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觀人:文初

行觀時間:2014-1-21晚九點

行觀對象:虛釋迦

 

行觀說明:行觀記錄系列中記錄的文章,基本上都是虛空主動傳達的資訊。文初的行觀從未主動去求虛空給些資訊,給些指示,都是隨緣,不求、不盼、隨遇而安。所以文初的角色就是一個傳達人,一個中轉人,聆瞻的角色也只不過是一個更不足道的記錄人。

聆瞻、文初深知,我們踏入虛空,進入修行領域,將要走的路還很長,不足之處還太多,我們一直都是在路上。。。。。

 

文初對聆瞻說:“快來吧,虛釋迦有內容要說。從下午開始就不停的對我灌輸這方面的內容,很立體,要給你講。”

聆瞻對文初的這種現象也是非常感興趣,所以問道:“以往也有很多這種情況,虛空是怎麼對你灌輸意念和資訊的呢?是灌輸給你的是一種意念呢,還是一種聲音?”

文初說:“就是心裏面有人在跟我說話。”

聆瞻問:“跟你說話的這個聲音是你自己的心聲還是釋迦佛的聲音呢?”

文初說:“是有一尊釋迦佛的像在傳遞聲音,這種聲音的傳遞都是在我空閒的時候。如果我忙了,傳遞的聲音就沒了,但是會出現連綿的佛音,連綿的誦經聲。虛空對我資訊的傳遞也不會打擾我,比如說孩子有什麼事情需要我照顧了,虛空的傳遞資訊的聲音就沒有了,這樣我也可以專心照顧孩子。如果我腦子一旦空下來,立刻就會塞滿釋迦佛的資訊,包括梵音和語音。”

聆瞻問:“這些虛空的資訊是什麼狀態的呢?”

文初說:“就是忽然間閃給你一個念頭,又忽然間閃給你一個念頭,忽然間閃給你一個名詞,又忽然間閃給你一個名詞,讓我在腦子裏面先有一個印象,然後他說完了,我去悟這些資訊的時候,就會有釋迦佛的聲音傳過來,虛空中就會出現釋迦佛的圖像和各種梵音。”

聆瞻說:“是這樣呀。”

文初說:“我受不了了,腦子要裝不下了,要馬上說。”

聆瞻說:“趕緊說吧。”

文初說:“就是說他想。。。。”

聆瞻說:“還是讓他說吧。”

(聆瞻注:文初可以以行觀的方式,轉述釋迦佛的話。那在記錄中我們會將釋迦佛作為第三人稱——他。但是這種方式不夠直接。文初通過行觀,再對聆瞻進行轉述就比較費事。因此在很多記錄中,都是隱態直接佔據文初的主意識來說。這個時候,文初要用十秒鐘左右將自己的主意識退出去,退到旁邊,讓釋迦佛的主意識來講話。但是這個時候,文初的主意識還是能夠全程的聽到、理解、感悟。這種方式比起傳統的行觀要更加直接——“我”退到幕後,由虛空靈性主導。

靜默了十二秒。。。。

虛釋迦說:“無相、無壽、無意、無識,有相、有壽、有意、有識,無因果、有因果,無意識、有意識,有形時、無形時,是為最終時,最意識,最靈識。”

聆瞻苦笑一下說:“聽不懂,這有些高深了。”

虛釋迦說:“不懂就跟你講,先給你講——一個人為什麼會累?你最近工作忙感受到的這些累,源於什麼?”

聆瞻說:“嗯,您請講。”

虛釋迦說:“身體是次要的,心和意識是主要的。你(聆瞻)貪滿、貪全、貪功,還是在一個貪上。不貪是很難的一件事情。把自己的心放空,把自己的意識放空,空下來你就會覺得——悠然自在。你累,是因為你無時無刻都在貪這個滿、全,而不是去放、去空。”

聆瞻點頭說:“是,有道理。”

虛釋迦說:“你可能會發現——虛空是強行的或是順你的意,或是逆你的意,都在引導你走正途,但是你本身的逆反性,你本身固有的貪念、執念都太重,導致你最近自己知道身體、心理會有一些問題。”

