接知曉的經驗。因此,對於想要證明輪回轉世之說有憑有據這件事,我不太關心。根據我自己的內在和外在知識,我選擇相信輪回轉世,並把它當作工作假說來用。不過,我的確覺得,真的涉及到的層面之多可能會讓人相當

震驚。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朝著更大存在體的方向進化中,我們的這種更大的存在體不但有能力紀錄所有不同的自己,同時還能夠保有本體的完整性。現在我們都是一個已經這麼做的「大我Greater Self」的一部分,有一天我們會成長到一樣的位置。現在學會認識我們其他部分的存在,

就是變為我們將會變為的那種存在體的起點。

我們都活過很多世,我們只是開始瞭解自己的本體本質為何而已,我們認為自己就是的那個獨特的自己,其完整性一直都會得到滋養和保護——但是話說回來,我們每一個人真的都有很多個自己。有興趣親身探索這些事情的人,以下有一些你可以玩一玩的練習。

 

練習 6 見見轉世的自己

步驟:當你引導或發現自己靈魂出體時,告訴自己,你要去拜訪過去轉世的自己。把焦點放在回到過去的時間上。如果你知道你想去拜訪的是某一個轉世的自己,那就想著那個自己,在心裏面具體想像它,用意念讓自己到那裏去。盡可能把注意力清楚地集中在你想要達成的目的上。如果你想要的話,也可以拜訪未來的自己而不是過去的自己。

另一種方式就是,在睡前暗示自己(比方說「我會夢見我接收到轉世的資料」)。或是在一個不會受到干擾的地點坐下來或躺下來,進入放鬆又警醒的狀態,給自己這樣的暗示。只要讓你的思緒平靜下來,開放面對你接收到的資訊即可。

 

練習 7 時間旅行

步驟:當你引導或發現自己靈魂出體時,告訴自己,你要回到一八五 O 年,或者你要的話也可以說二一五 O 年(或任何你想去拜訪的時間地點)。出體時,大聲告訴你自己「我現在要回到過去(或去向未來)」。集中注意力,感覺自己正朝著目的地前進。

這個練習有一個更簡單版本是,在睡前給你自己同樣的暗示(比方說「我會在夢中來到十七世紀的英格蘭」)。

 

練習 8 探望童年的自己

在靈魂出體狀態或放鬆的醒時狀態,你都可以做這個練習。

步驟:坐在一個安靜的暗處,閉上眼睛,做幾次緩慢深長的呼吸。每一次吐氣時,就告訴自己,你的身體正在放鬆。讓心境平靜下來,放掉一切念頭和憂慮。想像自己是個小孩。挑一個你喜歡的年紀。想像童年的自己還活生生地存在永恆的現在。試著去體會那個孩子活著。然後想像你正回到過去,去探望童年的自己。盡可能生動地想像你已經到了那裏,正和童年的自己在一起。

你想要溝通什麼都可以。或許給童年的自己一點支持或保證,讓它對未來感到安心,也可以只是陪著童年的自己就好了,讓童年的自己提醒你,不要忘記玩耍和自發性所蘊含的智慧。當你結束時,就暫時告別,想像你回到自己的時間。告訴你自己要回去了,並在腦海中

 

練習 9 見見年長的自己

和練習 8 一樣,你可以在靈魂出體的狀態或放鬆的醒時狀態試著做這個練習,這個練習需要一點背景資料,因為未來的可塑性很高。所以,不管你對未來的自己是哪一個版本,那都只是你可以接觸的眾多可能性之一而已。賽斯說,你自己的這些可能的版本確實存在,每一個都在它自己的可能世界裏。換句話說,有平行的自己和平行的宇宙。

賽斯稱之為「可能的自己」(probable selves)。簡單說就是:如果你真的想做一名外科醫生,也想成為一名舞者,那麼這兩種版本的你其實都存在。根據你的信念、思想和感情,你變成了這些可能的自己的其中之一。其他可能的自己也一樣真實,而且它們存在它們自己的次元裏。

我之所以在這裏提到這個觀念,是因為明白未來絕非一成不變很重要。不管你用下列練習對準哪一個版本的自己,都不一定是你最後將變為的那一個自己。它只是你可以變為的一個版本而已。

記住:因為你創造自己的實相,所以你可以透過改變你的思想和信念,在任何一刻改變你未來的方向。對於有興趣知道可能的自己相關資料的人,我建議你看珍·羅伯茲的《靈魂永生 Seth Speak》 和《未知的實相 The Unknown Reality》。

知道上述前提之後,你可以利用下列練習去探望未來的自己,那是你現在這個版本的自己自然發展的一個產物:

步驟:進行方式和練習 8 一樣,但是這一次你的心裏要想著年紀較大的自己——八十五歲或任何你喜歡的年紀。心中牢記這個自己現在正活在它自己的時間裏,開始盡可能生動地體會這個自己的感覺。想像你在時間中往前進,直到你接觸這個年紀較大的自己為止。只要和這個年紀較大的

自己在一起一陣子,感覺你正在感覺的東西就行了。和年紀較大的自己說說話。或許你想要請年紀較大的自己給你一些大概或特定的忠告。當你結束時,就暫時告別,告訴自己,你要回到你自己的時間。一面想像一面感覺你回到現在。你回來後,就睜開眼睛,花點時間把焦點清楚地集中在當下。

 

練習 10 永恆的現在

步驟:在入睡前,安靜地躺著,放鬆心情。告訴你自己,過去和未來都發生在當下。想像即將發生的一切都已經發生了,但矛盾的是,全新的事件仍然繼續不斷出現。想像整個宇宙的歷史依然持續進行中。試著運用你的直覺知識,在心中把玩這個概念,試著去感覺它。然後,當你逐漸入睡時,暗示你自己,你會有一次幫助你瞭解時間本質的靈魂出體經驗。

 

尾聲

經常伴隨靈魂出體經驗而來的興奮和自由,真的是我們的存在本來就有的要素。我們的存在本來就令人興奮,而在我們的生命中創造我們想要的一切的那種自由,則是我們的自然狀態。

學習靈魂出體的用意,不是要取代或接替我們在物質實相的經驗。現在我們是物質的存在體。

我們也是非物質的存有體,這是事實,但是,我們現在是物質的存有體。就身為物質生物的我們而言,眼前的這個機會關係到我們的豐富圓滿。在我們的物質生命中,巧妙地落實愛、創造和諒解,則是我們目前的挑戰。

很多人任由自己忽略自己在宇宙中的神奇力量和重要性。如果你的靈魂出體經驗有助於提醒你,活在這個物質宇宙中是多麼的美好、多麼的奇妙、那麼你就是運用得當,功夫到家。

快快樂樂地飛吧!

 

創作者介紹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