“這個沒有人,強迫你或者強制你要去做什麼?是你的靈性急於要讓你開悟。最簡單的一件事情,你最近每天會多出一倆個小時在路上,這對於你來說是最好的開悟接通靈識的機緣,你卻把它當做忍受。”

“你如果在路上的時候,把自己的意識、身體拋開、放空,讓自己冥想,讓自己與虛空,與隱態靈性的接通,你不僅不會累,你還會得到能量加持,心境平和,精神百倍。你卻把這個機緣都浪費了,變成填滿你自己了。”

“現代的人,現代的生活方式,就是電子產品佔據了他的一切,除了做夢。這本身就是一個強大的逆阻力。人們沒有機緣,再也沒有意識去——你慢慢就像吸食精神鴉片一樣,把你的精神交付於他人,交付於有形世界。你於無形世界,無形天的距離就會越來越遠。”

“學會擺脫這些束縛。有形世界的一切,於無形天、無形時都是一扇門,一堵牆。聰明的人,會主動去推開牆,或者是邁過去。只有混沌、愚昧的人才會在有形世界以享受的狀態,來耽誤自己的靈性。”

“很多無意識的事情,才是真正的順應宇宙音流、能量流的事情。”

聆瞻說:“這句話不理解,什麼叫無意識的事情?”

虛釋迦說:“越是有意識的去做事情,越有可能是逆流的。無意識,你的靈識才會清醒。”

聆瞻說:“是這樣呀,知道了,那在處理世間凡事的時候,也是無意識嗎?”

虛釋迦說:“就是說,你追求的那些技巧、技術,那些所謂的人世間的學歷證明、技術職稱都是有意識,當你的無意識開悟之後,那些都不重要。也就是說,當你把一個人做好了之後,你做事情,小事、大事都能成。”

“當你的靈性開了之後,如果你還有因果、有因緣、有意識,在有形世界有所為,你也無往不利。也就是說,修行的人,修、再去修,再去面對有形世界,有意識流的時候,要跳出這一切束縛。”

“要主動尋求屬於自己的那一份寧靜和靈性,尋到了之後,所有的因果迴圈,有因果、無因果,有形世界的有意識的有作為都無往不利。”

聆瞻說:“有些明白了,逐漸在理解。”

虛釋迦說:“不著急,你也不要著急,你先學會空下來。空下來,空下來,如是,如不是,如如不動。有相、無相只有一個‘一’。”

聆瞻問道:“只有 ‘一’,為什麼不是‘零’呢?”

虛釋迦說:“‘零’是一個圓。沒有回歸到九層天以上,都沒有‘零’只有‘一’。”

聆瞻說:“妙師傳了一種——觀香調零法,實際上不是調零,而是調一呀。”

虛釋迦說:“對。所謂的調零是讓你的意識空下來。你的有形時,有意識,全部退去。這個退去的過程——觀香只是集中、集訓。觀香的這種集中、集訓只是速食式的,這種形式的並不一定能夠頓悟、開悟。”

“因為每個人的機緣,在漫長的宇宙音流裏面其實是平等的。你要想追求自我的突破、完善,往前邁那麼一小步是很難的。所謂的觀香調零,只是一個技巧。技巧都是次要的。無論任何法門、法術,人類世界流傳至今的所有的學術,積澱下來的所有的文化、知識,技巧都是次要的。”

聆瞻說:“您今天跟我說這些,我能夠理解,如果您前幾天跟我說,我不一定能夠理解,或者是理解的沒有現在這樣深入。正是因為最近正好面臨這些情況,經歷這些際遇,正好有瓶頸難以跨越的時候,您一說,我能夠感悟到方向了。”

虛釋迦說:“你一定要珍惜。有的時候很多人都會覺得不平衡——為什麼看見很多人沒有積福澤,但是在享福報?像你身邊的這個人(文初)待遇就非常不一樣,她吃什麼都沒事,你吃一點兒不讓你吃的東西,你就會生病。因為什麼?”

“因為你(聆瞻)的因果你要了,她(文初)在這方面無因果不用了。在這個層面上,沒有。。。。佛經有雲——幾世修行的好人,你怎麼能確定人家在第幾世已經修行了好人呢。”

聆瞻說:“沒聽懂。”

虛釋迦說:“也就是說,你見過(當世)不積福報,就享有福澤的人,其實是往世修來的,不是現世修來的。而你一定不許嗔,不許怨,無嗔無怨才得平靜。”

“修書,傳下來,傳到你們的手中。。。。。。太多的人,買櫝還珠。就像把一本易經拿來問蔔一樣,將先天的卦象,用來問生死,問吉凶,求財求報一樣,這就是焚琴煮鶴。對修書所有的到目前為止的理解,都還存在在這個層面。”

“修書裏夾雜了,人意識,有意時,有形世界的很多東西,因為你們沒有脫離出來,看不清,看不透這很正常。越來越多的人開悟,靈性開啟,會慢慢的抽絲剝繭,將修書中最精華的部分拿出來為其所用。但是,太多人卻抵觸這個過程。”

聆瞻不理解問道:“為什麼會抵觸呢?”

虛釋迦說:“因為他的意識形態,他的意識流,有意識,有形世界這所有的一切,他還沒有剔除掉,沒有擺脫這種束縛。”

聆瞻說:“就是靈性還沒有開啟嗎?”

虛釋迦說:“真的開啟靈性,我給你做個比喻吧。普通人認為善良和軟弱是近義詞,蒙昧的人認為善良和軟弱是同義詞,真正的開啟了靈性的人認為善良和軟弱是反義詞。”

聆瞻回味道:“善良和軟弱是反義詞?!”

虛釋迦說:“對。世界上最有力量的是大善。善這一個字,在歷史長河中積澱下來問題的解決中,善的力量是最大的。”

聆瞻說:“您講的確實有道理。”

虛釋迦說:“我只是舉一個小例子,讓這些到目前為止還不太明白,在這個層面上對於理解的瓶頸還無法突破的這些人走出來。”

聆瞻說:“我自己也有這樣的體會,往上走一個臺階很難,很煎熬,尤其是在理解上處於瓶頸的時候找不到突破口,往上走很吃力,在過程的積累要很長。”

虛釋迦說:“前幾天有人在跟你講舍,捨得之間,還是有形時,有意識。大善是無形時,無意識,無意識流的。如果你真正達到無意識的善,你就是佛。如果你能夠達到有意識的善,你就是聖。講給有緣人聽,佛度有緣,無緣自苦。”

聆瞻說:“您說的真好,我正是處於目前的瓶頸,找不到方向。包括今天晚上坐車回家的時候,入靜冥想,真是感到通體舒泰,整個中脈都是滾滾的熱流,唾液大量的分泌,眉心摩尼珠放光芒,好舒服,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靜心相應虛空冥想,確實是感受到了能量的加持,下車之後精神煥發。通過您講,我意識到,將在車上的時間當做一個入靜的機緣。”

虛釋迦說:“對。有的人看,污水濁妮。有的人看,它是孕育生命的源泉。”

聆瞻說:“您現在說的也正是我不知道腳往哪里走的時候,不知道怎麼上這個臺階。”

虛釋迦:“不要再刻意的在意——這個釋迦佛是真是假,是虛是幻。”

聆瞻說:“是要聽道理,聽講得有沒有道理,不用在意是誰?”

虛釋迦說:“對。”

聆瞻說:“您講得太對了,您今天說的論點是我在其他資料中看不到的,但又切合我們自身情況。我們現在這個群體之所以還是亂,主要是沒有善,很多人還是想用有形的東西去左右無形的世界。”

虛釋迦說:“善對於一些人還是說太難。先學平等和尊重,這都是人與人之間的事情。平等和尊重不是別人不給,是自己不要,自己不要的,那他離著真正的平和、寧靜還太遠。”

“平等和尊重都不要,你何來平和和寧靜呢?你自己都不要,怎麼可能找到自己的靈呢?任何一個靈性,高低貴賤都是不分的,就是因為你不要,你才找不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光般若問道峰 的頭像
心光般若問道峰

t458686999的部落格

心光般若問道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